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业压力引爆一屋情绪炸弹,香港资优生因家长

2019-11-05 00:54栏目:教育咨询
TAG:

资优生母亲盖女士分享过来人经验,称自己以前不懂与女儿相处,甚至在女儿面前感到自卑。例如女儿成绩虽稳在全年级前二名,但有一次见女儿临考前还在打游戏,说教没有回应后便大动肝火,差点用衣架打女儿。她表示,女儿过于优秀,自己怕家里经济条件不能充分发挥女儿才华,唯有催促学习。后来通过学苑培训,盖女士懂得多和女儿沟通,学会聆听女儿想法,并减少苛刻要求,例如偶尔只考到全年级前五名也不做过多责骂,后来与女儿关系缓和。

家长着紧子女学习需要的同时,亦要为子女建立一个充满快乐及希望的家庭环境,给孩子享受快乐童年的机会。同时,透过互相分享及关心,一同参与家庭活动,积极建立良好的亲子沟通,强化亲子关係。

《华盛顿邮报》率先报道了这起事件。报道中说,蒙哥马利郡部分公校学生的家长投诉称,该郡在两个极受欢迎的中学资优项目录取过程中,为了追求所谓的族裔平衡,歧视排挤亚裔学生。

据报道,香港资优教育学苑在开办10年之际,就“家长期望”的话题,以网上问卷形式调查约800位小学生。结果发现,一般资优生出现情绪问题的概率为30%,但若家长期望过高,其概率会增至66%。此外,资优生比普通学生更易出现“完美主义”人格,给自己施加过大压力。若他们的家长期望过高,这类人格的出现概率达59%,而家长期望值正常的资优子女仅为31%。

成长不止学业 发展多元智能

家长们表示,随着“多元化”的呼声高涨,亚裔学生被资优班录取的数量,从2016年到2017年,下跌了23%之多。而到2018年,公校采取了新的筛选和选择程序,亚裔生录取数量再次大跌20%。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家长皆望子女成龙凤,但有调查发现,香港资优子女因家长期望过高,出现负面情绪问题的概率会增加到66%。此类情绪表现在抗拒与父母倾诉、认为学校课程无挑战而丧失学习动力等。

编辑:蔡晓彤

在蒙郡,亚裔学生占公校系统的14%,白人学生占28%,西裔占31%,非裔占22%,其余5%则是多种族学生。在2018年的改革后,更多非裔、西裔和经济条件差的学生进入了资优项目。

读书时常考全年级第一,被同学称为“一姐”的骆美君则表示,自己作为“常胜将军”难觅知音,但父母提醒,多体谅和帮助同学便能让自己受欢迎。

小芬升上小一后成绩不差,但母亲非常着紧她的学业,除了学校功课,也要求小芬完成其他补充练习。当小芬未能完成时,母亲会大声责骂,更施以体罚,因此小芬经常为完成额外的课业至深夜才能睡觉。

教育部人权办公室在给家长们的信中表示,该部门收到了10起来自蒙郡公校学生家长有关种族配额的投诉,已于2019年3月开始调查公校是否故意采用排挤亚裔学生的筛选程序,但目前,还没有细节可以透露。

学苑研究部主管冯子豪表示,资优生特性是自尊心强,若遇到挫折需被开导,家长还应注意方法。

电邮:[email protected]

代表亚裔家庭给教育部写信的印度裔父亲Siva Anantham批评称,有意或潜意识的偏见,严重降低了亚裔学生的录取率。在亚裔录取数下降的同时,过去两年来,被录取的白人学生接连增加。

另一位资优生母亲陈女士表示,自己会以朋友的口吻与女儿交流,例如在女儿情绪低落时,分享自己的苦楚找女儿开导,让女儿觉得自己被需要,而不是直接问孩子“你怎么不开心”。

上述两宗个案在香港并非罕见,亦正正反映了家长在管教方面出现压力,尤其在面对子女的学业需要。

但蒙郡官员强烈否认这些指控,坚持称该郡致力于为所有人提供平等的机会。公校系统发言人德雷克·特纳表示,“磁石”项目的甄选过程是不看姓名、不看种族的。至于家长所指的亚裔学生录取数下跌问题,特纳说,这是因为申请者更加多元化了,而且过去两年里,有一年亚裔的申请数量也出现了下降。

牛津大学在读博士余浩荣说,自己作为资优生,不希望在难过时听到“加油”,因“完美主义”的他本身对自己要求高,难过之前“已经够加油了”。

专题系列文章

  • 男人心事不轻弹?小心情绪爆煲
  • 若要心情好 先要吃得好
  • 不做「低头族」 智用smartphone免劳损
  • 身心「处方」 解决胃痛胀滞
  • 使用按摩椅 注意力度仅痠痛即可
  • 要睡得香甜 查找压力源头
  • 过敏与压力恶性循环 病徵因人而异
  • 师生静观 卸教与学重担
  • 拒绝情绪摆布 远离「心理感冒」
  • 忽视神经衰弱 压力挥不去

家长们提到的资优项目名为“磁石(Magnet Programs)”,目的是培养在人文、科学等方面兴趣浓厚且才能出众的学生,通常,孩子们会从5年级起开始准备。项目分为两类,其中“人文交流”项目在郡内三所中学设班,另一个“数学、科学、计算机科学”项目,则在另外两所中学开展。

图:Ben-Schonewille、[email protected]

Anantham等亚裔家长认为,这样的考虑因素,无异于变相采取种族配额,许多亚裔学生都来自这类有大量资优生的学校,而事实也证明,只有亚裔学生被录取的数量下降了。“我支持平权,”Anantham表示,“但什么时候起白人竟需要靠平权和亚裔竞争了?”

■个案 2

蒙郡亚裔家长们的担忧和抗议始于2016年。当时,郡公校系统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各族裔学生在“磁石”录取上存在极大差距,白人和亚裔的表现远远好于非裔和西裔,因此建议改革筛选程序,比如放宽“资优”的定义。

阿女功课,真係考起我!

中新网4月24日电 据美国中文网报道,近几个月来,美国华裔居民众多、且拥有马里兰州最大公校系统的蒙哥马利郡(Montgomery County),传出公校资优班招生中非法考虑种族因素、严重影响亚裔学生录取的消息。目前,联邦教育部已经介入调查。

从社会学习理论(Social Learning Theory)角度来看,子女需要学习的行为,是需要配合他们本身的能力。但是,家长对子女的期望或要求,特别在学习方面,往往超过子女当时拥有的能力及其他客观条件。例如,同样要求默书100分满分,对一名小一或小四学生而言,可以分别是可能及不可能的任务。由此,家长及子女双方在尝试达到期望的目标时,往往因为期望与子女能力及动机的落差而未能如愿时,压力及情绪困扰亦由此产生。特别是当家长相信「读唔成书=无前途、失败、无希望」,往往会因为子女的学业表现欠理想而产生灾难化(catastrophizing)的负面思想,从而引起情绪困扰。

蒙郡官员们补充说,他们也在努力为更多资优生提供更好的教育,2019年还在中学增加了“高级班”。但家长们对此并不满意,认为这些措施的作用非常有限,这些新增班级里对科学、数学等科目的重点培养,都远远不够。有家长表示,每个郡的中学教育里,都应该增加教学水平与“磁石”相当的数学、英语、社会研究和科学高级班。

家长多学习提升健康情绪的方法,如练习深呼吸、运用正面的自我提醒、培育积极人生观等。家长更需要学懂适时「放手」。另一方面,家长亦可为自己定期安排的「单独时间」,不需要一定有人陪伴而做自己喜欢的事。

蒙郡官员表示,新的招生程序改变了以往只考虑申请者的政策,而是从统一筛选开始,这也就意味着,在2018-2019学年度,有8000多名5年级学生被纳入“磁石”项目的考虑范围内。随后,大约4000名学生接受了认知能力评估,最后到达审查委员会手里的学生为大概1000名,筛选标准为此前的评估结果、课堂成绩和其他考试结果。

「默书只得98分,令家长觉得子女成绩不理想而责骂子女,甚至施以体罚」的例子比比皆是。另外,家长个人成长的历程,亦会影响他们对子女成绩的要求,最常见的想法是「我细个无机会读书,我都想子女可以读多啲书」。

蒙郡官员也承认,公校会采用电脑分析系统,了解学生所在小学的学生状况。

由于睡眠不足,翌日上课显得无精打采,小芬不但学习表现每况愈下,甚至出现情绪问题,包括容易发脾气,与同学之间出现争执,以及不听从老师的指令等。这些表现令母亲产生更大的情绪反应及担忧,尤其是在成绩方面,于是她安排更多的额外练习,令小芬的表现更差,造成恶性循环,更影响了亲子关係,小芬亦开始对抗母亲的要求。小芬母亲表示,夫妇两人均未受过正规教育,自己只能留在家中照顾女儿,丈夫则需要做两份工作才能维持生计,因此希望女儿学业有好成绩,比父母有更好的前途。

华裔家长钟先生(Alex Zhong)表示,自从所谓的改革以来,蒙郡公校系统对于新的筛选程序并不透明化。钟先生的一个女儿于2018年被“磁石”项目拒之门外,而她的学业成绩达到了98%的极优水平,却没有人能告诉他为什么被拒。

■专家札记

蒙郡官员称,在筛选的过程中,学生的姓名和种族都是保密的,但学校对他们的性别、是否是使用英语学习者、是否在某个特殊教育项目中、以及是否来自低收入家庭等信息知情。

作为家长,必须认知本身及子女出现压力「爆灯」的徵兆(如头痛、失眠、胃口欠佳、情绪失控等),并有需要时及早寻找专业援助。

以“数学、科学、计算机科学”项目为例,蒙郡公校网站上明确指出,其竞争非常激烈,筛选标准包括书面陈述、以前的成绩、课程作业和评估等,学生们还要在每年秋季完成一系列考试。

家长需要了解自己对子女的期望,特别在学业成绩表现上,是否配合子女的能力及特性,并且需要随着子女不同的成长作出调节。而事实上,除学习表现,子女在其他多元智能的发展同样重要。

Anantham还指出,“磁石”项目申请人此前就读的学校情况,对其录取的影响非常大。如果一名学生的学校有20名或以上同样有天赋的同学,那这名学生在申请“磁石”时,就会占劣势,因为公校认为,如果一个学校有这样一群年龄和才能相当的学生,他们就可以聚在一起学习高级课程,而那些身边没有同等水平同学的资优生,更需要“磁石”。

读唔成书=无前途 负面思想

不少家长的生活圈子只是「学校——屋企——街市」。家长需要为自己建立社交网络,培养个人的兴趣和嗜好,让家长们知道自己并不「孤单」,身边有很多同行者可以互相支持同鼓励。

事实上,家长的压力愈大或情绪困扰愈大,子女的学习表现便愈容易受影响,继而进一步影响家长的情绪,造成恶性循环。浸信会爱羣社会服务处及香港教育大学于 2015年8月至2016年9月,以问卷形式访问了260名曾受情绪困扰的家长及其一名18岁以下的子女,发现家长的焦虑水平愈高,子女愈容易在学习、社交、自律三方面出现问题。

管教子女出现压力,家长不单要在管理压力及情绪的知识及技巧上多作了解,更重要的是要检视本身的观念及想法。

■个案 1

家长愈焦虑 孩子学习愈差

补充练习 ,做极都唔完!

编按﹕开学半个月,孩子开始忙着应付每天功课、每周默书。面对社会的竞争和挑战,父母对孩子学业要求愈来愈高,双方均构成压力,结果两败俱伤。

现今香港社会的家长,无疑面对社会上愈来愈多的竞争与挑战;加上资讯科技的普及化,令家长们更容易了解整体社会的发展趋势,以及其他家长对子女的期望及安排,容易造成互相比较及竞争,对子女的学业要求亦愈来愈高,家长与子女双方均构成一定的压力。

阿仪母亲曾表示自己无能力帮助阿仪完成功课,感到压力及辛苦,不知如何是好。而学校社工与她接触时,觉得她精神状态欠佳,言语表达有些混乱。

香港家庭教育学院及香港教育学院文理学院,曾于2010年10月以电话及问卷形式访问了近1000名家长,超过七成受访者自认在管教子女时出现明显的压力。亦有其他调查发现,近94%家长表示过去半年在照顾孩子时,曾无缘无故发脾气、情绪失控、头晕、头痛、失眠等与压力有关的徵状;当中有78%家长有时或经常在照顾孩子时发脾气,67%人试过情绪失控。而与子女一样,79%受访小学家长表示,压力来源是孩子的学业,反映学业压力令学童及家长都压力「爆灯」。

就读小三的阿仪成绩普通,但其母亲特别紧张阿仪的功课,几乎每天放学时都会到学校,亲自向不同的老师查问当日的功课如何做,有时更会于早上正式上课前到校,向老师查询昨天的功课。

文:万家伟(东华三院学校社会工作服务/学生辅导服务督导主任)

98分都要打要闹?

另一方面,现今家长的焦点多放在子女的成绩上,或会忽略其他方面的成长需要,特别是品德培育及情绪管理。而长远因为子女的学习问题而令亲子关係受到伤害,亦令家长的压力增加。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教育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学业压力引爆一屋情绪炸弹,香港资优生因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