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课再累都不怕,管办评分离激发教育新活力

2019-11-07 18:25栏目:教育咨询
TAG:

“最近几年,事实上政府不仅没有放权,反而增加了管理、检查和评比。最典型的就是政府各级各部门发给学校的文件越来越多,许多中小学一年要收到1000-1700多份文件。”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半月谈记者。

在完善内部治理结构的同时,各地深入推进校长职级制改革、完善教师专业发展培训制度,打造新型教育人才队伍。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以校长聘任制、职级制、任期目标责任制、去行政化为核心的改革全面铺开。摘掉“官帽”后,一批德才兼备、懂教育、会管理的校长不断涌现出来。

半月谈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迎接检查等非教学任务已成为中小学教师难以承受之重: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高永安提出:“政府及相关部门需要放的是对学校的业务管理、人事管理、发展定位管理等,真正让教育家办教育。”

政府放权后,学校如何才能接得住、接得稳?各地在推进学校章程建设的基础上,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从决策、执行、监督等多个环节构建现代学校制度,确保学校办学自主权的规范使用和有效施行。如无锡市构建了以校长负责制为主体、理事会和教代会为两翼、学校党组织为监督保障的现代学校法人治理结构,努力推进学校管理现代化。

“这就是‘扎扎实实走过场,认认真真干虚活’。”一位小学老师抱怨,除了搞形式、走过场,现在还有很多跟学校关系不大的事情摊到了学校身上。例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上级部门要求一天一报进度,一天一报信息,一天一报好做法,一天一报典型,不报漏报就要影响教育系统的考核分。“这些杂活琐事点点滴滴聚到一起,学校就不堪重负了。”

服出便利和品质:少一些指挥教育,让学校自主办学

“凡进必考”是公办学校招聘教师的传统原则,然而,招考工作通常由人社部门主导,学校缺少话语权。有时候,适合当教师的人招不进来,招进来的却不适合当教师,基层校长们为此头疼不已。

“去年底验收达标之后,本想着今年可以轻松一点,结果迎检任务反而更重了。”杨帆说,学校成了区里的窗口学校,各项接待任务也随之而来。“我们已经接待了三四拨视察。如今区里又在创建责任督学挂牌督导创新区,督学每个月都要来督导检查一次。”杨帆自嘲说,自己这个校长“差不多成了迎检专业户”。

半月谈网12月13日消息,“放管服”改革是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内容,必须持续加以推进,教育领域也不例外。今年教师节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提出,要深化教育领域“放管服”改革,充分释放教育事业发展生机活力。那么,还有哪些难关和堵点亟待攻克?

建设现代学校制度

扎实走过场,认真干虚活

当前以行政取代专业、各样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大行其道,让学校管理者和一线教师叫苦不迭:整天应付不完的上级检查,写不完的总结、填不完的表格,教师变成了“表哥”“表姐”。为了完成检查任务,教师要安排学生完成某些工作,带来一定负面影响。

“在过去的办学模式中,指挥棒在学校手里,学院围着学校转,学校是火车头,学校带着学院跑。以学院为实体改革的本质是发展动力动能的转型,要逐步实现学校发展的‘动车组驱动模式’,在同一轨道上,每个学院都应当也可以主动发力。”上海交通大学党委书记姜斯宪说。

为什么光是材料文件就占用了这么多的精力?一位校长分析,现在各种督导检查的名目太多。双高双普、文明校园、绿色校园、智慧校园、健康学校、依法治校示范学校、教育装备示范学校……各项检查都需要材料支撑,上级领导最看重的就是材料做得扎不扎实。因此,干好“虚活”、把材料做得漂漂亮亮,就成了迎检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以每3年一次的全面督导检查为例,学校提前两三个月就启动准备资料,检查当天,几十盒等待检阅的资料盒整整齐齐排满了会议室的办公桌。

教育领域的简政放权首先要尊重教育发展规律。“希望能够真正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采访中,许多基层教育工作者发出这样的呼声。

建立多元教育评价制度

“我昨天刚出差回来,到现在一共处理了一二十份文件,都是上报材料:党建要报材料,学生资助情况要报材料,文化艺术节要报视频材料……”安徽一所乡镇中学校长告诉半月谈记者,几乎每天都有上级部门要求上报材料,“我每天坐在办公室,一半的时间都不得不用在处理材料文件上。”

放出活力与动力:少一些权力干涉,让教育家办教育

一直以来,在教育评价工作中,教育行政部门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评价模式受到人们质疑。如何加快第三方教育评估机构健康有序建设和发展,成为各地重点研究的课题。广东佛山市顺德区教育局将评价实施主责由原来的教育行政部门,委托转移给区教育发展中心,教育发展研究学术机构担任“第三方”角色,独立运行教育评价的功能,以“第三方”的身份成为教育监督部门,履行督查职能。

迎检成主业,校长成了迎检专业户

金沙网址 1

招什么人,学校说了算;工资怎么发,学校说了算;学校怎么办,还是学校说了算。四川大学附中西区学校自从开展“教师自聘、管理自主、经费包干”改革以来,办学主动性和积极性空前高涨,学生的学科合格率一跃位居全区前列。

辽宁一所小学校长透露,区政府、教育、卫生、消防、公安、团委、文明办……都来检查。大家对学校的印象是,学校是工作最好贯彻的地方,你有什么工作,别的单位不一定贯彻执行,学校是执行最到位的。因为孩子比较听话,而且很多任务还可以通过学生布置到家庭,由家长去完成。

一位小学校长说:“最近我们区里在搞‘四创一巩固’(创全国文明城区、健康城区、双拥模范城区、民族团结示范区和巩固全国卫生城市),各项任务都压到学校头上,做方案、赶材料的任务太重了,老师们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搞教育。”

名目繁多的检查,一度让基层学校领导疲于奔命,整日埋头于档案、台账之中,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学校集中精力抓好教育教学的核心工作。为了给学校“减负”,青岛、克拉玛依等地探索建立了涉校检查考核评估归口管理制度,规范对区市和学校的评估行为,由政府督导部门统筹安排,对每年拟评估检查项目实施清单管理,优化整合各类检查考核评估项目。

半月谈记者采访了解到,所谓的“窗口校”“示范校”迎检任务繁重问题突出,各类督导检查、调研考察几乎成了家常便饭。一所知名小学的教导处主任透露,学校教导处、德育处一起统计过,最多的时候一个学期就接待了各类检查、参观近40次。

“现在一些部门追求所谓创新,其实不管是内容创新还是形式上的创新,都是为了看起来好看,把时间花在不该花的地方。”许多教师对此多有抱怨。他们建议,要让教育工作者安心从事教育领域的工作,而不是被应付检查或其他行政部门安排的事务(比如扶贫、检查),占用大量原本应该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的时间。

川大附中西区学校的实践是教育领域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改革的一个缩影。推进管办评分离,构建政府、学校、社会新型关系,实现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全面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重要内容。2015年,教育部提出开展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试点工作,并明确改革试点单位和试点任务。3年多来,试点地区坚持问题导向,在学区化管理、集团化办学、第三方评价等关键问题上积极探索,教育发展的生机活力正在源源不断释放。

在重庆市一所乡镇中心校担任校长的杨帆就属于受困扰之列。5月底的最后一周,他正忙着准备两项检查,一个是区教科所组织的教学质量抽测,另一个是区教委装备中心组织的教学实验考核。“这两个都是需要提前准备的重头检查,迎检就是我这阵子的日常工作。”杨帆说。

“最需要简政放权的就是学校的人事自主权。”重庆武陵山区城区一小学校长认为,“好的学校需要好的师资,但现在中小学校对教师的选拔招录完全没有自主权。我所在的区地处武陵山区,对优秀师资的吸引力本来就偏弱,结果还有政策要求通过公招考进来的大学生一律先去乡村学校工作5年才能回城区学校任教。这样会造成大量年轻老师熬不住、流失率居高不下。”

北京、重庆等地以学区制改革为突破口,构建以学区为单元的现代教育多元治理结构,从单一垂直管理向多元化、多样性、协商治理转变,实现了管理层级的扁平化和管理效能的最大化。

“六一”儿童节,各地举行丰富多彩的活动,让孩子们在欢声笑语中度过自己的节日。

一些地方的教育行政部门布置工作缺乏计划和前瞻性,“说到口就要拿到手”。一些受访的校长建议,教育行政部门加强服务意识,深入学校调研,在工作中克服“唯我任务独尊”的思想,更好地服务学校,推动教育高质量发展。

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激发学校办学活力是推进管办评分离改革的核心。在放权的同时,政府该如何创新管理方式?放权不意味着放任,政府需更多运用法规、标准、信息服务等手段引导和支持学校发展,逐步实现政府由微观管理、直接管理为主,向宏观管理与服务为主的转变,形成政事分开、权责明确、统筹协调、规范有序的教育管理体制。

一些地方加班加点迎检,牺牲教师的节假日休息时间。为了迎接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省级督导评估,江西某县教体局今年4月下发通知,要求各迎检学校班子成员和相关老师取消五一假期与双休日,加班加点完成任务,确保顺利通过评估检查。

重庆市人民小学校长杨浪浪对半月谈记者说,由教育行政部门统整管理事项,统一发号施令,学校只接受来自教育行政部门的指令。“这样可以避免婆婆太多,每个部门提一点要求,布置一点任务,但汇集在一起就是难以招架应付的巨大压力。”

除了教育教学评价,第三方力量在学校办学绩效、集团化办学、政府项目管理等多个评价层面“大显身手”。上海市杨浦区试点引入了第三方机构,开展针对不同集团的个性化评估。通过立体、多维的评价办法,更精准地诊断集团化办学中的优势与问题,引导集团良性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高永安认为,针对学校的各种评估检查工作,是用标准化思维管理教育,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学校的不信任,是对学校行为的干涉,更是官本位思维作祟。这引发出诸如逼迫部分学校作假、打击创新意识和创新型人才、禁锢师生思想等不良后果。

“现在很多检查的活儿,确实很麻烦,不同的部门来调研一个事情,内容都差不多。”辽宁沈阳一位小学校长无奈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些来自上级的东西很多,老师觉得很累,对一些走形式的东西有抵触情绪,但是我们不得不做,即便是不合理,也得做。”这位校长同时提出:“不能什么都进学校,都进课堂,课时都分不过来,学校的门槛都快被踩烂了。”

在高等教育领域,通过校院两级管理体制改革,政府下放给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被有序地下移到院系,从而激发基层组织的创新活力。

合并检查评比,期待安静办学

管出公平和秩序:少一些检查评估,让学校安静办学

学校;教育;管理;改革;教师;评价;集团化办学;评估;治理结构;政府

辽宁一所小学校长建议,可以整合检查内容和检查时间。比如由教育部门统筹各部门,联合下到各学校,全方位指导德育、体卫等工作。“不要周一来一个,周三来一个,周五再来一个。”这样可以为学校营造安静办教育的条件,让教师的主要精力放在教学、备课上。(半月谈记者 柯高阳 周畅 王莹)

许多基层教育工作者呼吁:“希望基层的教师能够真正有教学的自主权,基层的学校真正有办学的自主权,地方各级政府和部门能够真正为教育服务,而不是指挥教育。”

解开公办学校的“绳索”

讲课再累都不怕,就怕各级搞检查

据了解,深圳市充分利用特区立法权,在加强教育投入和规划用地保障、鼓励社会力量办学、推动学前教育公益普惠发展、保障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教育、规范学校管理和保障学校办学自主权等方面,率先进行地方教育立法。这种立法政策保障其实正是一种有效的服务。

近年来,推进优质学校集团化办学,让孩子在家门口上好学校正从理念走向现实。各地集中探索办学模式创新,以教育集团化等为发展战略,构建与集团化发展相适应的管理范式,打破学校封闭的管理模式和文化环境,建立健全协同创新、协同育人体制,在改革中形成教育发展的新形态。以沈阳市沈河区为例,该区采取“全部纳入、分步实施”的方式,实现了区域内公办学校全员集团化办学,探索构建了集团学校自主发展机制,走出了一条“紧密型”与“松散型”相结合的全员集团化道路。

采访中,受访者普遍认为,上级的出发点是好的,想通过填表、考评、比赛、评估等,引起学校的重视,规范和落实相关政策和规定。但靠这种方式推动工作,其带来的不良影响应引起重视。

除了用人自主权,许多人反映相关部门对学校事务干涉过多,甚至干预具体教学事务。有地方教育部门为追求政绩,盲目推行一些所谓的课堂教学新模式,不论学科、不论学校、不管学生实际情况,强行统一推进:一会儿一个杜郎口模式,所有课程的课堂都成了“赶大集”;一会儿又一个高效课堂,都要搞“小组讨论”“合作学习”,为改而改,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青岛市在地方教育立法方面先行先试,推出了国内第一部以学校为主体的地方政府规章——《青岛市中小学校管理办法》,用制度明确了政府依法管理、学校依法自主办学、社会各界依法参与监督的现代学校治理格局。

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不仅仅是学校迎检准备成了干虚活,一些上级部门的检查也成了走过场。参观校园环境、听取学校汇报、举行教师座谈,已经成为不少检查的惯用套路。

西部一所高校的党委书记同样对此问题很苦恼:“目前最卡脖子的还是人事这一块,希望能放开。去年我们学校要招一个网球教师,按照上级部门的政策要求,必须要硕士以上学历。来报名的硕士生大多只会写论文,球却打得不好。我们从外面的体工队找到一位网球技术很棒的老师,但因为学历是本科被卡住了。”

四川大学附中西区学校自从开展“教师自聘、管理自主、经费包干”改革以来,办学主动性和积极性空前高涨,学生的学科合格率一跃位居全区前列。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激发学校办学活力是推进管办评分离改革的核心。青岛市在地方教育立法方面先行先试,推出了国内第一部以学校为主体的地方政府规章——《青岛市中小学校管理办法》,用制度明确了政府依法管理、学校依法自主办学、社会各界依法参与监督的现代学校治理格局。各地在推进学校章程建设的基础上,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从决策、执行、监督等多个环节构建现代学校制度,确保学校办学自主权的规范使用和有效施行。除了教育教学评价,第三方力量在学校办学绩效、集团化办学、政府项目管理等多个评价层面“大显身手”。

迎接检查费时费力,这些行政任务占据了老师们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一位中学校长告诉半月谈记者,由于学校有住宿生,班主任老师需要从早到晚进行管理。再遇上迎检加班,老师们连备课的时间都不够,还容易睡眠不足,“有的实在困了就趴在讲台上眯一会”。

金沙网址,“服务是基于行政管理体系的假定,假定两个主体之间是平等的。但是现在学校和政府之间不是平等的,政府要学校怎么样,学校就要怎么样,没有真正的服务,依然只是以管为主。”储朝晖认为,“最关键的是让教育评价相对独立出来,让政府和学校之间建立依法办学的关系,而不是行政管理的关系,让学校成为相对独立的法人。”

为解决这一矛盾,新疆克拉玛依市下放办学自主权,建立由校长负责的教师招聘机制,采取“带编制”和“雇员制”两种招聘方式,为多层次、多渠道引进优秀教师破除了制度障碍。

“各种各样的检查,层层压责任,一层一层传导加码,最后这个压力都由学校来承担。”安徽一名乡镇小学校长叫苦。

多位受访的学校校长认为,师资引进直接关乎学校的人才队伍建设和办学质量,希望适当赋予中小学校用人自主权。比如在公招教师时增加面试环节,允许各个学校校长参加选才,让学校补充更适合、更需要的师资,促进学校办学质量的良性提升。

“本来校长的精力应该在学校,教师的精力应该在课堂。但为了准备迎检,我作为校长要督战这些检查,老师也要分出很多精力去完成资料。”杨帆说,当这种检查频率过高,形式化要求过严,学校和教师只能是疲于应付。

如何更好地服务教育?应淡化管理色彩,强化服务意识,为学校、师生提供优质高效便捷的公共服务。

“不仅区级部门经常来检查,我们还经常要代表区里迎接国家和省市一级的检查。”这位主任说,只要有领导下来,学校都要花大力气提前准备汇报,增加的压力和负担不小。“有时候临时通知今天来不了了,那就又白准备一通。”

广东省深圳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潘希武提出,有时我们对“服务”的理解不准确,许多地方教育行政部门把它理解成为学生和教师的日常办事提供服务,而没有把服务定位于:为学校专业办学提供良好环境,为教师专业发展和学生全面发展提供优质课程、良好平台等。

半月谈记者调研中,不少校长和老师表示,上级安排的各项督导评估、达标验收、检查评比、会议培训、安全管理等事务繁多,让他们饱受困扰。

学校“婆婆”多,责任层层压

一些老师被安排专门从事迎检工作,教学成副业。“说出来我的朋友都不信,我一个副科教师,结果一连加班20多天。”邓馨是湖南一所小学的音乐老师,由于课时较少,被学校领导抽调进了工作组,专门准备学校各项迎检工作。这让邓馨郁闷不已:“教师的本职到底是教书育人呢,还是做资料呢?”

今年4月,陕西某地乡镇教育片区兵分两组,仅用一周左右的时间就对片区26所迎检学校进行了专项督查和模拟验收,算下来检查组对每个学校的检查时间平均只有半天不到。“这么短的时间如果想检查完一所学校,只能是浮光掠影、走马观花。”一位长期在教育系统工作的干部说,上面的想法是不管你好不好,反正我来检查过了,工作就算做完了。“其实我们也是心知肚明,只要学校做好接待,再把资料做好看点,检查一般就能通过。”

“去年我们创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学校,迎检就成了全校上下的中心工作。”杨帆告诉半月谈记者,为了迎接检查,他主持召开的学校领导班子会、中层干部会、全体教师会就有五六次,还成立了迎检组,各块负责人按照迎检工作分工,连夜赶材料、加班做整改几乎是家常便饭。

此外,还有教师被抽调到校外从事与教育教学无关的工作。安徽某地征收土地人手紧缺,就从当地学校抽调教师搞拆迁,一搞就是三四个月,影响了手头上的教学工作。

中小学教师的非教学任务负担沉重,这一现象的背后是地方行政管理部门众多。除了教育行政部门以外,其他部门也将学校纳入各自业务管辖的范围,要求开展各种活动、进行检查评比、报送相关材料,学校无权拒绝。层层施压下,学校、教师便丧失了教育的主体性和话语权,沦为谁都可以管的听话“小媳妇”。

2016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公布教师教学国际调查项目显示,上海初中教师每周工作时间为39.7小时。其中,上海教师用于课堂教学的时间为13.8小时,占工作时间1/3,低于国际平均值19.2小时、占比50%。

每月接待好几拨检查,校长成了“迎检专业户”;老师被折腾,加班准备迎检材料,教学成了副业……近年来中小学应对的各类督导评估、达标验收、检查评比多如牛毛,不堪重负。有老师说:“上课、辅导、教学活动都不怕,就怕各级各部门搞检查。”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这句话也适用于我们学校。”重庆市一所乡镇中心校副校长告诉半月谈记者,除了市、县两级教委,还有教科院、评估院、考试院,哪个都得接待;公安、消防、卫生、食药监这些部门,也经常打交道;我除了代课,还分管学校安全保卫工作,遇到未成年人安全教育、法治宣传进校园、交通知识进校园、食品安全校园行等活动,前后都要张罗协调好几天。

金沙网址 2

老师受折腾,教学成副业

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首先,必须建立教育行政部门的权力清单,取消和叫停不必要、不合理的填表、考评、比赛、评估;其次,应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建立新型的政府与学校关系,落实和扩大学校的自主权,推进学校进行教育家办学。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教育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讲课再累都不怕,管办评分离激发教育新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