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写作课,我的理想是出版自己的书

2019-11-03 20:19栏目:教育咨询
TAG:

她的每一本新书签名都不一样,妈妈说女儿喜欢创新。倪谦益喜滋滋地告诉记者,新年快到了,这些有自己签名的新书,就当作给亲朋好友、老师同学的“土特产”吧,“算是一份不一样的新年礼物。”

大学时候在QQ空间坚持每天码字,连着更了大约一年,每次都打开同一篇往下写,那篇文章变得很长很长。

上高中的时候是我的一个丰产期。我们班的同学会疯传我的随笔本子,他们把我的随笔当作一部畅销书来读,甚至语文老师都借阅我的随笔带回家给她的女儿阅读。那个时候,除了简单写作,我已经开始了创作。我居然写出了好几部上万字的小说来。

那个时候写诗词的吧,虽然不怎么懂格律,但也自顾自写着,买了好多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以及各种各样的诗词书籍,疯狂地看啊看,直到高三也停不下来。话说诗词写得倒不多,因为有格律的限制,总感觉自己写的不入流,便不怎么想去“亵渎”这种高雅的文学形式。于是便动笔写文言文,只要没什么语法错误就行,真是洋洋洒洒写了不少篇章。现在读来,感觉已经再也写不出了,诗情画意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呃!

图片 1

04

花猫咪,到世界各地去转转吧!地球有多大,我的梦想就有多大。或许当我环游过地球再回到自己的原点的时候,我的世界观就固定成了,像墙上的一幅地图一样。世界这么多,走好每一步路!小世界,大舞台!

闲来写不出什么东西,便打算谈谈自己写作的故事,自我回味,饶有兴致。最早当然要从小学说起,那时值得庆幸的是认识了母亲的同事逸轩叔叔。逸轩,这个名字可能很多朋友听着耳熟,没错,就是我从小学用到高中的笔名。那个时候能有多少文学修养呢?就抄袭了叔叔的笔名,一直沿用了好几年。小学里的作文都是被叔叔指导过的,记得他只有初中文化,却对文学抱有浓厚的兴趣,所写的诗词文章都很漂亮。我一直认为,如果没有他,可能我不会爱上写作,也就没有今天这么多心爱的文字了。

和倪谦益一样,因为老师的鼓励而爱上写作的还有建兰中学的王嘉禾,不久前她的作品《南有嘉禾》出版了,这已经是她的第二部作品了,第一部是在天长小学出版的。“我能把文章写好,主要是因为小学语文老师蔡健老师和尉芳芳老师,她们非常注重写作,每周都会布置周记,在批改时会给我留下鼓励的话语。有一次还写道:林清玄从小就立志当作家,你也行!所以我对写作的兴趣就越来越浓厚,每周的周记是我最先完成的作业。”王嘉禾说。

有一个朋友初中的时候看科幻电影,大受启发,写了二十万字的小说,在班里广受传阅。

图片 2

随心而作,无拘无束。

语文老师的赏识,让倪谦益受宠若惊,激发了她的创作热情。从那时起,她的好文章产量大幅提升。

高中操场上一起跑步、参加铜管乐队早自修时练习、出国交换参加音乐节,那些丰富多彩的经历让人眼界大开。

从小,我得到了爸爸特别多的呵护和爱,我知道,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爸爸都是永远支持我的那个人。上高中的时候,我的一篇关于妈妈的文章“我给妈妈备发夹”发表在了日报上。去年,我有有一篇献给妈妈的文章“春风十里不如你”发表在了日报上。

初中里一直以来追求的优美文笔,却在高中的时候放弃了。直到高中,“作文根本不能算是什么东西”的思想才开始在脑海中形成。这个观点想必大家都深有体会,就不多说了。前些日子朋友在写小说时说过:“始终认为,一部小说并不完全在于笔者的文笔多好,想象多么天马行空,而一个人如果是用他的灵魂,以及心灵在创作,这绝对是一部不朽的诗章。”我想不单是小说,平时写文章也是这样的,语文教学中的作文只是毫无意义的八股式的文字组合,而真正的文章,我们自己笔下流露的东西,才是真正值得珍视的写作。经常开玩笑地强调我写的是文章,不是作文,称之为作文的话就觉得似乎侮辱了我的文字,呵呵。从那时开始,我拥有了QQ空间,才真正踏上了用笔记录心路的道途。悲伤也好,开心也好,能够写自己的东西,不是为了得分,也不是为了让别人评分,只是单纯地想诉说,想呐喊,想感叹,想抒发。成千上万字地写,不会像作文那样连八百字都凑不满,真是淋漓痛快!

王嘉禾的文章,记录的大多是她平凡的校园生活。比如和同学一起去学校的咖啡馆,期末考试即将来临时的准备,或是激动人心的跳蚤市场、春游、秋游等。因为长期的积累,练就了王嘉禾对身边小事的敏锐感知,使得她笔下的文章极具画面感。她的文章没有华丽的辞藻,文章的素材也不算耳目一新,但是读起来代入感非常强,丝毫不会乏味。

不过后来似乎就有些不同了,看着那些写作成就自己的人,我也想变得像他们一样,想要写出阅读量很高的爆文,期待通过写作能够带给自己一些转机,同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

和最好的人一起,做最有意义的事。下面,我要制定一个写作计划。

初中里的作文写得很多,尤其到了初三,班主任要求每天都要写随笔,六百还是八百字来着,总之在很忙的情况下写出来很不容易。正是这样大量的练习,才让我养成了时不时写点东西记录心情的习惯的吧!那个时候寒岳是作文课代表,在文采上我自始至终都没能赶上他,没办法,他看的书多啊,我则天生不爱看书,没什么积累。但是啊,很多语文老师给我“如此老练的笔法在自己班找不到”的评价,我想,可能是我的创作迄今为止受到的最高的认同和最好的鼓励。那时候的作文也经常能够在大家面前亮相,写的主要是记叙和散文,也逼着自己看名著看冰心,在描写方面打好了基础。

建兰中学还有一位出书的女生叫韩涵,她出版的是一部小说名叫《雪满天川》,以吴三桂和陈圆圆的故事为原型。

然后就到现在了,知唐讲吾老师今晚分享的时候说可以想想写作的目的是什么,突然让我一惊。

写作、出书,我的理想,我要实现!梦想是一颗种子,我要为这个种子创造合适的环境,找到土壤,让种子生根发芽。梦海有梦,万里晴空。很庆幸,自己心中一直有着这么一个作家梦,我和它一走过来。

曾几何,我说过,那些悲凄而真挚的文字,我恐怕再也写不出来了。依那些年头的文风和人生观,做了《絮下轩文集》。那样精心雕琢的字词,真是美丽,抑或凄婉,抑或豪迈,无人欣赏也可作自我陶醉。

完成整部作品非常艰难,韩涵把创作的过程看成一次历练,是一个输出也是一个输入的过程。她说,书中的很多小细节都需要大量资料的支撑以及缜密的推理,为此她查阅了非常多的资料,比如正史、野史、诗歌、建筑学、饮食文化等,在这个过程里她乐在其中。

有时候也会用笔写下每天发生的事,那时候写作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记录时光,写写每天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让人开心的,有什么忧伤难过的,出去玩就写写游记,偶尔写写小说,写文字会让人的心静下来,回头翻翻以前的文字,那些日子就鲜活地在眼前重现。

有了孩子,我一边学习,一边实践,最终发现自己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育儿理念。现在,我想学简笔画,写一本自己的育儿理论书。

再也写不出来了,因为找到了人生的意义之后,再也不会伤感了。不再只为了自己的小小心思,而是大家可以共同受用的生活感悟,用朴实无华的文字,抒写最真实的美好的世界,没有做作,没有矫饰,就像平常说话一样自然流露,这才是值得追求的。作天下文章,书今古气派。我写文章,随心而已,不信朴素出不了凄美婉约,不信平淡出不了豪情霸气,笔为心生,至死无从停歇。

这部小说花了三年才完成,中间因为学业间断过几次,最后韩涵是咬着牙坚持写完了。“写小说本身并不难,只要有点写作功底,有故事都可以动笔写,但是要把一部作品写完那就很难了。”

高年级的时候语文是以前一个教数学老师的教的,那个老师很有意思,他很喜欢写文章,在许多报刊杂志上都有发表,文化底蕴很深,奈何在学校是教数学的,于是他向学校提出申请,要求从数学老师转岗到语文老师,学校答应了,但是条件是同时还要教体育。

读大学时,我为了考研,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最终取得了成功。最近几年,我一直想写一本关于考研奋斗的书,关于大学生活的书, 现在已经着手开始写了。

2010年9月6日 西安

“那一年,班里来了一个新的语文老师,从那时起,我真正走上了文学创作之路。”倪谦益回忆道,“新来的语文老师对我的文章非常欣赏,她说我的文章很灵动,总能写出出人意料的文字,然后还把我的文章总结为‘谦益体’,让班里写不出作文的同学当作范文来模仿。”

所以当提起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他。现在想来,也真是很感谢他,让我们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就开始读荷塘月色、读水浒传、读鲁迅的许多作品,他分享他自己的书单,用那些名家作品作为语文书的补充。有时候甚至不上课文,就读那些文章。

感谢这篇文章,我要付出努力,实现梦想!

虽说高中里已不再追求文采,但真正开始用朴实的语句去构建文章的,恐怕是到大学里了。就是现在,拿来什么词就是什么词,只要意思到了,即使不精练,多说几个字就行了,这样写不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肆意,痛快。其实会有人误认为我喜欢文学吧,把我戏称作“文学青年”什么的,其实在此我得辟谣一下,虽然我喜欢写东西,但写出来的根本不能算入文学的范畴,我对文学什么的没兴趣(只是喜欢诗词文言),也不想拿自己随意的文字“亵渎”文学这种美丽的艺术形式。我的文章,没有像样的文笔,也没有严格的篇章布局,充其量只能算是随笔而已。

作为杭高鲁迅文学社第98届社长,她从小就十分喜欢写作,会利用各种空余时间写一些东西,参加各类比赛。她妈妈认为,“吴隽煊小学时就当过钱江晚报小记者,这种经历锻炼了她的交流沟通能力,而且她还敢于尝试各种写作方法。她希望自己长大后也成为一名记者。”

03

每个人的梦想,大大小小加起来,能够勾画出最美的银河系。那些梦想充斥着你每一天的生活,你会为之奋斗,也可能让你终其一生的去追求,你需要去付出超出一般人的努力。梦想从来都需十数年如一日坚持,作家梦更甚。

要说到文章的内容,初中里班主任提醒我我的话题“只局限在了学校与家庭”,是啊,作为一个饱受中国式教育摧残的孩子,我的世界,除了学校和家庭,还能有什么天地呢?春夏秋冬,花草树木,是那个时候为了转型经常写的,有些思想倒也不错,但始终太局限着了。到了高中在空间里写的时候,则开始一个劲地吐露自己的内心了,就是絮下轩,那些“悲凄而真挚的文字”。

韩涵说,这部小说最初起源于作文课上老师布置的一篇以爱为主题的作文。

高二那时候,成绩有些后退,那段时间喜欢上了一个人独处,学校的每个角落几乎都被我逛到,有时候触景生情,那些花花草草树树便都进入了我的随笔本。

一旦有想法,不要顾及其他,先写下来最紧要,哪怕文笔稀烂,毫无思想,根本不可能被发表,也要写!

因为屡屡受挫,在初中里她的好文章少了很多。同时,初中学习压力比小学大了很多,“可能是因为思维太活跃了,思考题目时一个不注意,思维就会跑偏,经常要半个小时才能回过神来,所以我做作业的动作很慢,经常要做到晚上十一二点。”倪谦益说,正因为这样,留给她创作的时间几乎没有了。

初中对于我来说,是一段很开心的时光,那时候学习还不是很繁重,有很多时间逛校园、运动、玩耍,因为成绩也挺不错,所以也很受老师的欢迎,一直到如今,跟初中老师的关系还是挺好的。

青春年少,我们充满激情,充满梦想。每个人在青春年少时都有梦想,我也不例外,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作家。

喜欢记录灵感 有时用文字,有时用画笔

然而一直想写下去的心也许是不会变的,所以最近给自己定了日更的要求,希望在保证量的情况下能够写出越来越优秀的作品。

小学的第一次堂写作课,我的作文当作范文被语文老师在课堂上诵读。从那时起,我就迷上了写作,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时,脑中会文思泉涌,不自觉地开始构思文章,走在半路上还没到家,一篇完整的作文就勾勒出来了。那时写的多是身边的所见所闻。

杭州高级中学(贡院校区)的高三女生吴隽煊最近出了一本书,书名是《拾光记》。

图片 3

从学校毕业到现在工作了,再提起笔来,我还能写,还有思想,还有火花。我目前的方向是沿着系统学习写作的方向去追逐写作之花的绽放。加油吧,花猫咪!

图片 4 倪谦益

大概是初中的时候,慢慢地,会觉得写作其实是一件可以记录时光的事。

旅途中,别忘了做一个时尚、美丽的女孩儿。我希望自己能够在色彩搭配、穿衣打扮方面有特别的研究,在仪态仪容仪表方面有自己的心得,做一个时尚的人,一个精致的人,一个美丽的人。

倪谦益的妈妈告诉记者,女儿从小爱好广泛,仅运动而言就有篮球、乒乓球、滑冰、滑雪、网球、高尔夫球、游泳等,她的很多写作题材就来自于这些运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她从五岁开始去参观英国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十岁去了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十一岁去美国的哈佛大学、纽约大学等十余所高校,这些经历开阔了她的眼界,增长了见识。”

当初的时候大家都非常不理解,毕竟有些东西怎么都看不懂,不过后来才慢慢明白,那些作品值得细细品读。

记者看到,她桌上已经签好名字的书摞得老高,地上还有一叠未拆封的书正等待着她启封。

我为什么而写作呢?之前的动机似乎一直是因为喜欢,因为写东西让我觉得快乐,我脑中有想法,我就要记下来,记得前段时间早起,脑中喷薄而出的想法真是让我喜悦,我写随笔、写小说、写自己的思想,很快乐。

但对于倪谦益来说,创作就好像是她生命的源泉,她没有轻易放弃。“我经常背着爸妈设闹钟,凌晨两三点醒过来,将白天来不及记录的灵感记在纸上,有时用文字,有时用画笔。”

初三那时候,脑中有旋律,还试着填上了词。

(原标题:杭城中学女生凶猛,纷纷出书当作家)

小学的时候开始写作文,我一直很喜欢看书,爸妈说小时候去的最多的地方,一个是图书馆,一个是新华书店,在那儿一呆就可以呆一下午。所以写作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件不讨厌的事,不管是写周记、作文还是读书笔记,感觉写东西还挺有意思。

到了初中,学业越来越重,王嘉禾在随笔里依旧坚持记录,除了信手拈来的日常记录外,还会写一系列初中生活,记录在建兰中学的难忘岁月。“初中生活”这一系列,她往往会提笔一气呵成,也不愿意过多修改润色。她觉得,既然是随笔,就要流露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表达自己最浓厚的情感,否则与考场作文无异。每每酣畅淋漓地写完一篇,她就沉迷于通读文章之中。在这些随笔中,她或许会不自觉写下某些诙谐俏皮的语言,或者是同学们最真实的生活用语,尽最大可能传达同学们内心的想法。这让她再读之时,场景会在眼前再现。

之后就在很多场合看到他,夏神的口语翻译群,一块听听的课堂,很多简书的群。他很活跃,写文的效率很高,外文课的解析下午夏神分享完,吃晚饭时他就已经写好总结的文章了,一块听听彭小六的文章也是总结很详细,如此高效让人佩服,于是当他发布文章说准备办写作课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加入了。

倪谦益对写作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爱,《听听风的声音》是她的处女作。中国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中国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为她这本书写了序,他说:“很多孩子怕写作文,起步就开始学习各种写作技巧,其实就像一座空中楼阁,倒不如像谦益这样先培养起阅读的兴趣,然后讲故事、写文章,水到渠成。”

那就来聊聊写作吧。

她的写作之路并非一帆风顺,进入初中后,她的作文不再是老师的“掌上明珠”。“我写文章不喜欢被条条框框束缚,不喜欢套用模板,这和应试作文的写作完全不同,所以我的文章经常会被老师点名批评。”倪谦益说。

今天其实一直都在忙工作,但是觉得还是要写点东西。

这几天,杭州建兰中学的初二女生倪谦益多了一件事,拼命地练习签名——签在她新出版的自选集《听听风的声音》上——这是她放学回家后最开心的时刻。

高中大概是写作的爆发时期,青涩的时光,脑中的活动异常频繁,所以有许多的想法,便找纸笔开始写小说,遗憾的是好像都没有完结,坑倒是挖了好多,高中三年,没有早恋,不过在心里、在小说里倒是萌芽了很多次。

“为了寻找写作灵感,我在图书馆里找了很多关于爱情的文章,我无意间看到了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故事,非常感动,就决定以这个故事为思路写。动笔后,我就完全刹不住车,一篇作文洋洋洒洒写了好几页纸,人物越写越丰满,情节越写越丰富,于是我就有了写成小说的想法。”韩涵说。

02

记者采访发现,今年杭城有不少中学生流行出书,而且女生居多,比如建兰中学就有三名学生成功出书,清一色全是女生。

也不知从何开始,自己也会开始写点东西。

爱上写作 都源于语文老师和写作课

01

其实“谦益体”的最大特色就在于与众不同,最好的例子就是《听听风的声音》。这个题目来自于书中的一篇代表作,是倪谦益在一次小学组织的秋游中写下的一篇游记。写作时,她避开了其他同学可能写到的景色,或是游玩时发生的趣事,最终把目光放在了“风”上,让人耳目一新。

写读书笔记的时候通常也是看到一句话或者一段话,想到了自己经历的事,就可以写出许多东西来。像之前弘丹老师分享写作里面的形容,大概就是所谓的“触发”吧。

这本《拾光记》记录了她从小学到高中的成长经历,其中很大一部分文章是选自她的高中阶段。和大多数高中生一样,她的学习任务非常繁忙,每天上完晚自习回家已经十点多,写完作业将近12点,看书写作的时间十分有限,吴隽煊是如何写出这些文章的呢?

昨天加入了知唐讲吾办的嘻哈写作课,第一次注意到他是因为他怒怼饱醉豚关于勤奋与天赋的文章,觉得这个写作者很有自己的思考。

倪谦益从小爱看书,阅读量很大,她的写作历程跟其他学生一样,从老师布置的作业开始写。她的文采一直出众,也喜欢写作,但她对文学的热爱,一直到四年级才爆发出来。

记得小时候老师对我的评价是文章很有真情实感,大概是因为我比较喜欢写生活中发生的事、遇到的人的缘故吧。参加兴趣班也参加了写作的,那时候的老师挺年轻戴着眼镜,很耐心,有一个很厉害的胖胖的男同学,总是会写出我们不懂什么意思的文章。

图片 5 倪谦益的《听听风的声音》、吴隽煊的《拾光记》和王嘉禾的《南有嘉禾》

那时候老师规定每周要写周记,于是我还给班里的每个同学起了名字,每个人写人物介绍,平时发生有趣的事也都记下来,给班级写小说这事儿还让我成功当上了副班长,想想也是有趣,不过那时候没有加入文学社倒是个未解之谜。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教育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嘻哈写作课,我的理想是出版自己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