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代表委员,校车安全

2019-11-03 17:03栏目:国内学校
TAG:

  (两会新华视点·基层声音)“校车安全”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之后

“加强校车安全管理,确保孩子们的人身安全”——“校车安全”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引发基层代表委员热议。 “夺命校车”去年频现,刺痛了社会神经。有关方面迅速部署“整顿”,校车安全“新规”制定快速推进。但部分来自基层的代表委员调研发现,一些地方校车服务一“停”了之,部分家长无奈选择黑校车。 为什么一些地方整顿变停开?如何解决黑校车难题?怎样探索校车安全监管的长效机制?围绕3大难题,基层代表委员建言献策。

“严禁领导干部插手政府采购活动”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明确要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显示,2011年在资源开发、产权交易、政府采购等领域共立案侦查涉及国家工作人员的商业贿赂犯罪案件10542件。此前财政部也发文要求严禁配备明显超出机关办公基本需求的高档、高配置产品。 近年来,随着我国政府采购规模持续扩大,也出现了“高价采购”“豪华采购”“指定采购”等采购乱象。部分代表委员建言尽快遏制采购“三乱”。 高价采购:斩断“雁过拔毛”的“黑手” 两会上,“高价采购”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 “如果说背后没有猫腻,谁信?”一位参与了政府采购工作的人大代表说,一个知名度较低的“杂牌子”以非常微弱的优势中标,二十几万块钱的电梯只比知名品牌便宜几千块钱。 “一些地方政府采购竞标,比的不是价格、不是质量,而是关系和公关。”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省社会主义学院院长史贻云说,不花钱送礼搞关系,很难拿到政府采购的单子,而这些“额外花费”会通过抬高价挣回来。 代表委员认为,要刹住这股“歪风”,关键在于制度完善。全国人大代表、海南大学校长李建保说,政府采购的整个过程基本在财政部门之间进行,监督实际上还是一种体制内监督,公开公示信息往往太过简单,社会力量难以进行有效监督。 “要打破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单一行政监督。”全国人大代表、九三学社中央委员张凤宝认为,应充分引入社会监督、网络监督机制,采购部门和监督机关要及时、无偿地将政府预算、决算细目和采购各环节信息毫无保留地向社会公开。当然,这应加快出台政府采购法实施条例、弥补法律盲区,建立采购价格常态化对比监管机制,加大对政府采购的过程监督和违法违规问题的惩处力度。 豪华采购:防止“工作需要”成“幌子” 采购苹果iTouch4当U盘、4万余元的超高配置笔记本电脑、豪华电动按摩椅、价值近3000元的“工作服”……一些以“工作需要”为由头的“豪华采购”不断涌现。 正如全国政协副主席李金华在政协分组讨论时表示,现在铺张浪费之风没有得到根本遏制,有的地方和部门花钱还是大手大脚。“如果我们紧一紧、省一省,作风方面稍微改进一下,一年省几千亿元是不成问题的。” 不少代表委员表示,制度漏洞是主要原因。例如,政府采购实施范围过窄,不少购买性资金游离于集中采购监管之外,国企的公共采购并未纳入《政府采购法》适用范围,一些部门为规避集中采购监管采取“化整为零”购买办法而体外运行。 李建保认为,目前在政府采购立法上,过于偏重过程、程序、方式和合同之类,而对应该采购什么、采购多少、为何采购等缺乏明确规定,对各类政府采购人的需求缺乏有效监管。 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原党委书记张济顺认为,关键要将采购计划纳入财政预算,增加透明度,接受人大及社会监督,少用计划外资金搞采购。 指定采购:遏制采购成“专供” 近年来,由“指定品牌”或为某品牌、某生产供应者“量身定做”标准也是一些地方政府采购备受诟病的原因之一。 全国政协委员、海口市副市长谢京说,“指定采购”,使得某些人或某些部门在政府采购中为某种特殊利益把招标当成了糊弄上下级及群众的挡箭牌,“这不仅有违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而且可能存在某些人想从招标采购中获利的行为。” 张凤宝代表认为,原则上不得提出指定品牌要求,但如果有充分合理理由必须采购某个特定品牌,也必须经过严格报批审核,而不能随心所欲。 而要顺利实现这一点,关键要制定相应的通用和专用设备配置标准。代表委员提出,对于通用产品和服务项目,政府应该规定统一的功能和价格标准,在制度上明确什么情况下指定品牌、由谁指定品牌的问题,在评标中考虑引入产品品牌分,避免低质产品低价中标,特别是要充分发挥职能部门监管作用,对违规行为予以处罚。

  ——基层代表委员“支招”校车安全三大难题

整顿不是停开 防止责任转嫁 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省社会主义学院院长史贻云注意到,今年开学后,海口市一些学校的校车停开,校车服务被取消,这使孩子们上下学的方便和安全成为新问题。无奈之下,一些家长只能凑钱租车接送孩子。 “家长自发租车,反而带来更大的安全隐患。”史贻云表示担忧,整顿校车安全是好事,但不能一“停”了之。如果没有配套跟进措施,反而使校车安全问题由明变暗,学校规避了责任,风险转嫁给家长和孩子。 校车“旧的去了”,为何“新的没来”?代表委员调研发现,成本过高、无力承担是学校停开的主因。 “财力有限是目前学校面临的最大问题。”全国人大代表、海南大学校长李建保说,以海口市寰岛实验小学为例,如果要满足全校学生的乘车需求,需要购置30多辆车才行,仅购车就需要近2000万元,加上聘请驾驶人的费用、油费消耗等运营成本,学校实在无力承担。 “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东营市蜜蜂研究所所长宋心仿认为,校车安全标准的制定要考虑国情,考虑地区差异,投入和运营成本过高,学校和家长会吃不消,可能难以持续。 “校车安全与上学方便都很重要,单纯为了安全而一‘停’了之,是不负责任地开倒车。”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大学教务处处长张凤宝说,解决校车安全问题,关键在于安全和方便“两手抓、两手硬”。

  新华网北京3月6日电(“新华视点”记者刘元旭、王海鹰、傅勇涛、赵叶苹)“加强校车安全管理,确保孩子们的人身安全”——“校车安全”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引发基层代表委员热议。

黑校车重新抬头 急需合格校车 “一些学校整顿停开校车,给‘黑校车’提供了生存空间。”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河北区政协顾问冯幸耘说,目前家长合伙包车现象普遍,“黑校车”为数不少。为了揽客挣钱,“黑校车”普遍存在私自拆改、超员上路等问题。 冯幸耘的担忧,引起了史贻云的共鸣。他说:“在海口等一些城市,不少小学生每天16时左右就放学,家长没下班,没有校车,怎么办?” 如何让孩子上学既安全又方便?“政府部门应负起更多责任”被基层代表委员频频提及。“各级财政应拿出更多钱采购合格校车。”李建保说,“只要真心想解决,现有财力完全能够做到。” 一些基层代表委员还建议,在增加校车配备的同时,还可通过延长城乡公交线路、增加公交车密度、以优质公交车定点接送、区域内学校共享校车资源等方式,解决学生上学不便问题,从而减少投入,降低成本。 深层求解校车安全问题,还应从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入手。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农村中小学布局要因地制宜,处理好提高教育质量和方便孩子们就近上学的关系。” 对此,宋心仿说,前些年许多地方实施撤点并校,总体上优化了教育资源,但一些农村地区不顾客观实际、盲目并校,给路远的学生上学带来不便。他建议按照“大稳定、小调整”的原则,对现有学校布局进行再调整。

  “夺命校车”去年频现,刺痛了社会神经。有关方面迅速部署“整顿”,校车安全“新规”制定快速推进。但部分来自基层代表委员调研发现,一些地方校车服务一“停”了之,供需出现新矛盾,部分家长无奈选择“黑校车”。

提标固然重要 安全重在监管 是不是校车标准高,安全就高枕无忧?答案并非如此。 一些基层代表委员说,仔细观察去年发生的多起重特大校车交通事故会发现,违法严重超员、非法改装车辆、不按交通规则行驶,以及校车安全管理责任落实不到位、监管存在漏洞,才是酿成悲剧的真正“祸首”。 “这一点恰恰是容易被忽视的地方。”张凤宝说,安全绝不仅仅只是车好就行,硬件保障只是提高校车安全系数的一部分,对校车监管、执法等高标准的管理,才是确保安全的关键。 “强化常态监管应是校车安全的长效机制,否则校车安全规定再好,也容易成为摆设。”全国人大代表姜健举例说,校车行驶时速应在同类车限速基础上再降低10公里左右,对校车超速,处理应更加严厉。 “再好的车也是人来开的,应该提高校车驾驶人的准入门槛。”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滨州实验学校副校长董凤华说。一些代表建议,校车驾驶人在一个记分周期内有3次超速违法记录的、或一次超速80%的,应注销驾驶执照。 值得欣慰的是,向社会公布并征求意见的《校车安全条例(草案)》,赋予了校车多项优先通行权,但在交通拥堵日益加剧、驾驶人规则意识还待提高的现实情况下,《条例》出台后,这一点能否真正落实仍不容乐观。 来源:新华社 2012-3-9

  为什么一些地方“整顿”变“停开”?如何解决“黑校车”难题?怎样探索校车安全监管的长效机制?围绕三大难题,基层代表委员建言献策。

“加强校车安全管理,确保孩子们的人身安全”——“校车安全”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引发基层代表委员热议。 “夺命校车”去年频现,刺痛了社会神经。有关方面迅速部署“整顿”,校车安全“新规”制定快速推进。但部分来自基层的代表委员调研发现,一些地方校车服务一“停”了之,部分家长无奈选择黑校车。 为什么一些地方整顿变停开?如何解决黑校车难题?怎样探索校车安全监管的长效机制?围绕3大难题,基层代表委员建言献策。

  “整顿”不是“停开” 防止责任转嫁

整顿不是停开 防止责任转嫁 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省社会主义学院院长史贻云注意到,今年开学后,海口市一些学校的校车停开,校车服务被取消,这使孩子们上下学的方便和安全成为新问题。无奈之下,一些家长只能凑钱租车接送孩子。 “家长自发租车,反而带来更大的安全隐患。”史贻云表示担忧,整顿校车安全是好事,但不能一“停”了之。如果没有配套跟进措施,反而使校车安全问题由明变暗,学校规避了责任,风险转嫁给家长和孩子。 校车“旧的去了”,为何“新的没来”?代表委员调研发现,成本过高、无力承担是学校停开的主因。 “财力有限是目前学校面临的最大问题。”全国人大代表、海南大学校长李建保说,以海口市寰岛实验小学为例,如果要满足全校学生的乘车需求,需要购置30多辆车才行,仅购车就需要近2000万元,加上聘请驾驶人的费用、油费消耗等运营成本,学校实在无力承担。 “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东营市蜜蜂研究所所长宋心仿认为,校车安全标准的制定要考虑国情,考虑地区差异,投入和运营成本过高,学校和家长会吃不消,可能难以持续。 “校车安全与上学方便都很重要,单纯为了安全而一‘停’了之,是不负责任地开倒车。”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大学教务处处长张凤宝说,解决校车安全问题,关键在于安全和方便“两手抓、两手硬”。

  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省社会主义学院院长史贻云注意到,今年春节开学后,海口市一些学校的校车停开,校车服务被取消,这使孩子们上下学的方便和安全成为新问题。无奈之下,一些家长只能凑钱租车接送孩子。

黑校车重新抬头 急需合格校车 “一些学校整顿停开校车,给‘黑校车’提供了生存空间。”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河北区政协顾问冯幸耘说,目前家长合伙包车现象普遍,“黑校车”为数不少。为了揽客挣钱,“黑校车”普遍存在私自拆改、超员上路等问题。 冯幸耘的担忧,引起了史贻云的共鸣。他说:“在海口等一些城市,不少小学生每天16时左右就放学,家长没下班,没有校车,怎么办?” 如何让孩子上学既安全又方便?“政府部门应负起更多责任”被基层代表委员频频提及。“各级财政应拿出更多钱采购合格校车。”李建保说,“只要真心想解决,现有财力完全能够做到。” 一些基层代表委员还建议,在增加校车配备的同时,还可通过延长城乡公交线路、增加公交车密度、以优质公交车定点接送、区域内学校共享校车资源等方式,解决学生上学不便问题,从而减少投入,降低成本。 深层求解校车安全问题,还应从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入手。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农村中小学布局要因地制宜,处理好提高教育质量和方便孩子们就近上学的关系。” 对此,宋心仿说,前些年许多地方实施撤点并校,总体上优化了教育资源,但一些农村地区不顾客观实际、盲目并校,给路远的学生上学带来不便。他建议按照“大稳定、小调整”的原则,对现有学校布局进行再调整。

  “家长自发租车,反而带来更大的安全隐患。”史贻云委员表示担忧,整顿校车安全是好事,但不能一“停”了之。如果没有配套跟进措施,反而使校车安全问题“由明变暗”,学校规避了责任,风险转嫁给家长和孩子。

提标固然重要 安全重在监管 是不是校车标准高,安全就高枕无忧?答案并非如此。 一些基层代表委员说,仔细观察去年发生的多起重特大校车交通事故会发现,违法严重超员、非法改装车辆、不按交通规则行驶,以及校车安全管理责任落实不到位、监管存在漏洞,才是酿成悲剧的真正“祸首”。 “这一点恰恰是容易被忽视的地方。”张凤宝说,安全绝不仅仅只是车好就行,硬件保障只是提高校车安全系数的一部分,对校车监管、执法等高标准的管理,才是确保安全的关键。 “强化常态监管应是校车安全的长效机制,否则校车安全规定再好,也容易成为摆设。”全国人大代表姜健举例说,校车行驶时速应在同类车限速基础上再降低10公里左右,对校车超速,处理应更加严厉。 “再好的车也是人来开的,应该提高校车驾驶人的准入门槛。”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滨州实验学校副校长董凤华说。一些代表建议,校车驾驶人在一个记分周期内有3次超速违法记录的、或一次超速80%的,应注销驾驶执照。 值得欣慰的是,向社会公布并征求意见的《校车安全条例(草案)》,赋予了校车多项优先通行权,但在交通拥堵日益加剧、驾驶人规则意识还待提高的现实情况下,《条例》出台后,这一点能否真正落实仍不容乐观。 来源:新华社 2012-3-9

  校车“旧的去了”,为何“新的没来”?代表委员调研发现,成本过高、无力承担是学校“停开”的主因。

  “财力有限是目前学校面临的最大问题。”全国人大代表、海南大学校长李建保说,以海口市寰岛实验小学为例,如果要满足全校学生的乘车需求,需要购置30多辆车才行,仅购车就需要近2000万元,加上聘请司机的费用、油费消耗等运营成本,学校实在无力承担。

  “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东营市蜜蜂研究所所长宋心仿认为,校车安全标准的制订要考虑国情,考虑地区差异,投入和运营成本过高,学校和家长会吃不消,可能难以持续。

  “校车安全与上学方便都很重要,单纯为了安全而一‘停’了之,是不负责任地开倒车。”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大学教务处处长张凤宝说,解决校车安全问题,关键在于安全和方便“两手抓、两手硬”。

  “黑校车”重新抬头 亟待投放“合格校车”

  “一些学校整顿停开校车,给‘黑校车’提供了生存空间。”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河北区政协顾问冯幸耘说,目前家长合伙包车现象普遍,“黑校车”为数不少。为了揽客挣钱,“黑校车”普遍存在私自拆改、超员上路问题。

  冯幸耘委员的担忧,引起了史贻云委员的共鸣。他说:“在海口等一些大城市,不少小学生每天下午四点左右就放学,家长没下班,没有校车,怎么办?”

  如何让孩子上学既安全又方便?“政府部门应负起更多责任”被基层代表委员频频提及。

  “各级财政应拿出更多钱采购合格校车。”李建保等代表说,“只要真心想解决,现有财力完全能够做到。”

  一些基层代表委员还建议,在增加校车配备的同时,还可通过延长城乡公交线路、增加公交车密度、以优质公交车定点接送、区域内学校共享校车资源等方式,解决学生上学不便问题,从而减少投入、降低成本。

  深层求解校车安全问题,还应从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入手。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农村中小学布局要因地制宜,处理好提高教育质量和方便孩子们就近上学的关系。”

  对此,宋心仿代表说,前些年许多地方实施撤点并校,总体上优化了教育资源,但一些农村地区不顾客观实际、盲目并校,给路远的学生上学带来不便。他建议按照“大稳定、小调整”的原则,对现有学校布局进行再调整。

  “提标”固然重要 安全重在监管

  是不是校车“标准”高,安全就高枕无忧?答案并非如此。

  一些基层代表委员说,仔细观察去年的多起重大校车事故会发现,违法严重超载、非法改装车辆、不按交通规则行驶,以及校车安全管理责任落实不到位、监管存在漏洞,才是酿成悲剧的真正“祸首”。

  “这一点恰恰是容易被忽视的地方。”张凤宝等代表说,安全绝不仅仅只是车好就行,“硬件”保障只是提高校车“安全系数”的一部分,校车监管、执法等高标准的运营管理,才是确保安全的关键。

  “强化常态监管应是校车安全的长效机制,否则校车安全规定再好看,也容易成为摆设。”全国人大代表姜健举例说,校车行驶时速应在同类车限速基础上再降低10公里左右,对校车超速,处理应更加严厉。

  “再好的车也是人来开的,应该提高校车驾驶员的门槛。”全国人大代表、滨州实验学校副校长董凤华说。一些代表建议,校车驾驶员在一个记分周期内有3次超速违法记录的、或一次超速80%的,应注销驾驶执照。

  值得欣慰的是,向社会公布并征求意见的《校车安全条例(草案)》,赋予了校车多项优先通行权,但在交通拥堵日益加剧、驾驶人规则意识还待提高的现实下,条例出台后,这一点能否真正落实仍不乐观。

分享到: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国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基层代表委员,校车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