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乐院士直指中学数学教育畸形,院士批中小学

2019-09-23 14:06栏目:国内学校
TAG:

  他们是年过八旬的资深院士,他们是成就卓著的科学泰斗,站在他们的角度,如何看待当前中小学教育热点问题?昨天,10位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来到西安中学,与陕西部分中小学校长“坐而论教”。

  当越来越多孩子的课余时间被奥数补习“淹没”时,家长和孩子都大呼无奈。“奥数热”为何一再升温?昨日,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张济顺,中国计算机学会秘书长、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杜子德就奥数热、奥数择校加分等一系列问题,在搜狐网直播间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现在高中数学教学中,教学时间与复习时间比例严重失调。高中三年中,有的学校是利用两年来进行教学,最后一年完全复习和考试。甚至还有更严重的,三年中用一年半时间教学,一年半全部复习。这是一种畸形的教学,不利于人才的培养。”

学生负担过重一直是中国教育的顽疾之一。今年2月,北京市教委出台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出严控作业量等八项具体要求,从3月起在全市全面执行,此举引起首都各界以及其他省市区的关注。

  ■“培养能力重于灌输知识”

  现象:奥数成了名校升学筹码

日前,在北京景山学校举行的“基础教育改革与创新”国际教育论坛上,著名数学家杨乐院士作了题为“谈谈数学的应用与中学数学教育”的主题演讲,指出了目前中学数学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并忍不住批评了泛滥成灾的中小学奥数学习,他认为小学生学习奥数违背了教育规律,加重了大部分孩子的负担,甚至使他们对学习没有了兴趣。

在教育领域工作30多年的北京市教委副主任罗洁,是《通知》的起草制定者之一。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罗洁详细阐述了《通知》出台的背景以及他对教育理念和教育改革的思考。

  “当前国内教育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应试教育,单纯追求升学率。”中国工程院院士金国藩一开口,就直奔中小学教育焦点问题。

  “学奥数,其实孩子家长都很累!”长沙市蓉园小学六年级学生小毅的父亲告诉记者,每周他都要将孩子从河东送到河西去学奥数,“雷打不动”。这些辛苦的最重要原因是,一些名校在小升初、初升高时,都将奥数作为一个重要评判筹码。

杨乐院士认为,数学除了直接应用,更重要的是可以培养人的空间想象能力、逻辑推理能力、分析和归纳能力,所有这些都是创新必不可少的能力。对于学生来讲,学好数学可以给其他课程的学习打下重要基础。

教育是慢的艺术,必须敬畏教育规律和人的成长规律

  “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楚,能力和知识哪个更重要?”金国藩说,事实上能力培养比知识灌输更为重要,在中小学里,必须给予更多支持。他说,能力包括很多方面,创新能力、自学能力、表达能力,以及对科学认识能力。

  “好多家长明知孩子对奥数不感兴趣,也缺少那种天赋,最后还是逼着孩子和自己一起钻入怪圈。”张济顺说,在她的身边就有很多这样的家长和孩子。

但现在有很多中学生对学数学有惧怕心理。杨乐认为,这与学校的教学方法以及老师对数学的理解和应用能力有直接关系。

罗洁:对于中小学教育尤其是小学和学前教育,党和国家领导人一直很关注。毛主席曾为现在的北京育才学校(原延安保育院)题词:玩好、学好!上世纪50年代,政务院就用政务令的形式规定要保证学生的充足睡眠时间。这充分体现出老一代革命家以及国家教育方针对中小幼孩子教育的一个主导思想,即教育要尊重孩子成长的规律,要尊重教育规律。

  ■“课业负担重扼杀想象力”

  在网络上,奥数中心的成立一直被质疑为奥数热的起源。对此,张济顺表示:“奥数中心的成立,跟现在所说的‘奥数热’,是没有关系的。”他说,奥数中心是为了发现在数学方面非常有天赋的孩子,从小给他们特别的训练、使他们能够有机会、有可能去冲击奥林匹克。这跟从小选拔体育方面有潜质的孩子去训练,去冲击奥林匹克金牌是一样的。可是没有想到“奥数热”出现了,使得这件事情变了味。

杨乐院士还指出,现在中学数学教学中存在平面几何知识缺失的现象,许多地方在编写教材时,认为平面几何古老,不符合现代化和实用性,大幅减少相关内容。

对教育的尊重、对人成长规律的敬畏一直是教育的基本需求。但是近年来,随着社会的快节奏发展,我越来越感觉到无论是教育的发展,还是社会的发展,功利性色彩越来越浓。从这一意义上讲,减负非做不可。

  “我孙女上中学,每天晚上11时30分才能完成作业。这么重的负担,让孩子哪有时间去思考、去想象?”中科院院士简水生将矛头直指中小学课业负担。

  症结: “奥赛热”源于唯分数论

“数学是一门严格渐进的课程,中学平面几何可以训练学生的空间想象、逻辑推理能力,对抽象思维的发展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数学教育的目的首先在于提高素质水平和能力,而不是单单运用所学的知识和工具,完整的数学体系要重于应用。不学习平面几何,有些同学中学毕业后还不知道如何完整证明一道命题。”杨乐为现在中学平面几何的教学缺失感到忧虑:“平面几何培养人的直观想象力,分析与证明能力,很难用其他课程替代。”

教育是慢的艺术,要有耐心,要等待,这才符合孩子的成长规律。我们或许培养不出爱因斯坦,但是千万别扼杀爱因斯坦。现在,许多教育行为相当于扼杀。北京市已经把减负工作视为教育发展、实施素质教育、落实党和国家教育方针的一个突破口,这是《通知》出台的原因。

  他认为,这与评价体系不无关系,中学都把考清华、北大作为一个标志,层层加码,导致学生负担越来越重。“为什么非要千人一面,大家去追同一个东西?比方说清华北大的航空航天,能比得上西工大吗?它根本比不上。除了高考(微博),初中升高中是不是也有这个现象?”

  学奥数对孩子到底有多大作用?杜子德说:“数学是必学的,但奥数跟数学完全不一样,甚至有一些脑筋急转弯的东西,能不能训练智力我也怀疑。”他认为,其实奥数只适合少数有数学天赋的孩子,帮助他们发掘特殊智力和数学兴趣。2010年11月,教育部等五部门发文宣布:规范和调整部分高考加分项目,取消奥赛和部分科技类竞赛国内获奖生保送大学的资格;在加分方面,取得省级比赛名次的加分资格也被取消。

由于过度应试,现在许多中学生不仅缺乏动力,没有远大理想,还普遍缺乏对科学的强烈兴趣。针对这些问题,杨乐院士建议:“中学数学教育,应该少而精,内容不能太多,要把最重要的教给同学。”具体的办法是让学有余力的学生自己主动找学习内容,让学生多动脑,多动手,培养学生的自学精神,让他们对概念性理论性多思考,但要尽量避免偏题怪题。

罗洁:以前的一些规定基本上是一般性要求,由于规定不够细,在实施过程中多数沦为喊口号、贴标语的形式。《通知》的八项要求很细致,初衷是让减负思想由表及里地渗透,先在思想上认识到问题的重要性,认知到教育发展规律的必要性,然后从小处做起,慢慢渗透到整个教育行为中。

  ■“奥数热摧残孩子成长”

  但是,脱钩令出台,并没有让“奥赛热”降温。杜子德直言不讳地表示,“奥赛热”只是一种表现形式,根源是高考制度的不合理,完全看卷面分数来判断。卷面分数过于追求标准答案,让我们的孩子们越来越缺乏创造力。

演讲主题本来是以中学数学为题,但是杨乐院士还是忍不住谈到了如今泛滥成灾、给小学生带来负担的奥数。

是社会“教育”教育,还是教育“教育”社会?

  “小升初”带来的“奥数热”,也被院士提及。简水生说,一些中学招生要求考奥数,在北京还有将奥数延伸到幼儿园的现象,这不仅仅扼杀了孩子的想象力,而且摧残了孩子的成长。“好比是幼儿园的孩子,你叫他挑一百斤的担子能挑起来吗?”

  “凡是什么东西要跟功利沾边就变成摧残了。”张济顺说,奥数热来源于择校热,而择校热的原因是教育资源的不均衡。

金沙国际网址 ,“奥数本来定位在一部分对数学有兴趣的高中生,他们年龄大了一些,掌握的数学工具多了一些,通过自发的比赛,可以增加他们对数学的兴趣,也可以让他们知道自己不足的地方。可是目前的奥数违背教育原则,基本上是技巧灌输。”杨乐心忧的是,目前一些大城市,几乎全部小学生都在进行奥数训练和竞赛,并且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层层选拔,强化训练,加重了大部分孩子的学业负担,也使他们对数学慢慢没有了兴趣。

罗洁:针对这一问题,我认为,首先要从学校内部做起,要引领社会、教育社会,让人们都意识到孩子的成长规律和教育规律的重要性,同时要利用社会的力量共同关心。其实,民办机构、培训机构与学校不是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培训教育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能弥补学校教育体系不足的。

  据了解,这些资深院士从去年起,对北京、深圳等多个地方的中小学进行调研,研究教育改革问题,调研结果将递交给国家相关部门。 (记者 刘振)

  对策:政府应加大中小学教育均衡化

如何让奥数不再毒害孩子,杨乐院士给出了自己的药方。

学生课业负担重不仅是教育内部问题,更是一个系统工程,包括社会机制问题、家长[微博]对孩子的期许、学生评价考核机制等。有一个问题可以探讨:是社会“教育”教育,还是教育“教育”社会?我认为,虽然存在诸多影响因素,但教育内部还是有很多可以作为的。我们不能让社会的一些短视行为、功利行为影响教育,从而导致教育违背教育规律和成长规律,而是要用教育来“教育”社会、引导社会。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学奥数如何才不成为孩子的课外负担?奥数热如何才能得到明显“降温”?

他介绍了美国的数学竞赛:按照竞赛规则,在老师或专家的指导下,学生经过一段时间的查找文献,之后归纳思考,写成研究报告进行竞赛。杨乐院士认为:“这其实就是科学研究的初步过程,对培养学生的研究和创新能力非常有好处。”

罗洁:这是不会的。北京市中小学有很多类型的实践课,包括综合实践活动课、德育实践课、通用技术课等,绝大多数中小学的相关硬件条件和师资力量已经配置到位,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充分选择,而不是局限在课本中。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关键在于政府部门应该加大中小学教育的均衡化。”张济顺认为,奥数培训已经形成一个产业链,有编书,有辅导的,产业链的消失有一个时间的问题。她建议政府加大教育投入,通过有差别的政策逐步让所有中小学具备同一水平线的实力,让所有学生享受同样标准的教育资源。

“这个办法可以激发有数学天分的学生的研究兴趣和创新能力,也便于发现和培养有前途的年轻数学人才。”杨乐认为,应该在国内逐步推广这种竞赛形式。本报记者 李新玲

奥数本身没有错,错在把学生学习数学的兴趣或特长作为普遍现象来对待

  杜子德认为,关键取决于中学,中学教育不看奥数成绩了,可以参照国外,多看看孩子的表达能力、责任感,是否做过义工,是否具备更多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罗洁:我就是教数学出身的,有切身的感受。奥数原来在小学是没有的,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出现在高中,后来慢慢延伸到初中和小学。我认为初中和小学义务教育阶段是基础教育,除非有特殊才能,不能从小让孩子形成极端偏科的习惯。而高中的孩子则不同,他们在知识积累上已经相对成熟,能够发现自己对某一学科的兴趣爱好,这一阶段奥数的存在是可取的,也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因此,对奥数不能一概而论。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关于创新人才的培养,目前有一种设计,例如人大[微博]附中和北京市八中是国家教育体制改革的试验学校,每年招收一两个特长班,我认为这是正常的。但现在很多人将这种模式放大,将奥数竞赛作为小升初的一个考核标准,这违背了教育规律。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奥数本身没有错,错在把学生学习数学的兴趣或特长作为普遍现象来对待,导致人们认为奥数本身是不对的。

罗洁:具备这方面特殊才能的孩子,从统计学角度来讲约是千分之一。在实际生活中不能人为去想这种才能,不是想培养出什么人才就会出什么人才,重要的是给孩子营造一个适合成长发展的健康环境,给学生学习的自由选择权。

“你培养不出爱因斯坦,但别扼杀爱因斯坦”

罗洁:这取决于环境,从学校来说,不要强迫,要提供多元的发展环境,除了义务教育必须学的课程,可以根据学校自身发展情况提供更多的选择,不必拘泥于学校课程。社会也要给学生提供更多的发展环境。北京现在有中小学的“社会大课堂”,市教委签约500多家、各区县签约2000多家社会资源单位,比如博物馆、剧院、图书馆,免费或是政府买单向中小学开放。

针对高中阶段有特别兴趣、爱好的学生,北京市有一个在科学家身边成长的“翱翔计划”,已经进行5年多了,合作单位有数百家高校和国家的重点实验室,高中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进行选择,在专家教授的指导下进行研究性学习。

罗洁:如果孩子有某方面的才能,在好的环境中自然会展现出来;如果泯灭孩子的天性,这种才能很可能会被扼杀。所以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你培养不出爱因斯坦,但别扼杀爱因斯坦。我理想中的教育应该是创造适合孩子发展的环境,教育不是为了选拔适合教育的孩子,而是为了创造适合孩子的教育。(记者 华 挺 张景华 通讯员 李 媛)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国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杨乐院士直指中学数学教育畸形,院士批中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