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病女大学生网筹25万元被指家境殷实,15岁女孩

2019-11-06 06:46栏目:教育咨询
TAG:

4分钟内,15岁的她在社交平台上连发了两条信息,内容是为她给父亲筹款治病的网络链接,筹款的目标是8万元,大约相当于4万块豆腐——“筹到4万块豆腐那么多钱,父亲或许就能早点站起来。”魏婷说。魏婷的父亲靠卖豆腐为生,每天天未亮,他就骑着破三轮车进城卖豆腐。勤劳的父亲就是魏婷心中的“闪电侠”。但今年7月,“闪电侠”倒下了,父亲被医院诊断出肝衰竭、黄疸、肝功能异常、中度贫血、肾功能不全等多种病症。

重病女孩网筹被指家境殷实 今日将退善款

一个孩子走了,捐款留给五个孩子

10日,我省安达市火石山乡新华村3岁的小雪被诊断为结核性脑膜炎,在哈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住了5天后,被转至哈市胸科医院继续接受治疗。期间,七台河爱心志愿者们为孩子筹款4万多元,小雪所在村的父老乡亲也给孩子捐款1700元钱,保障了小雪的持续治疗。经过一周的治疗,小雪的病情稳定,但是,接下来的医疗费用仍是压在一家人心上的大石头。

因为急需用钱,筹款仅仅进行了两天便申请了提现,募捐到的10239元解了燃眉之急。魏婷说,她希望父亲这一次能像往常一样站起来,重新当回“闪电侠”。

其母在公众平台筹款25万余元 针对质疑女孩曾经通过QQ空间回怼网友 目前已道歉

此前,本报《冰点周刊》报道过的《两个妈妈救女》中提到的女孩,走了。

图片 1父亲照顾小雪

筹钱

近日,有网友发帖称,四川传媒学院大二学生黄丽辰因病重,其母亲邓芳英通过水滴筹平台筹款25万余元。随后,因被指家境殷实,黄丽辰通过QQ空间回骂称:“我妈能挣钱关你什么事?老子家里住的房就算几百万关你什么事?”

今年53岁的四川女人罗良贵在汶川大地震中失去了独子,她收养了女儿杨净茹。长到7岁时,杨净茹得了噬血细胞综合征。罗良贵曾与杨净茹的生母袁爱萍约定“再也不要联系”,但这次,袁爱萍接到电话后,平生第一次坐飞机,带着小儿子去为生女做骨髓移植,“我们没有钱,可我们有血”。

持续发烧后抽搐昏迷 3岁小雪被送进重症监护室

筹款目标是8万元,相当于4万块豆腐

目前,黄丽辰已删除骂人的相关动态,并就此道歉。邓芳英也在筹款动态中回应,当时曾考虑卖车卖房筹钱救命,目前已和平台沟通,决定变卖家产,72小时内退回善款。水滴筹平台也表示筹款人的信息公示项已增加房产、车产等经济情况相关信息。

11月28日(《冰点周刊》报道发表当天),哥哥的造血干细胞输进了妹妹体内。两家人完成了这场生命接力。

17日上午11时许,记者来到哈市胸科医院四病区,看到瘦弱的小雪鼻子插着管子昏睡着,一脸倦容的小雪父亲王井龙蹲在病房角落里默不作声。今年3岁的小雪家住我省安达市火石山乡新华村,父亲王井龙和母亲毕海兰均有智力障碍。平时,王井龙外出到七台河煤矿工作,妻子带着小雪在家。大约半个月前,小雪持续发烧、咳嗽不止,但并未引起家长重视,直到小雪发生抽搐、昏迷,家人才将生命垂危的小雪辗转送到七台河人民医院、佳木斯附属第二医院、哈市儿童医院治疗,在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治疗5天后,小雪被转至哈市胸科医院结核四病区。

从不玩微博的魏婷,12月9日,在新浪微博上注册了一个账号,因为时间匆忙,她随随便便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迷心31826。

上大学女儿突患重病

然而天不遂人愿。12月6日,7岁的杨净茹因病情加重抢救无效,在北京离世。

图片 2护士照顾小雪鼻饲进食

第一条微博,是9点20分发的,是在一家筹款平台为父亲治病筹款的网址链接。但她很快意识到,这样的微博消息可能不会引起关注。4分钟后,她更新了第二条微博,在网址前加上了一段文字,除了介绍自己的身份外,特别提到父亲现在生病住院急需筹钱,“请帮忙证明和转发,滴水之恩,铭记于心。”不过,直到筹款通道关闭,两条微博都未引起关注,唯一的粉丝叫“新手指南”。

母亲网筹25万余元

之前,冰点的大量用户找到这家人在第三方筹款平台上的筹款网址,并为他们捐了款,许多人还附上了鼓励和祝福的留言。

小雪的婶婶刘丹介绍,她大哥家有两个孩子,患病的小雪是老二,老大是男孩,目前由刘丹家抚养。“哥哥和嫂子有智力障碍,重活儿干不了,哥哥勉强找了一个打更的活儿,每月只有1800元的工资,嫂子带着孩子找不到工作。半年前,我把大侄子带到我家抚养。我也有两个孩子,大儿子上大学每月得拿1500元钱的生活费,女儿和大侄儿每个人每月也得六七百元的开销,我们就是普通农民,小雪再有病我们这一家子真是没有办法了。”连续在安达和哈尔滨之间奔波5趟四处筹钱的刘丹满脸愁容。

当然,也不只是微博,魏婷还在好心人的提醒下,将筹款链接转发到朋友圈和QQ空间,她急迫地需要有人点开网址,可以的话,滑动手指转发,或者捐款。

来自南宁的四川传媒学院的大二学生黄丽辰6月30日因晕倒住院,高烧持续不退,7月3日转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半小时后被下病危通知书,检查为病毒感染,病因未查明。此时,黄丽辰的医疗费已经花了3万元,还需住重症监护室查病因继续治疗,每天费用大约2万元,初期治疗起码需要30万。

悲痛之余,罗良贵嘱咐中国青年报记者,要向所有帮助过女儿的好心人道谢。

乡亲、爱心团队合力捐款4万助小雪治病

筹款平台信息显示,魏婷是12月8日发起筹款的,筹款目标是8万——相当于4万块豆腐。但第二天,魏婷就申请了提现。魏婷说,因为当时父亲住院的医院账户上已出现欠账的情况,自己只能将已经筹到的款先提取出来。信息显示,两天共收到275笔捐款,10239元。

这是水滴筹一个筹款项目的救助人故事,作为黄丽辰的母亲,邓芳英为看病钱急得夜夜失眠,医药费仍没有着落,经过其他病人家属建议,她才发起线上筹款。

杨净茹生命的最后20天,在医院的移植仓里度过。这20个日夜,55岁的父亲杨德才寸步不离照料她。他说,女儿去世前的四五天,已全身浮肿,皮肤出现不同程度的溃烂,加上肺部感染,呼吸变得困难。她很少睁开眼睛。

七台河爱心团队组织者信彦彬介绍,看到小雪家的情况非常痛心,他在朋友圈号召朋友们捐款,也号召爱心团队的志愿者们奉献一份爱心,“我个人捐款5000多元,献爱心的志愿者和爱心市民大约有几百人,都是你三十元、他五十元大家凑起来的。17日,我们给小雪又筹集爱心捐款9300元汇到了胸科医院的账户上,前后三次共为小雪捐款4万多元。”

“(父亲)今年前后住了几次院,钱用完了就出院回家休养,等病情严重了又回医院住院。”魏婷说,最后是医生提醒她,可以试试网络筹款,因为自己不知道怎么操作,自己便口述家庭情况,一位好心人将筹款信息发到了网上。

据邓芳英发起的筹款项目显示,其筹款目标是30万元,经过2210次转发、9253次捐款,已筹到252621元,并已于7月11日成功提现。7月23日,邓芳英更新筹款动态称,感谢各位亲朋好友、老师、同学、好心人的爱心和捐款。女儿从高烧41度晕倒住院到进重症监护室,再到普通病房,已于7月19日出院,病因未明但各项指标慢慢恢复,医生建议拿药回家治疗静养,20天后复检。

他给女儿打气,“妈妈在外面筹到了很多钱,你现在就专心养病。如果你还能坚持,爸爸陪你再闯一把好不好?”

信彦彬说,小雪生在那样贫困的家庭,别的孩子衣食无忧、幸福快乐,她却连基本的温饱都成问题。现在孩子命悬一线,他看到于心不忍,不能不救。好在孩子经过胸科医院医护人员的救治病情有所好转,也不枉大家的一片心意。

“谢谢那些陌生的好心人。”今年15岁的魏婷说,自己很怕失去父亲,毕竟,父亲是她家里唯一的亲人。

网友发帖称其家境殷实

女儿点点头,艰难地回应他,“好,爸爸,那咱们再闯一把。”

刘丹说,小雪有病的事儿在村里传开后,大家都为小雪惋惜。村里一共29户,多是留守老人也不宽裕,但父老乡亲们还是给孩子凑了1700元钱,她立即送到医院给孩子治病。

 治病

疑“诈捐”遭患者回怼

杨德才一边回忆,一边抹着眼泪。他太心疼女儿了。从抗病开始,女儿从没喊过一声疼,也没哭过一次。即便做骨穿和插管时,她都没吭一声。父母在一旁落泪,她“轰”他们出去等候,“弄好了再进来。”

医护全力抢救一周,孩子见好

已经花了约5万元,相当于2万多块豆腐

随后,有网友发帖质疑,筹款人其实家境殷实,家中有房有车有店,怀疑其诈捐。同时,在筹款动态中,也有人留言“把钱捐给真正需要的人吧”、“看到后续,让人心凉”。对此,黄丽辰通过其QQ空间发布多条动态回骂称:“……我妈能挣钱关你什么事?老子家里住的房就算几百万关你什么事?”

据罗良贵介绍,女儿去世当天,她联系了筹款平台的工作人员,通知他们暂停筹款。

哈市胸科医院胸膜炎、儿童结核病房四病区主任王莲芝介绍,小雪由于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已经出现抽搐、高烧、盆腔积水等多种并发症,并且乏氧导致昏迷,没有意识。经过医护人员一周的全力抢救,小雪意识逐渐恢复,眼睛也睁开了,体温也恢复正常,能自主翻身了。但是小雪还需要鼻饲进食,要做腰穿、脑积水检测,目前需要医护人员24小时检测脑部积水情况,脑部恢复情况直接影响其他脏器的恢复情况,只要积极治疗,有康复的希望。

魏婷在南充市高坪区小龙中学读初三。父亲入住的医院,距学校7公里。因为平时白天要在学校上课,下晚自习后,又要坐到学校接孩子的一位叔爷的顺路车回村里大伯家,只有周末,她才有时间赶到医院陪伴父亲。

一位在微博转发该筹款链接的网友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她跟黄丽辰不熟,只知道她是武鸣高中的学姐,当时看到筹款信息,身边十几位同学都捐了钱,“后来在空间看到别人转发学姐骂人的那些话,挺生气的”。

此前,在医院社工的帮助下,他们申请了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救助,并同时以个人名义在“水滴筹”平台上筹款。

王主任说,小雪已经3周岁多了,体重只有9公斤,正常的孩子得15公斤左右,孩子严重营养不良。小雪是在家接生的,由于没有及时注射卡介苗,抵抗力弱感染了结核菌,没有及时救治导致结核性脑膜炎的发生,情况比较严重,需要慢慢治疗,也需要家长精心照料,但是孩子父母状况不好,对孩子恢复来说是个问题。目前由护士轮班照顾小雪进食、服药、护理等,考虑到她家的经济状况,这些处置费都是免收的,小雪以前在其他医院住院的各项检查结果能采纳的也基本采纳了,医院想从多方面减轻他们一家的经济负担。

魏婷说,自己对亲生母亲没有印象,在她很小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就离婚了,她一直跟随父亲生活,早些年,父亲外出打过工,回来后卖过副食品,再后来又靠卖豆腐为生。

25日下午,北青报记者从南宁武鸣区的一位店主处了解到,邓芳英是南宁某老友粉店的老板,其女儿生病筹款一事,他也是看到别人转发的筹款链接才知道,但自己并未捐款,“本来也没什么事,但女孩在空间那些话确实不妥”。

两个渠道总共筹到103万余元。其中,她个人名义筹到的7万余元都已提取,汇入医院账户,偿付他们在医院欠下的医疗费用。通过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筹集到96万余元,医院和基金会回复记者询问时介绍,其中26.5万元已用于杨净茹的治疗,剩余善款已由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管理,将继续帮扶5名需要救助的儿童。善款支出报告将定期在公益平台公布。

□记者张海霞文/摄

“我们家的经济条件一直不太好。”魏婷说,这些年来,父亲起早贪黑骑着破旧的三轮车进城卖豆腐,一块豆腐卖两三元钱,供自己读书,“几乎我每天起床的时候,都见不到他的身影”。

当事人已在QQ空间道歉

为了给女儿治病,罗良贵一家东挪西凑,目前欠了十几万元外债。同一医院的病友曾建议他们试着去向基金会申请提出一笔钱用于还债。

魏婷发在筹款平台上的文字里说,在她的眼中,父亲就像是“闪电侠”,来无影去无踪,充满能量,不知疲倦,“这些年来父亲卖过的豆腐,犹如万里长城筑在我的心里”。

决定变卖家产退回善款

这家人和病友们都不知道,按照规则,这样的申请不会通过。

但是,有一天,“闪电侠”突然倒下了。父亲魏进元是今年7月底发病的,曾在南充嘉陵区一家医院住院治疗,之后又转到南充市第五人民医院治疗。根据南充市第五人民医院提供的“临时病情证明”显示,魏进元患有肝衰竭、黄疸、肝功能异常、中度贫血、肾功能不全等多种病症。

对于女儿不当言论引发的质疑。24日下午,邓芳英在筹款动态中回应,发起筹款前,原本考虑卖车卖房筹钱救命,有病人家属建议通过平台筹款救急,无奈下通过水滴筹发起筹款,得到很多好心人快速爱心捐款。“孩子康复后我们和平台沟通,变卖家产72小时内如数退还筹款给各位爱心人士。”

但是,罗良贵原本就不想这么做,“救女儿命的钱,我们一分都不会动。”

魏婷说,父亲治病目前已经花了5万元左右,她算了一笔账,这笔钱相当于父亲要卖掉两万多块豆腐。

对此,水滴筹平台的公关人员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平台已监测到该筹款项目被质疑的相关情况,并第一时间联系筹款发起人沟通,经多次沟通,患者已在QQ空间道歉,并决定退款。“25日晚,黄丽辰父亲已联系我们,表示26日将去银行兑现72小时退款的承诺,我们的工作人员也已到达南宁对接办理,平台收到款后将第一时间原路退还爱心捐款用户”。

这家人自9月22日开始带女儿到北京治病,一直没有回家。现在,他们回去要继续打工、挣钱、还债。

 父亲

目前,黄丽辰已经删除QQ空间中骂人的相关动态,并因自己对某些爱心人士“出言不逊”道歉。

杨净茹病逝前一天,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通知罗良贵进入移植仓和孩子作最后的告别。

女儿很懂事,自己只是在承担父亲的责任

文/本报记者 李涛 实习生 戴幼卿

她在出租屋赶忙洗了澡——以尽量减少携带细菌。她让丈夫问女儿想吃什么,“酸奶。”丈夫回复。

12月17日上午,南充市第五人民医院外科五病区30床,51岁的魏进元躺在病床上,戴着口罩,看起来气色不太好。

给罗良贵发完这条信息后,父女俩第一次谈到死亡。

“等下液输完了,我就自己下去吃饭。”魏进元睁开眼睛。提到女儿,魏进元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这位不善言辞的父亲,此前并不知道自己在女儿心中的角色,他觉得自己每天进城买豆腐,只是在承担作为一名父亲的责任,尽管每天只能赚五六十元。

看着女儿痛苦的表情,杨德才对她说:“如果你实在坚持不住了,就放弃吧。”他见女儿拼命点头,眼角有泪水淌下。

“她很懂事,在班上的成绩很不错。”魏进元很期待周末,因为那个时候,女儿会到医院里来陪他。

母女最后一次见面时,杨净茹已经肾脏衰竭。她一天都未能排尿,医生想尽了办法。腹部隆起得厉害,她告诉妈妈,“肚子疼,头疼”。她想要妈妈抱抱她。但是身上插满管子的女儿让罗良贵无从下手,她只能把额头贴到女儿脸上,右手环抱着女儿的肩。女儿一直说:“妈妈,抱起来,腿也抱起来。”

魏进元知道女儿在网上为自己筹款治病的事情。“这个孩子成绩好,每次期末考试都是第一名,还是班上的学习委员。”12月17日,魏婷的班主任李平安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他是上周才知道魏进元生病住院的事情,当时,有学生家长看到魏婷发的筹款链接,打电话给他问情况是否属实。

夫妻俩泪流满面。每抱一下,女儿的皮肤几乎都可能被蹭掉一块。可弥留之际的女儿仍固执地喊着“妈妈抱抱我”。罗良贵最终都没能满足女儿的心愿。

“不是这次住院,我都不晓得她家里是这么个情况,这个孩子太要强了,家里有什么事也不给我们说。”李平安说,之后,学校的班主任老师们在各自班上发动学生捐款,一共捐了4000多元。

她们问过女儿,怪爸爸妈妈带她来北京治病吗?已经卧床一个多月的杨净茹拼命地摇头。

外科五病区护士长邓红英说,经过治疗,魏进元目前的病情比较稳定,医院也在积极帮其联系民政救助,希望能帮助这对父女渡过难关。

最后这次见面,罗良贵在移植仓里大约呆了两个小时。在这两个小时里,和母亲分别已有19天的孩子突然精神了起来,她不停和妈妈说话,一点儿都没有“病危”的迹象。从关心罗良贵中午吃了什么,到问她睡得好不好,还用妈妈的手机和疼爱她的四姨妈视频聊天。罗良贵夫妇看着孩子本就溃烂的口腔渗出了血,赶忙让她不要说话。女儿没有听话,一直嘱咐她们要“吃点好的,不要生气”。

生命最后的倒计时里,杨净茹对父亲说,“爸爸,你替我作决定吧。”杨德才拒绝了:“你自己作决定,你已经上过学,读过一年书了。”他知道,在医院里,女儿眼见了很多生离死别。住院期间,有人走了,听到病房里的哭声,杨净茹会用手捂住耳朵,说“太吵了”。父亲准备把棉签塞进她耳朵时,发现女儿的枕头已经湿了一大片。

“爸爸,放弃吧,我放弃了。”这是女儿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这个7岁的孩子用手去扯氧气管。护士帮她戴好,她继续扯。

12月6日下午5点,这个小生命永远地离开了。

当天,北京最低气温近零下10摄氏度。罗良贵夫妇把病友们留下的衣服裹在自己身上,用4个塑料袋兜着女儿的遗物。她给女儿烧了纸做的“手机”。她把两个洗干净的苹果搁在孩子身边,那是孩子临终时想吃的。

袁爱萍带着儿子在骨髓移植后的第三天飞回了重庆——她家里还有两个孩子等着照顾。

杨净茹去世后,袁爱萍从重庆打电话给罗良贵,两个母亲在电话里哭了起来。平静下来后,袁爱萍在电话那头说,“我知道你们对净茹是真心好,她没有为你们尽孝,我还有三个孩子,可以为你们养老尽孝。”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马宇平 来源:中国青年报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教育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重病女大学生网筹25万元被指家境殷实,15岁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