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合法移民,川普让自己的祖先根本进不了美国

2019-11-22 12:04栏目:教育咨询
TAG:

图片 1

川普总统16日提出移民改革方案,要将美国超过百年的移民制度连根拔起,废除欢迎穷人和难民的国策,改将绿卡和公民权交给高学历和高技能的人。川普说,现在66%合法移民都是依亲移民,高技能和高学历合法移民只占12%,他要将这类移民增加至57%。川普想推行"择优记点制"(point-based system),新办法除了着重高技能和高学历,还注重年龄,尤其已获美国公司提供工作的年轻人,或计画来美创业和创造就业机会的人。与"记点择优"相对的是"链式移民"(chain migration),亦即一般亲属移民或依亲移民。链式移民一直是美国移民制度的核心,制度兼容并包,重视家庭价值而不是"择扰",也不排除贫穷、低技能和低学历者。近年不少国家都采择优制,认为这样可争取外国人才,有利经济发展。但证诸历史,美国正因200多年的亲属移民制兼容并包,移民成为创造美国经济和财富的核心,因战乱、饥饿和贫穷从欧、亚和南美洲来的移民,成为推动美国前进的强大力量。没有一代接一代移民,美国历史可能改写。川普的改革方案,须得到国会通过才能实施。专家认为,川普的计画不可能获国会通过;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行政主任托巴(Pili Tobar)说:"说它一诞生就已死亡,已是高估了它。"媒体揭露,川普这项改革计画,全由总统女婿库许纳和对移民态度强硬的白宫幕僚米勒(Stephen Miller)一手草拟,负责审批移民申请的国土安全部完全不知情。川普长期反对链式移民。但可笑的是,如果美国100年前推行他的改革计画,他、库许纳、米勒和很多白宫官员,都成不了美国人,因为他的祖辈根本不符合移民美国资格。川普的计画提出后,媒体迅速翻查川普和白宫官员的移民背景,发现按川普的改革方案,不少官员的祖辈根本就移民不了美国。川普家族就是依靠链式移民来美。"纽约客"报导,川普的母亲玛莉安‧麦李奥(Mary Anne MacLeod)是苏格兰裔,1929年离开格拉斯哥,当时她17岁,依亲来美,加入已在美国落地生根的家族,包括她两名先离开苏格兰、住在纽约市的姊姊。川普对他的苏格兰血统感到骄傲,但他批评链式移民时,却从不说他母亲也是依亲移民。川普的祖父法德烈‧川普(Friedrich Trump),1885年离开德国,搭船来到曼哈顿的城堡花园(Castle Garden),当时他16岁,也是依亲移民。他的姊姊凯撒琳(Katherine)比他先来美;凯撒琳嫁给舒斯特(Friedrich Schuster),他是纽约市一家理发店的学徒。历史学家查出,副总统潘斯的外祖父李查德‧戈利(Richard Cawley),是最具代表性的链式移民例子。因为李查德和四名兄弟姊妹都是爱尔兰移民,而且是按照长幼一个接一个来美,特别有代表性;最初是李查德的哥哥詹姆斯来美,在伊利诺州站稳脚跟后,帮助李查德申请来美,而李查德来美后,又帮助弟弟汤玛斯来美,汤玛斯再帮助两个妹妹来美。库许纳的祖父母约瑟和瑞伊‧库许纳(Joseph and Rae Kushner),是东欧难民和纳綷大屠杀生还者,他们1949年抵美,来美前先在义大利一个难民营住了数年,等候美国审批;"华盛顿邮报"报导,1982年,瑞伊接受大屠杀研究中心的口述历史访问,曾抱怨美国当年让她和丈夫住在难民营数年,很不人道,是重大错误。米勒主导了川普的移民政策。川普16日宣布计画时,特别说到米勒要求移民能说英语。但历史学家揭露,米勒的曾祖母移民来美时根本不懂英语,他的曾祖父尼森‧米勒(Nison Miller)因"无知"(because of ignorance),以致通不过公民测验,但仍获准居留美国;米勒的外曾祖父也是依亲移民,所依附亲属"来美国时身上只有八美元"。从这些高官简单的移民史可看出:如果美国不是推行兼容并包的亲属移民制,欢迎穷人和难民,川普、潘斯、库许纳和米勒的祖先,根本就进不了美国,他们今天也成不了美国人,遑论掌大权。为什么他们现在反对亲属移民?加州州长纽森说,川普向来反对少数族裔移民,只欢迎欧洲白人移民。纽森说法是对是错我们不知道,但川普不看自身的依亲移民背景,只为骗取选票,这是彻头彻尾的虚伪。

据美国中文网报道,移民政策改革一直是特朗普政府的核心议题,这一议题也始终争议不断。以特朗普移民政策设计师角色示人的白宫高级顾问斯蒂芬?米勒也常常深陷舆论旋涡。在美国联邦政府即将正式对合法移民“开刀”之时,又有人站出来斥责米勒,而这个人正是米勒的舅舅。

据报道,米勒的舅舅大卫?格洛瑟是一位退休神经心理学教师。他通过讲述100多年前的家族移民故事,把米勒形容成“移民政策伪君子”。他希望自己的外甥能重新意识到,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让美国强大的正是移民。

从特朗普上任伊始的旅行禁令、依亲移民体系向择优移民体系的改革纲领,到近期的非法越境移民家庭“骨肉分离”政策,作为特朗普最依仗的移民政策顾问,米勒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上周,特朗普政府计划动用行政权力,对合法移民获得绿卡和公民身份施加限制,将潜在影响超过2000万合法移民的利益。争议性的政策也让幕后推手米勒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斯蒂芬.米勒是一个移民政策伪君子。我知道这一点,因为我是他的舅舅。” 波士顿大学退休神经心理学教师格洛瑟13日在美国《政客杂志》刊发的评论文章以家族移民史作为开头。

这篇文章介绍,1903年1月7日,一位名叫伍尔夫-莱布.格洛瑟的东欧男子登上了纽约埃利斯岛。伍尔夫-莱布和紧随其后到达的大儿子内森在2年内赚取足够资金寄回了他们位于现白俄罗斯的故乡。在这笔资助下,伍尔夫-莱布的直系亲属们也坐船抵达美国,这其中就包括了青年山姆,也就是米勒的曾外祖父。

格洛瑟直言他对于米勒在特朗普政府推动的移民政策感到恐惧。在他眼中,受过良好教育的外甥,对自己的家族成就非常了解,但米勒推行的政策是在否定他家族存在于美国的根基。

在格洛瑟讲述的家族移民史,有一个细节非常有趣。他着重强调了在一个多世纪前首位来到美国的家族成员伍尔夫-莱布精通波兰语、俄罗斯语、意第绪语,但不会说英语。去年,当米勒发布以采取积分制的择优移民体系取代现有的依亲移民体系的移民改革纲领时,围绕移民美国是不是必须会说英语一事,米勒曾在白宫简报室同媒体记者激辩数分钟。

在格洛瑟眼中,米勒推行的旅行禁令和减少接收难民的政策与当年的反犹政策如出一辙。诞生于难民家庭的米勒得以幸运地追求他的“美国梦”,但他却在剥夺和他祖先面临同样处境的人们今天在美国“追梦”的权利。

格洛瑟表示,他执笔批评外甥移民政策更多的是“出于悲伤而非愤怒”。他认为自己有责任提醒公众,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让美国强大的正是移民。

实际上,同格洛瑟和米勒拥有相似家族移民故事的美国人并不少。特朗普本人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无论是特朗普的父系还是母系家族,移民美国的历程都不乏难民、“链式移民”的元素。就在上周,“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的父母刚刚通过“链式移民”入籍。

报道称,作为移民政策的既得利益者,却准备对让家族受益的移民政策开刀,格洛瑟的批评文章能引发共鸣并不奇怪,但单纯以此将米勒乃至特朗普定义成移民政策问题上的“伪君子”在逻辑上多少存在争议。按照这一标准,任何支持强硬移民改革的民众都可以是“伪君子”,因为绝大多数美国人或是本身是移民,抑或是移民家庭的后代。

然而,格洛瑟的故事却也着实点出了美国移民政策改革中的重要问题。这项改革因为牵涉到国家的方方面面,其复杂性不言而喻,推动改革势必会面临重重阻力,需要很多智慧和魄力。

报道指出,如果像米勒或是特朗普政府那样,试图通过将移民、难民群体勾勒成“帮派犯罪”、“制造暴力贫困”和“间谍”等负面形象的代名词,用宣扬妖魔化移民和鼓动排外情绪的方式来促成改革,这些带着偏见性初衷的移民改革政策对于国家和移民群体而言,更可能是一种威胁。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教育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对合法移民,川普让自己的祖先根本进不了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