工程设计,水利专家的社会担当

2019-08-28 19:57栏目:国际学校

张红武:水利专家的社会担当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5-12-11 姚联合


张红武

  清华大学黄河研究中心主任、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黄河河口实体模型试验研究首席专家、国务院参事、北京黄河之子公益基金会主席。全国政协第九、十、十一届委员。

  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上只有一条黄河。但在张红武教授的心中有两条黄河:一条是原型的黄河,一条是模型的黄河。2001年,他创立了清华大学黄河研究中心,并建成第一块现代化试验基地。黄河水利委员会的一位领导参观后说:“这是世界上河流模型最集中的实验室,即使在国外也没有这么大的规模。”

心中的两条黄河

  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上只有一条黄河。“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黄河从青藏高原奔流而下,流经黄土高原时,夹带着大量的泥沙,混浊的河流滚滚东去,每年都会生产差不多十六亿吨泥沙,其中有十二亿吨流入大海。黄河以善淤、善冲、善徙而著称,洪峰中常出现一昼夜主流横向摆动幅度数公里的惊人现象。

  但在张红武教授的心中有两条黄河:一条是原型的黄河,一条是模型黄河。

  通过塑造模型黄河对原型黄河所反映的自然现象进行反演、模拟和试验,从而揭示原型黄河内在的自然规律,并直观地看出它们相互之间的关系,使黄河各种抽象的现象具体化甚至量化,可直观呈现黄河不同治理开发方案的结果,使科学决策便捷、准确,是几代黄河河沙研究者的夙愿。

  世界上首例有关黄河的模型试验是德国工程师恩格思在20世纪30、40年代研制的,他利用河工模型试验研究黄河下游游荡性河道的演变,被誉为水利科研界的卓越先驱。但他制作的模型与黄河的实际情况相距甚远。在此后的半个多世纪,钱宁、李保如等中国学者为研制可复演黄河特性的模型,进行了长期的、艰辛的探索,但由于受到当时学科发展的限制,效果都不甚理想。

  1958年,张红武出生在河南淮阳,这里是有名的黄泛区,他是听着黄河水灾的辛酸故事长大的,因此,从小就树立了治理黄河的宏伟志向。1978年,张红武考取武汉水利电力学院治河专业,该专业是我国在大学河流泥沙方面所设立的唯一专业,专门培养从事江河治理的中高级人才。张红武进入这个专业学习,可以说如鱼得水。本科毕业后,他又考取了著名泥沙专家李保如教授的硕士研究生,在研究生学习期间,他独立做出4个可供相互比较的河工模型,研究黄河河工模型变率影响的规律,同时在研究水力学和弯道环流等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研究生毕业后,张红武在黄河水利科学研究院进行黄河动床模型试验。黄河动床模型是给黄河下游的治理提供科学依据的关键,为此,张红武多次骑自行车到花园口等地察看,与老河工一起啃着干馍头加咸菜,在船上观察河道泥沙淤积情况。为了找到一套能模拟黄河的相似方法,他整天蹲在模型小河旁,察看河道中成型淤积体的运动规律,寻找着不同条件下的河型成因。一次次的试验,一场场的挫折,经过反复观察、试验、研究,终于找出了能适应不同类型河流和模型的综合稳定指标,为模拟黄河下游游荡性河段这一最复杂河型提供了可能。他还针对黄河洪水特性,在对黄河水流挟沙力、流速、含沙量分布及悬移质运动方程进行专题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一系列符合黄河实际的计算公式和理论方程,并以这些成果为基础,提出了黄河模型相似律,前期工作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紧接着,张红武又进行验证试验,最后试验结果证明了模型水流摩阻特性、河床冲淤变化乃至坝岸工程附近冲深均与原型实际相似。模型试验为解决下游河道整治工程布局、掌握黄河防洪的主动权提供了便利条件,而随后进行的大量试验所获得的重要成果,已在黄河下游有关河道工程修建和防汛决策中被采用,并引起国内外学术界的极大关注。

  十几年来,张红武先后主持完成了50多项治黄科研项目,发表论文70多篇,其中有15篇论文参加了在日本、美国等国家举行的国际学术会议;还撰写、出版了《河流桥渡设计》等7本专著。张红武提出的“网罩护根防止丁坝根石走失”等成果,已被河南、山东黄河河务部门采用,获得很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他提出的河工模型相似律被国内十多个复杂河型的河工模型的设计采用参考,这项成果1993年通过水利部鉴定,“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在高含沙洪水的理论与设计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辛勤的汗水换来了丰硕的成果。1992年,他获得国际泥沙培训中心颁发的“钱宁泥沙科学奖”论文奖,同年被评为河南省十大杰出青年,他撰写的《黄河洪水模型的相似律》一书,1996年获水利部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同年被评为河南省优秀青年科技专家,并被破格晋升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97年被评为全国水利系统“科技英才”,首批进入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

  2000年,张红武作为清华大学“百人计划”引进人才来到清华水电系,经过一年的努力,2001年,他创立了清华大学黄河研究中心,并建成第一块现代化试验基地。在这个试验基地,不仅有黄河模型,还有长江、珠江等全国各大流域的有关河流模型。黄河委员会的一位领导参观后说:“这是世界上河流模型最集中的实验室,即使在国外也没有这么大的规模。”在试验基地,张红武用自己多年来治理和研究黄河的“绝招”陆续用于中华大地的其他河流流域。他认为,要根治黄河就必须把江、淮、河、海四流域作为一个系统来考虑,针对黄河“水少、沙多”这两点难治的症结,确定治黄对策。

  在张红武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常人看来极其普通的黄淮海地形地貌图,但在他的眼里却是一幅动人的画面。“这多像一位正在哺育婴儿的母亲啊!”他一边深情地讲解着黄河在这一区域的根本性作用,一边描绘着这幅动人的画面:山东半岛宛如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渤海湾勾勒出的是弯下头正注视着“婴儿”的母亲,而黄河水则是那乳汁。然而,长年来“黄河断流”影响着黄河中下游两岸人民生活和经济发展对于水资源的需求。张红武认为,要保证黄河下游“河道不断流”,就必须缓解黄河下游水资源供需矛盾,其根本措施是从外流域调水济黄,为此可利用黄河以南所处的优越地理位置“从丹江口水库调水入黄”沿途与淮河流域的河流和集水区域平交“并与该流域的防洪体系相结合”形成“串联水库”,发挥供水和防洪的双重作用。

  治理黄河需要实践经验,也需要理论的创新。张红武从治黄实践开始转向治黄研究就是立志要在全国每一个省份都找到科研课题。以产养研,以研促产,是张红武在治黄研究方面的一个新思路。他创建的黄河研究基地在筹备阶段就已完成了数百万元的治黄科研项目和十几个其他项目,发挥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其中有3项成果被评为国际先进水平。

  在一期基地的基础上,张红武又筹划着二期基地的建设。二期试验基地有200多亩,面对着这片待开发的土地,张红武说:“我不仅要在这里研究黄河治理方略,而且还要讲述黄河的历史,展现黄河的文化……我们要走产学研相结合的路子,会聚一批研究黄河的精英,滚动发展,让我们有足够的经费和精力来研究有关黄河和水利的问题。在有相当经济实力的基础上自己去选题,形成一种小气候和良性的循环,让愿意搞水利的人都能施展才华。”

履行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责任

  从1998年起,张红武连续当选为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张红武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作为政协委员,不能只图一个虚名,要懂得为民谋福,为老百姓做一些实际的事儿。”他一直牢记自己肩负的责任,尽心尽力地履行好参政议政的职责,经常熬夜写提案、建议。他在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期间,每次会议的提案截止日期前,他几乎都工作到零点之后,把平时的调查研究和所思所想整理成提案或书面发言。

  作为水利专家,张红武深知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几十年来,大规模的水利工程建设,对保障国民经济和社会快速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不断推进,对水利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加强水利基础设施建设仍然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内十分重大和十分繁重的任务。

  作为来自水利行业的政协委员,张红武说,他最关心的还是水利行业的发展,因为他热爱水利,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学术研究外再为水利做点什么。“每次全国政协会议我都努力让其他界别的政协委员们理解我们水利工作不容易,跟他们解释一些我们水利上的事情,向他们展示我们水利这些年发展所取得的成就。”他的提案事关黄河治理开发与管理的很多,涵盖了黄河立法、泥沙治理、水资源短缺等多个方面。其中,“关于及早制定出台‘黄河管理法’的建议”“实施‘川水济黄、藏水补川’方案,及早解决西北水资源短缺问题”“关于即时深入开展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前期工作的建议”“关于改变黄河流域大型拦沙工程建设被动局面的建议”等。

  “我认为与其他行业比,水利更是基础设施建设,对扩大内需不仅有更长远的作用,而且近期作用也不难显现出来,国家对水利的这些投资可以很快见效,可以让农民得到更多的实惠。比方说,我所了解的在陕西的几个工程,包括咸阳的东庄水库、榆林的王圪堵水库、延安的张沟门水库等,一旦这些工程建成后,很快就能使当地经济上个新台阶。再以内蒙古的海勃湾水利枢纽工程为例,该水库建成后,不仅在应对内蒙古黄河的防凌作用巨大,能为下游两岸工农业的发展提供保障,而且还可直接促进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的改善。水利的发展可以直接促使当地经济发展,对整个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都是很大的,这也彰显了我们水利的作用。”张红武说。对于水利部提出发展民生水利的理念,张红武非常赞同,希望更多的人尤其是农民能够通过发展民生水利,享受到水利发展的成果。他说:“对于民生水利的发展,我的理解是,水利的发展要更贴近于老百姓,不仅体现在宏观的政策制定上,考虑长远发展目的,也要有近期的目标,让群众更快地享受到民生水利发展带来的成果。当然,需要的是这些都要体现在我们水利人的实际工作中。”

  政协委员的参政议政要有更广阔的视角。他认为,政协委员不能辜负人民的重托,一定要关注民生问题。除了提交与水利相关提案之外,还提交了不少其他方面的提案。比如“合理规定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以减缓就业压力”“关于要坚决制止公款国内旅游的建议”“关于在媒体报道中慎用‘政协委员’称号的建议”以及“关于从源头严厉整治违法短信的建议”“建立健全无业残疾人养老保险制度”等提案。

  在“关于从源头严厉整治违法短信的建议”的提案中,张红武说,手机的广泛使用大大方便了人们的工作和生活。然而,人们在享受方便快捷的同时,又不得不忍受一种新的骚扰,这就是垃圾短信,其中,假发票、走私车广告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另外,还有很多不健康的短信。他印象最深的是,就在撰写该提案的当天,仅代开假发票的短信就收到五六条。如果不加制止任其发展下去,带来的后果是国家税收减少,经济秩序混乱。此外,假钞的销售,不仅严重损害人民群众利益,而且严重地影响国家正常的金融秩序。淫秽、赌博、枪支、毒品等交易的广告短信,只要成交一宗,都会直接影响社会治安,甚至对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构成威胁。有些短信恶意制造并传播谣言,蛊惑人心,已成为诱发社会不稳定的因素。

  残疾人作为国家公民,有享受与正常人平等的生活权利,解决好残疾人养老保险,直接关系到构建和谐社会。张红武和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有着很深的友谊,或者是因为和张海迪的这种友谊使得他更关注残疾人的生活。张红武建议政府在保民生、促发展的过程中,把做好残疾人生活救助工作当作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而紧迫的任务来抓,尽快建立健全无业残疾人养老保险制度,完善城乡残疾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生活救助政策,保证每位无业残疾人及家属都能够享受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和有关生活救助待遇以及康复救助。此外,还应鼓励和支持企业采取灵活用工及弹性工时等办法,尽量吸纳大龄无业残疾人就业,与政府共同努力,解决这批社会最弱势群体的实际困难。

  此外,“合理规定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以减缓就业压力”“扩内需上项目也要注重前期论证工作”“坚决制止公款出国旅游的同时更要制止公款国内旅游”等等,张红武确实有些“管得宽”。不过在我们看来,正是因为他的这种高度责任感,才有了关心国计民生的情怀。

热心公益事业,释放人间真情

  张红武是一个心中藏有大爱的人,作为水利专家,他有繁重的科研任务;作为曾经的政协委员和现今的国务院参事,他每年要抽出大量时间深入基层进行调研,为国家参政议政献言献策,但这一切都阻挡不了他的那颗热心公益之心。在诸多身份之外,张红武还有个特殊的身份——北京黄河之子公益基金会主席。

  张红武十分关注水利工程用地公益性。在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期间,他积极提交了“关于将公益性水利工程建设占地纳入减免税范围的建议”的议案。

  2008年1月1日国务院发布施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耕地占用税暂行条例》,对落实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耕地保护目标具有重大意义。为促进公益事业发展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条例》规定耕地占用税的税额标准时,明确了军事设施、学校、幼儿园、养老院和医院占用耕地免征耕地占用税。铁路线路、公路线路、飞机场跑道、停机坪、港口、航道占用耕地减按每平方米2元的税额征收耕地占用税。在财政部制定颁布的《关于耕地占用税具体政策的规定》规定中,对防洪除涝工程、农田灌排工程、水土保持工程、水资源保护工程等以社会效益为主的公益性项目均不计列耕地占用税,其他水利项目根据其效益构成比例分摊耕地占用税。据调查,在以往实际工作中,对于防洪、除涝、灌溉和河道整治等纯公益性项目均按此规定执行,综合利用水利工程项目,根据经济效益评价分析的防洪、除涝、灌溉等效益的分摊比例免征相应的耕地税。

  张红武建议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耕地占用税暂行条例》,或修改该条例的实施细则,也可出台补充规定,充分考虑水利的公益性特点和行业税负能力,明确将水利工程占地纳入减免耕地占用税的范围。他认为,水利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与铁路、公路、机场、港口、航道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相比不仅同具公益性,而且水利工程建设项目除保障粮食增收的农田水利设施外,还有为保护农民、农田及城市安全而建设的堤防、河道整治等防洪工程;水库工程也大都以防洪、灌溉为主,直接保障广大乡村、农田及农业设施及城市居民的防洪和供水安全,直接为农业生产服务或直接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公益性更强,且税负承受能力更弱。而且,水利工程其建设项目所使用的资金主要为各级政府投资,具有明显的公益性。

  张红武积极倡导并亲自参与策划成立北京黄河之子公益基金会。北京黄河之子公益基金会以母亲黄河作为凝聚黄河之子的精神纽带,以地缘、血缘为基础搭建爱心平台,通过基金会在黄河流域政治、经济、文化工作中的影响力、感召力,团结优秀的黄河儿女同心同行。他亲自拟定基金会的宗旨:弘扬中华传统美德,凝聚黄河之子力量,搭建爱心公益平台;确定基金会的业务范围:扶贫赈灾、助学帮困;资助与黄河治理有关的环境保护项目;支持传承中华美德的公益行动。2013年4月18日基金会在北京正式批准成立。

  基金会成立后,张红武又亲自策划了一系列公益行动。河南安阳市内黄县地处黄河故道,历史文化悠久,是华夏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北京黄河之子公益基金会为了践行“弘扬中华传统美德,凝聚黄河之子力量”宗旨,于2014年1月10日在黄河故道、颛顼帝喾二帝故里举办了“黄河之子新年诗会”首场诗会义演,为内黄人民奉献了一场丰富的文化盛宴。与此同时,北京黄河之子公益基金会为了践行“助学帮困”的社会责任,在内黄县一中挑选出20名生活困难、品学兼优的学子予以资助。另外,2014年5月17日,黄河之子公益基金会又为山西晋城一中20名高三贫困学子捐助扶贫助学金。

编辑:苑苑

一、提出背景与内容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它哺育了中华民族,也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古往今来,不少治黄专家和仁人志士,为了根治黄河,提出了改道、分流、束水攻沙、疏浚河道、上中下游并治等多种治黄方略,深化了对黄河自然规律的认识,促进了治黄事业的发展。

新中国成立后,治黄主管部门在积极探索全河治理策略的同时,在下游采取宽河固堤措施,提高黄河下游的排洪能力,为战胜历年洪水,特别是1958年特大洪水打下了基础。

但是自1957年三门峡水利枢纽开工兴建以后,全河上下产生了三门峡一库定乾坤的思想,普遍认为三门峡工程一修,加上其它配套设施,黄河的洪水、泥沙被拦在上中游,黄河洪水问题被根本解决,下游主要是兴利了。在这种认识影响下,黄河下游已废弃的民埝逐步恢复,堤防、险工失修,黄河下游行洪能力大大降低。不料三门峡水库建成蓄水后,很快发生了严重淤积,关中平原受到严重威胁。1964年12月,周总理在北京主持召开治黄会议,决定对三门峡水库进行改建,加大排洪排沙能力,要求制定下游治理规划。在此形势下,尽快恢复、提高黄河下游的防洪能力成为当务之急。

黄河下游河道的特点是上宽下窄,排洪能力上大下小。山东省陶城埠以上河道宽5~20km,排洪能力20000~30000m3/s,陶城埠以下河道一般宽1~3 km,个别堤段不足0.5 km, 排洪能力8000~10000m3/s.三门峡水库改建后,当时估计,花园口仍有可能发生30000 m3/s以上的洪水,山东窄河段承受的防洪压力非常大。如何提高山东窄河段的防洪能力,是在进行下游规划时必须加以考虑的问题。在此情况下,1965年春,山东黄河河务局副局长刘传朋等人提出了“三堤两河”治黄设想。主张自山东陶城埠堤段始,在现黄河大堤的北边重新修筑一道堤防,绵延至渤海,新堤与现黄河北堤之间的区域作为黄河分洪道,一般洪水时,利用现河道行洪,新堤作为二道防线,特大洪水时,相机分洪入分洪道,增大洪水出路。以后随着黄河现河道淤积的加深、排洪能力的逐渐缩小,可以相应加大分洪道的泄量,将来必要时,可以将分洪道改为黄河主河道。通过构建这种“三堤两河”的防洪体系,解决山东河段排洪能力不足、黄河下游防洪形势严峻的局面。

二、水电部多次听汇报

1965年4月,水利电力部钱正英副部长到山东考察水利工程,刘传朋等人向她汇报了“三堤两河”即分洪道治黄方案。对此,钱正英指出:“这是方针问题”,“彭真同志指示,要在北边再修一道堤以保安全”,“分洪道赞成再多分一点,不只是6000m3/s,长期设想,搞成一个滩地,把黄河放宽……10km先搞1、2、3km.”

1970年5月,钱副部长再次到山东考察,又听取了山东河务局分洪道意见的介绍,她向山东省委汇报时指出:“从大方向看,山东黄河得展宽,解决河道窄的矛盾。”“近期比较现实可行的,从局部展宽着手。”肯定了垦利南展宽和齐河北展宽这两处局部展宽工程。经过规划设计,两处工程在70年代中期得以实施。

1975年8月,淮河发生特大洪水,经过推算,同类型暴雨如果降在黄河流域,会在花园口形成55000 m3/s的特大洪峰,经三门峡水库拦蓄、北金堤和东平湖水库滞洪,至陶城埠时流量仍达15000 m3/s,大大超过山东窄河道的防洪能力。10月15日,黄委向钱副部长汇报黄河规划问题,正式提出建设山东黄河分洪道建议。钱正英说:“看来这次工作中思路放宽了,最重要的是扩大山东泄量问题,这个问题值得进一步研究。我赞成下游泄量要彻底研究一下,不管是应急方案,还是长远方案。……因为黄河泥沙不是10年20年能解决的。艾山以下扩大到1.2万、1.4万、1.8万,甚至到4万行不行?特别要把山东的同志发动起来。黄委负责同志到山东要讲清楚,是水电部认为要考虑泄洪能力上大下小的问题,应研究加大下泄流量方案。”之后,在山东省委组织下,黄委和山东河务局对分洪道设想进行了初步规划,提出了初步规划意见。

当年12月,水电部在郑州主持召开黄河下游防洪座谈会,石油部、铁道部、黄委和河南、山东两省派员参加。会议认为,黄河下游花园口还可能发生远超过设防标准的特大洪水,在第5个5年计划期间,建议采取重大工程措施,逐步提高下游防洪能力,努力保障黄淮海大平原的安全。会后水电部和河南、山东两省共同向国务院报送了《关于防御黄河下游特大洪水意见的报告》,提出的措施包括“加大下游河道泄量,增辟分洪道排洪入海。”1976年5月,国务院批复原则同意。

1977年1月中旬,钱正英部长在北京召集黄委、山东河务局等单位开会,她催要分洪道规划,要求上半年拿出规划来。不是设计,是设计以后再说。要求成立机构,以山东为主,黄委为辅,抓紧进行工作。

随后,山东省委决定成立山东省黄河分洪道工程领导小组,由省委常委穆林任组长,黄委副主任王生源任副组长。山东省建委、省计委、省交通局、省水利局、胜利油田、济南铁路局、黄委及山东河务局等单位参加。并宣布成立办公室,要求山东省各部门、各地区也要成立办公室。

2月,分洪道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成立,开始办公。下设综合组、堤线组、闸坝桥涵组、社经组和河口组。全体成员通过收集资料、现场查勘、计算研究,于4月13日整理出规划初稿。经过领导小组和山东省有关部门审查修改,于7月18日完成《山东黄河分洪道规划报告》,上报黄委和水电部。

规划报告比较了直流入海、交叉线路入海和潮河入海三条线路。推荐采用直流入海线路,因为这样可以形成一条单独入海的河道,对分洪和改为主河道都比较有利。直流入海方案按行洪5000~15000m3/s设计,河道宽5km,新堤长395.2km,分洪闸建在东阿牛屯附近,分洪道内要迁移人口87.5万人和北镇、济阳、利津三座城镇,淹没耕地154.7万亩,土方工程量5.35亿m3,石方工程量208万m3,总投资18.1亿元(1977年规划数字)。

1977年9月19日下午,钱部长在北京听取山东黄河分洪道规划的汇报,水电部两位副部长,黄委、山东河务局负责人及有关专家参加。钱部长指出:“我看北边直流入海是有道理的,我不反对,花钱多一点,不是主要的。搞这样一项大的工程,就应该从大的方面长远利益考虑,这个工程不差几亿元,要组织现场技术研究,要抓紧组织,规设院挑个头,充分研究。18亿元没什么了不起,有个方向就好,国家有钱快点,不行就慢点,10年不行,15年也好嘛!”

三、大规模的查勘论证

1977年10月22日至11月25日,水电部规划设计院和黄委,共同组织了黄河下游规划查勘,山西、河南、山东三省水利部门,清华大学、武汉水院、长办、淮委、北京水科院等单位50余人参加,从三门峡查勘至河口。11月7日前主要查勘小浪底、桃花峪等地,研究修建工程控制洪水的问题。11月8日开始查勘郑州以下,主要听取山东黄河分洪道规划的汇报,由吴致尧汇报堤线计算情况,汪祖汴汇报闸坝桥涵计算问题,乐培九汇报泥沙淤积问题,李博文汇报搬迁工作意见。27日开始讨论。

有的专家认为修分洪道要慎重,因为黄河远景洪水看的不是很准,而分洪道规模大、投资多,影响人口多,从长远来看不合算;有的专家认为不能用一个办法解决黄河问题,整个下排不能只考虑分洪道,是否还有别的办法?与别的办法比较一下,才能证明搞分洪道是必要的。有的专家虽然赞成搞分洪道,但对于修分洪道的时机、规模以及是否与河道泥沙淤积同时考虑等问题,则分歧较大。总之,大家一致认为分洪道工程巨大,牵涉的问题很多,也比较复杂,又无现实经验可以借鉴,因此建议进一步把工作做深做细,不要仓促实施。

四、价值意义

“三堤两河”治河方略,是建国后少有的得到了高层密切关注、经过了深入的规划设计,但却未能实施的治河方略。提出者认为,这个措施可以很好地解决黄河下游堤距上宽下窄,排洪能力上大下小的矛盾,对于确保黄河下游防洪安全非常必要。其所以未能实施,主要原因在于:1、工程规模大,投资多,淹没、迁移多,令决策机构难以下决心;2、专家们对工程的必要性、实施时机、规模等问题意见不一。尤其是有些专家认为:分洪道问题不能解决黄河下游防洪问题,因为特大洪水河南最危险,到不了山东,在河南就会出问题,因此反对兴建分洪道,主张在郑州以上修水库解决。

黄河问题的症结在于水少沙多,水沙不平衡,而上中游减沙、拦沙措施要发挥明显作用,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在黄土高原水土流失问题未解决前,要确保黄河下游的长治久安,就必须在“维持黄河健康生命”的治黄终极目标指导下,通过贯彻“1493”治黄方略,利用调水调沙等多种措施,减缓黄河下游河道淤积,抑制黄河下游河道不断抬高的趋势。但不管治黄方略和技术如何发展,“三堤两河”治黄方略作为建国以后具有重要影响的重大治黄设想,将永远载入治黄的史册,关心、参与此事的领导、专家与各方面人士的辛勤劳动,将永远得到后人的铭记。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工程设计,水利专家的社会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