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护士,病牛注射治疗五法

2019-11-29 15:37栏目:国内学校
TAG:

  潘政成 北碚区西南大学附小六年级

   

我现在的体质好像比以前差了好多,有点头疼脑热,总感觉过不去,于是免不了要打针。有时候也挺怕打针的,主要是由于打针总是要对人露出半个屁股的。贾平凹曾经写过这种极为糟糕的感觉,在他割痔疮的时候旁边就站着一位漂亮的护士小姐,人家又喜欢文学,而自己趴在手术台上,把最丑陋的东西毫不保留的展示在那里。

注射法是牛病临床常用的治疗方法。注射前必须注意药物的质量及注射器、针头、皮肤的严格消毒。注射部位需剪毛,局部消毒,通常先用5%碘酊涂擦,再用70%酒精棉球脱碘;同时还要检查,如同时应用2种以上药物有无配伍禁忌等。然后注射者将自己的手指及药瓶表面或铝盖表面用药棉消毒,打开药瓶后,将针头插入药瓶抽取药液,排除针管内空气后即可施行注射。在临床上可根据治疗需要和药剂性能分别采取以下注射法。 一、肌肉注射 肌肉注射的部位有颈侧和臀部。其方法是调好注射器,抽取所需药液,消毒注射部位,取下针头,准确迅速地刺向预定部位。待牛安静之后,接上注射器,将药液推入,再次消毒即可。 二、静脉注射 静脉注射的部位为左侧或右侧颈静脉沟的上1/3处。注射前切实固定好牛头,并使颈部稍偏向一侧。注射针头为12号或16号,针柄套上6厘米左右长的乳胶管,消毒备用。注射时术者右手持针,左手紧压颈静脉沟的中1/3处,确认静脉充分臌起后,立即于进针部消毒,然后右手迅速将针刺入静脉内,如准确无误,血液呈线状流出。术者放开左手,接上盛有药液的注射器或输液管。用输液管输液时,可用票夹将输液管前端固定在颈部皮肤上。 三、皮下注射 注射部位为颈侧。注射时左手食指、拇指捏起皮肤使之成皱襞,右手持注射器,使针头和皮肤呈45度角刺入,将药注射在皱襞皮下即可。本注射方法的所用药物为肾上腺素和阿托品等。 四、皮内注射 本注射方法为牛结核菌素试验等常用的方法,其部位为颈部皮肤或尾根两侧皮肤。左手将皮肤捏成皱襞,右手持1毫升注射器和7号左右针头。几乎使针头和注射皮面呈平行刺入,针进入皮内后,左手放松,右手推注。进针准确时,注射后皮肤表面呈一小圆丘状。 五、乳腺内注射法 此法用于治疗***炎,注射部位为乳头的排乳孔内。多用通乳针,或将大号长针头剪去尖端部分再将其磨成钝圆,以免损伤乳腺管。然后将消毒好的通乳针或钝圆的针头通过排乳孔插入乳腺管。注射前,需将***洗净擦干,并将***内的奶汁完全挤出。然后缓慢注入药液,注入完毕拔出通乳针,轻轻捏住乳头孔,并按摩***。数个***需要同时注射药液时,先注射健康乳室,后注射病乳室。

  小时候,经常到医院去打针,在我的记忆里,打针是可怕的,但一个可亲可敬的护士阿姨却改变了我的看法。

图片 1

       其实贾先生想多了,护士小姐在面对一个陌生的屁股的时候,是和看一块生猪肉没有什么大的区别的。当你慢慢地往下褪着裤腰,心里想着褪到什么程度合适的时候,人家早已等得不耐烦,用药棉点一下,“嗖”的一声,针早就飞进去了。当你刚要呲牙裂嘴表示不舒服的时候,人家又“嗖”的一声拔了出来,那药水还在针头往下滴呢。当你提起裤子准备说声谢谢的时候,人家冷若冰霜,喊一声“下一个”,你只好出来。

  仍然还记得,那一次我被医生开了两针狂犬疫苗,我哆嗦着,不敢向前跨一步,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闻着消毒水味儿。我跟着妈妈,一步,二步……前面不断传来小孩子的哭声,我的心也跟着紧了起来。

   “我不要打针!我不要打针……”

       其实对于打针,我并不陌生,因为我上中学那几年,村里人谁家有了头疼感冒拉肚子,抵抗不过去了,都叫我去打针。家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备了一套针具,长方的镔铁盒子里有玻璃针管、大小针头、镊子,还有一小盒团成球的药棉和一瓶医用酒精。每次打针时都在镔铁盒里加水煮沸消毒。

  到了,我环顾四周,一位身穿粉红护士服的年轻阿姨戴着口罩,看不清面庞,但露出一双清秀的眼睛。几缕被汗水渗透的黑色秀发无力地粘在耳垂后。见此情景,我的紧张立刻减轻了一半。

     一声声嚷叫声听得我胆战心惊,输液区里人来人往,我低着头跟在妈妈后面,在妈妈再三催促下,才来到配药打针区,都怪自己的嘴不争气。偷吃了几颗花生米喉咙就发炎了。

       当时学会打针也是出于无奈。那年母亲要去大医院做手术,父亲陪着去了,几个月都没有回来。这其间弟弟得了急性黄疸肝炎,非常严重,但当时镇里的卫生院没有住院条件,大夫就开了针药,让我们自己去打。这在现在是不可想象的事,但那时候农村人好像都是这样。我们村就有几个会打针的,很受人尊重,也非常神气。他们常常叼着旱烟卷,眯缝着眼睛在别人的屁股上打针,烟灰掉在屁股上,吹去了事。

  可好景不长,只见她双手拿着一根比大拇指还粗的白色针管,往一个小瓶子里挤出药水,再混合到大药瓶里,我的心又悬了起来。“打针吗?”她停下手中的活,两眼专注地盯着妈妈给她的药单,生怕有什么不对劲的。

       我慢慢地向前走去,抬起来头看见了一位身穿白衣大褂,头顶护士帽的护士阿姨。这是一位负责配药的护士,她的笑脸使我紧张的心情平静了许多。阿姨配药先要经过核实药单,确认无误之后,她拿来一些小瓶装药品,将药品拿了进去后,他开始配药了。只见她拿着大头针管,往大的输液瓶里抽出部分液体后,再把针管里这一部分液体加入小药瓶中,晃动一下小药瓶,将混合药液抽出,再加入大输液瓶中腰就配好了。

       所以,我不放心让他们给弟弟打针,就问大夫怎么打针。大夫说在半个屁股上用手指划个十字,把屁股分为四等分,然后在左屁股的左上角或右屁股的右上角扎针。那时弟弟还小,自己也没有什么主意,也不知道自己的病有多严重,只是眼睛越来越黄,精神越来越差,父母也联系不上,我决定放开胆子给他打针。我给针具消了毒,吸好了药,便右手高举起针管,左手在弟弟的屁股上画起了十字。每画一下,弟弟的屁股都紧张得抖一下。现在想,他当时真的可怜。但是没有别的办法,急性黄疸肝炎治不好很容易转化为慢性肝炎,所以大夫一再强调要把开的药打完再来复查。所以,我最后还是狠心地把高举的针头扎进了弟弟的屁股。记得父母回到家时,弟弟的病已经彻底好了。

  “小妹妹,来吧!”“不……我怕,我怕。”她轻轻地走到我的身旁,蹲下身来,温柔地对我说:“乖,阿姨非常轻的。”说罢,用手理了理我一头因为挣扎弄得鸟窝似的头发。

        负责打针的护士阿姨,接过配好的药,把瓶子挂在输液架上,她拉过我不停哆嗦嗦嗦的手,把一根橡皮筋扎在手腕上,用蘸上酒精的棉签消毒,看看这位护士阿姨那严肃而又一丝不苟的神情,以及她那神情中流露出的对每一位病人负责的态度,我不由自主地对她产生了无比的信任。

       从那以后,我会打针的消息就在村里传开了。所以村里人都叫我去打针,而且打了的人都说我手细,手轻,打针一点都不疼。而且不抽烟,所以也不会有火星子掉在人家屁股上,生出像针头折弯这样的事端。

  “那好吧,但……阿姨你一定要轻点儿!”因为我见过的“说话不算数”的阿姨实在太多了。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手,眉头紧紧锁,一副认真仔细的样子。她用手不停的在我手上拍搓,眼神有些焦急,我的头上也布满汗珠,我的心也不由得慌张起来,我的血管太细,不太好找,希望一次成功。忽然,阿姨的脸上露出来一丝微笑,她捏着针头,慢慢扎进血管,我有一丝疼痛,等少许血液顺利流进输液管,就不痛了。她解下橡皮筋,用手拨动车调整输液管,并撕下贴在衣服上的胶布,固定完针头就ok了。

       最让我闹心的一件事就是,因为条件所限,大家都不洗澡,屁股很不干净,所以用酒精棉消毒的时候,小小的棉球就会变成黑色,用三个棉球方能擦出一小块白净的地方下针。第一次给别人打针,刚洗出一小圈白净的肉皮,由于紧张,一针扎在了小圈外面,弄得自己很沮丧。所以以后就尽量洗出一大块地方来下针,但这样又特别浪费酒精棉。据说以前他们几个打针,为了节省酒精棉,先在人家屁股上吐几口唾沫,等一会儿用袖子擦去,就可以洗出一块地方来。这样一次一个棉球就可以完成消毒任务。但我绝对不敢在人家屁股上这样操作,再说这样也很不干净。后来我经过一番琢磨,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就是切开一个洋芋,在要打针的地方摩挲一会,洗出一大块净皮来,然后再用酒精棉消毒。我把它叫做分层消毒法,这一方法后来在几个村推行开来。

  她熟练地将针药瓶里的药水用右手食指弹了弹,放下,拿出一个铜钱大小的小铁板,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捏着铁板,左手拿起玻璃瓶,右手娴熟地一削,将针药瓶上部敲碎,玻璃渣恰好进了垃圾桶。她又接着从抽屉里取出一个针管,撕开包装,将玻璃瓶里的药水汲出来。这时,我自己已经能够明显感觉到心跳加快。

         我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心跳终于平稳了。这位护士阿姨可真是技术高超,令我刮目相看,我总算没有多挨几针,真是庆幸!

       那时候的针药好像只有三种,柴胡,鱼腥草和安痛定,家家都备好了的。后来我打针的技术变得极为娴熟,用镊子的后柄能一次敲开三个药瓶,而且吸药、消毒、扎针、拔针一气呵成,但是即便这样我也遇到过一次很尴尬的事。

  我露出肩膀,啊,没办法,来吧,多痛我也不怕!针头刚触到皮肤,冰冰凉凉,不过,不疼,只有一点痒。阿姨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注射器,大拇指轻推针管。她盯着针头,左手拿着一根棉签,控制着,让它按在针尖周围的皮肤上。她的嘴里还对我说道:“小妹妹,别紧张,放松,放松。”

        有人说护士的胸怀像大海,有人说护士的品质像红烛,还有人说护士的心灵像清泉……是啊,一个微笑,一句问候,一杯热水,一次准确的操作,都融入了护士阿姨们对于病人浓浓的关爱呀!

       一次,外村亲戚家新进门的媳妇发高烧,叫我去打针退烧。在我准备消毒扎针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她竟然不肯脱裤子。她丈夫在旁边气得咬牙切齿,厉声问她脱还是不脱。我很尴尬地说,哥,不脱就算了吧。他丈夫发了狠劲说非脱不可!最后基本是把她按在炕上,由她丈夫除去裤带,但她只肯露出一小块皮肉打针,慌乱之下一针打斜了,针尖从旁侧漏出,药流得到处都是。

  转眼间,药推进了身体,我竟没感到丝毫的疼痛。我在心里暗下决心:长大以后,我也要做像阿姨一样的白衣天使。她让我崇拜。


       但是,也遇到过打针极为痛快的人。一次给同村的一个老爷爷去打针,我去时他已经把裤子基本除去,趴在炕上等我。我说,爷爷,要不了这么多,你把裤子往上提,他说,没什么,放宽展些,你好扎针。打完针他才给我说,这是平生第一次打针。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点评:禛瑶的作文语句优美,好词佳句多,最突出的优点是细节描写非常细致,抓住了配药,打针两件事做了动作神态和心理活动描写,有的同学大概写两三句话就没有话写了,说明她是一个善于观察生活的人。场面和语言描写开头吸引人,结尾点明中心,升华主题,极富文采!

       而最困难的一次是给自己打针。那次好像烧得特别厉害,家里人都不在。给别人打了无数次针,我想,给自己打针也没什么问题。但是我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针高高举起来,使劲扎下去,等挨近自己的屁股时又没有了力气,这时我才发现,人是极为自私的动物。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有看头。

图片 2

小作者禛瑶聪明机灵,学习沉稳,善于思考,别看个头小小的,能量大大的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国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崇拜护士,病牛注射治疗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