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检验教育均衡化成效,择校热真能降温

2019-11-06 16:55栏目:国内学校
TAG:

  今年起,浙江将全面推行义务教育中小学“阳光招生”。浙江省教育厅负责人表示,浙江公办中小学择校率坚决要降到5%以下,多余学额通过摇号确定招生名单;录取学生信息要在网上公布。同时重拳治理择校乱收费,坚决落实公办中小学择校与收费完全脱钩的规定,“这意味着择校费今后将在浙江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中国青年报2月8日)。 

熊丙奇

新华社北京2月19日专电教育部日前印发《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重点大城市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工作的通知》,将工作聚焦19个大城市,要求2014年制订完善进一步规范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的方案。

  应该说,浙江降低择校率的做法,是比较靠谱的。因为既然无法杜绝择校,就不如承认择校在一定程度上的存在。浙江的基本做法是“公办不择校、择校到民办”。然而这一做法,却遭到浙江本地家长和网友的质疑。具体包括:择校率下降固然好,但只要校际差异存在,就可能有其他形式的择校,比如购买学区房,这给家庭带来的压力更大;摇号能真正做到透明吗?公布学生的信息,会不会带来信息安全问题? 

政府部门治理择校热的逻辑是,用禁令限制学校招生和学生择校,以此“倒逼”义务教育均衡;而家长们的现实逻辑是,学区和学区之间、学校与学校之间如果办学质量存在差异,就要想方设法让孩子进更好的学区、更好的学校。也就是说,如果学区教育质量不均衡,那么,实行按学区入学后,必然从以前择校转为择学区,学位房也就转变为学区房。因此,治理择校热,符合常识的逻辑是,应该首先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缩小学区间差异,当学区、学校办学质量均衡,家长也就自愿选择就近入学。

在如此明确的时间表和要求之下,“择校热”真的能降温吗?这19个城市准备好了吗?

  对于家长和网友的质疑,需要理性看待。笔者认为,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是长期性的任务,政府部门只有努力增大教育投入、转变教育资源配置模式,缩小区域、城乡和校际差异,才能铲除“择校热”存在的基础。 

新年过后,广州教育部门陆续释放出“学区化”的消息,令到节后的学位房市场再起波澜!虽然教育部门表示小学入学方面,暂时还是按照地段来对口入学,但是学区化的预期已经令不少家长心忧,从节后开始就四处出动看房,令越秀区等热门区域的学位房看楼客和成交价都有所升温。

19个城市基本都有相关政策

  家长担心信息公开会带来安全问题,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不公开信息,又怎样让社会监督呢?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建立政府、学校和家长的协商机制。从浙江的做法看,目前缺少这一过程。 

这种景象,是在预料之中的。也许教育部门官员会站出来指责家长,这是不理性的行为,使政府推进的按学区入学政策,受到干扰。但其实,家长们是在按学区入学新政以及学区间办学质量不均衡情况下,做出的他们认为理性的选择。某种程度说,学区房价格,是衡量一地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重要指标——价格越高,义务教育均衡程度越低。

——4个直辖市

  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和规范择校,在治理择校热中缺一不可,如果不推进均衡,缩小差异,规范择校就没有基础。如果纵容“权力择校”、“金钱择校”乱象,则败坏教育风气、增加学生负担,且保护择校利益链。在家长、社会公众参与的教育决策中,如果能明确政府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责任,确定义务教育均衡的任务和时间节点,让各学校的办学质量差距明显缩小,同时,在这一过程中,用家长信任的方式,实施小比例的择校,这就将缓解择校热,将择校纳入理性轨道。

2014年年初,教育部发布了《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重点大城市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工作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到2015年,19个大城市所有县实行划片就近入学政策,100%的小学划片就近入学;到2017年,95%以上的初中实现划片入学。因此,广州推行按学区划片就近入学,是执行国家政策的大势所趋。

北京市教委2014年工作要点指出,2014年将进一步推进考试招生入学制度改革,坚持义务教育阶段免试就近入学,推广学区制和九年一贯对口入学;

分享到:

从各地已经实行的按学区就近入学情况看,这一措施,降低了择校率,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19个重点大城市公办小学就近入学比例达到了97.9%,可是,这并不能充分说明义务教育资源就均衡了。一方面,按大学区划片入学,只要学区就近,那么,就近入学率显然会大幅提升——这纯属技术层面的操作;另一方面,在划大学区入学之后,家长为让孩子进更好的学校,而购买学区房——这也是就近入学,实质却是购房城内“移户”入学。在北京,去年有媒体报道学区房价格高到离谱:“一间16平方米的平房,叫价竟达到了450万元。”

上海市教委已于2013年底下发《2014年本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入学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规定上海将坚持公办义务教育学校全部划片“免试就近入学”原则;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针对学区房价格飙升,政府部门又想出治理的招数。据报道,北京准备限制新购学区房家庭的孩子就近入学;上海规定同一门牌号的住户,5年内只能有一个学生入学;深圳则计划实行积分入学,明确将入学与家庭户籍类型、住房性质、入户时间、居住年限、社保年限或纳税年限、计划生育情况等挂钩起来。可是,这些招数都招来质疑:凭什么买了房,不让学生就近入学?

重庆市已从2013年起,明令禁止任何形式的“小升初”选拔性考试,任何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得择校乱收费;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治理择校热治理到这一份上,行政部门也是“蛮拼”的。可是,这种拼劲似乎用错了地方。不妨来分析就近入学和义务教育均衡的关系。政府部门治理择校热的逻辑是,用禁令限制学校招生和学生择校,以此“倒逼”义务教育均衡;而家长们的现实逻辑是,学区和学区之间、学校与学校之间如果办学质量存在差异,就要想方设法让孩子进更好的学区、更好的学校。也就是说,如果学区教育质量不均衡,那么,实行按学区入学后,必然从以前择校转为择学区,学位房也就转变为学区房。因此,治理择校热,符合常识的逻辑是,应该首先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缩小学区间差异,当学区、学校办学质量均衡,家长也就自愿选择就近入学。

天津市将推进学区制和九年一贯对口招生,取消各类初中招生选拔性考试等,具体改革方案正在抓紧研究,将于今年上半年出台,年内推进实施。

教育官员经常提到的理由是,学校的办学质量,不可能一夜之间做到完全均衡,禁止择校,实行就近入学,这是对老百姓不理性行为的规范、引导,在这基础上,政府再缩小学校办学差异。可问题是,各地的主要办法是对现有资源进行“盘活”,包括按学区划片、建立名校联盟、实行强弱校对口帮扶等等,而不是从根本上改变义务教育资源配置方式,加大对薄弱学校的投入,比如在广州市内,由市级财政统筹所有义务教育学校的办学标准,各校办学标准一致。

——5个计划单列市

治理择校热、择学区热,通过限制老百姓的权利,只能起到治标的作用,却难以治本。根本的途径是政府履行投入责任、转变投入模式,同时放权给学校自主办学。这都需要建立新的教育管理体制。首先,应该成立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教育拨款预算,监督政府拨款,这有力于保障教育经费,同时把经费拨付到最需要的地方。

鉴于深圳市“小升初”政策仍是“一考就灵”,有关今年“小升初”的方案仍在调研中,广东也正在征求全省性政策的意见;

其次,应在学区成立学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学区教育战略,监督学区办学,国外的学区制,是由专门的学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学区内的教育事务管理、决策,包括选拔校长,监督各校使用经费,公开办学信息等等,我国在实行学区划片入学中,为确保划片入学的公正,也引入纪委监督,可说到底,这还是行政监督,远不如社区居民、家长代表直接参与监督。

宁波2012年起就要求各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严格控制择校率在5%以内,鼓励各地实行“零择校”政策,目前海曙、江东、江北等区已严格执行“零择校”;

再次,给各学校办学自主权,鼓励、引导学校在质量均衡的基础上,办出个性和特色,这就合理地处理好均衡和特色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也会有少数学生择校,可是,不是为教育质量而择校,而是为特色而择校。这些才是政府部门应该积极作为的地方。

厦门小学升初中实行划片免试就近入学已坚持了16年,电脑派位工作程序一条条严格审查,派位一旦完成,马上对社会公布;

作者为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大连市早在1986年就取消了全市统一组织的小学升初中考[微博]试,城区小学毕业生按学校划片采取“对口直升”的办法就近升入初中,实行小学升初中免试就近入学;

青岛为在2014年进一步完善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政策,将继续完善合理划分学区、严格实行免试就近入学,规定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均不得采取考试形式招生。

——10个副省级省会城市

沈阳市从2006年开始,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就全部按学区招生,一律不得招收“择校生”。

哈尔滨目前已实行公办初中实行对口招生,将延续已有政策,并把义务教育阶段的招生工作纳入评价区、县(市)教育局工作的重要内容。

杭州2012年就宣布实行“零择校”,从当年开始,所有公办初中、小学的招生信息全部“上网”,招生结果公布接受社会监督;如有多余学额,一律通过“摇号”方式确定招生名单。

南京在省内率先采取公开报名、电脑摇号的招生方法,把全市择校比例控制在10%以下。目前正在调研更为具体的落实举措,以达到教育部的要求。

武汉市实行就近入学政策至今已10多年,接下来将按照教育部要求,在今年3月底之前细化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方案,并向社会公布。

广州市各区基本完成小学就近入学比例达90%的目标。今年年初,广州发布《广州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工作意见(征求意见稿)》明确:中小学招生都实行属地管理、免试就近入学。

济南市将继续实行“整体对口入学”的免试招生办法。严禁任何学校以综合测评、能力考查等形式进行入学前考试。

成都2011年就正式出台并实施《成都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按户籍所在地就近入学的实施意见》,进一步规范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的工作方案目前正在调研中,将于近期出台。

西安市近年来在严格执行公办学校面试就近入学的前提下,实施了大学区管理制度改革,目前正在加紧研究制订更为完善的方案。

长春市已经实现了每一所初中学校都有明确的招生范围,基本实现了小升初九年一贯对口招生,实现了每名小学应届毕业生都有一个相对就近的公办初中学位。长春市将根据相关文件精神,形成并巩固一系列工作制度。

如果不平衡依然严重存在,就近入学推行必将受阻

其实,就近入学政策在上述19个城市均早已有之,只不过,现实与理想之间总是存在差距。择校,选的是好学校和好老师。多位受访家长[微博]表示,如果校际间的严重不均衡依然存在,那么,就近入学的推行很容易成为一句空话。

屡禁不止的择校,“拼爹”“拼学”、当代版的“孟母三迁”,无不直指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在政策执行相对较好的杭州,西湖区教育局教育科科长陈为民认为,杭州推行公办初中小学“零择校”,背后有教育资源配置相对均衡的现实支撑,但也要看到,只有家长们的择校意愿下降了,“择校热”才能真正降温。

记者从多家房产中介机构了解到,杭州关闭公办“择校”通道后,学区房升温。个别“名校”的学区房,每平米均价超过4万元,“房源很紧张,出来一套就抢一套”。

杭州多位教育部门工作人员认为,与“特权择校”相比,通过购买学区房择校是一种进步,因为其用市场化手段,避免了权钱交易和暗箱操作。但也容易变成一种金钱比拼游戏,变成另一种不公平。

采访中,不少家长支持取消“小升初”选拔考试,让学生就近入学。但也有不少家长指出,在教育资源不够均衡的前提下,让孩子“就近入学”未免太冒险,反倒不如通过选拔考试,让孩子凭实力获得优质教育资源。

一位学生家长告诉记者,她和身边的部分家长都希望不要取消“小升初”考试。“我对小孩的能力还是比较自信的,相信她能通过考试进入梦想的学校。如果取消这个考试,等于把我们的希望掐灭了。”

治理择校乱象不能光靠“末端治理”

浙江省社科院研究员杨建华说,只有真正做到教育资源配置的公平,硬件软件的公平,“零择校”才是理智的,而不是强制的。

作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实验区,成都市的城乡均衡教育始于2003年。十年来,成都累计投入近200亿元对城乡中小学实施了一系列建设改造,同时加大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使全市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悬殊差异得到根本性扭转,办学质量得到不断提升。通过一系列举措,成都小学、初中教学质量的校际差异、城乡差异明显缩小。

天津从促进义务教育学校高水平均衡发展为着力点,推进新一轮义务教育学校现代化标准建设,进一步提升学校的硬件水平,使每所学校都达到现代化学校的标准。同时采取联合学区发展模式、中小学集团化办学改革试点及骨干教师的流动输出等措施,使各学校之间的软件水平得到均衡发展。

“治理择校乱象不能光靠‘末端治理’。”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说,“治本”之举包括:一是努力增加教育投入,义务教育法定支出不留缺口;二是加强薄弱学校建设,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三是扶持发展一批民办学校,满足群众多样性教育选择;四是将优质高中招生名额合理分配,让各个初中学生有公平选择机会。

山东省教育厅一位工作人员说,这次教育部正式发出通知,应该是要为小升初的学生以及家长提供一个相对公平的政策保障。这项政策保障,在这19个城市最终将如何落实,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国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价格检验教育均衡化成效,择校热真能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