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证据将陆续公布

2019-11-29 15:36栏目:教育咨询
TAG:

中新网6月17日电,综合外媒报道,美国民间团体“公平招收学生”2014年向波士顿联邦法院,控告著名学府哈佛大学招生程序涉嫌歧视亚裔美国人。该团体近日向法院提交调查报告,指出即使亚裔的入学考试分数较高,但他们在品格方面普遍取得较低评价,减低他们获得录取的机会,成为申请入学的主要障碍。

哈佛大学在Arcidiacono上庭作证前发表声明指出,其研究基于误解哈佛招生运作而立论;加州伯克利大学经济学教授卡德也对哈佛大学招生程序进行分析,将出庭作证。

中新网6月16日电 综合报道,就哈佛大学是否在招生过程中存在对亚裔的歧视问题,15日,哈佛和状告哈佛的“学生公平入学”组织都提交了法庭文件。其中包括一份早年哈佛内部研究办公室调查报告,报告称哈佛招生政策对亚裔学生有“负面影响”。【报告称招生政策对亚裔负面】哈佛大学校报《深红报》(The Harvard Crimson)报道称,这份报告此前并未曝光,不过曾在2013年时在哈佛高层间流传。哈佛内部研究办公室在报告中指出,相比低收入家庭学生,哈佛的招生程序对校友子女及运动员学生更加有利。报告还称,“亚裔表现优异学生的入学率更低”,且亚裔是在种族项目内唯一有负面影响的群体。2012年,哈佛毕业生Ron K. Unz曾指责哈佛招生存在“反亚裔”的偏见,之后哈佛大学法律顾问尤利亚诺(Robert Iuliano)要求该校内部研究办公室就招生程序进行调查。“学生公平入学”(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组织指出,这份报告是支持歧视亚裔指控的证据。SFFA主席布鲁姆(Edward Blum)在声明中写到,法庭文件揭露了哈佛对亚裔申请学生歧视的惊人程度。【亚裔申请人缺乏“个人特质”?】根据15日在波士顿联邦法院提交的160000多份学生记录分析,哈佛对亚裔申请人个人特质的评价,一直低于任何其他种族。亚裔申请者被描述成“标准性强”,也就是缺少特色;另一方面,如“积极人格,可爱,勇气,善良”和被“广泛尊重”等描述则缺乏。尽管分析发现,亚裔美国人比任何其他种族或族群的申请人在考试成绩,和课外活动方面的得分都要高,但学生的个人特质评分大大降低了他们被录取的机会。“事实证明,亚裔美国校友,学生和申请人的怀疑始终是正确的”,“学生公平入学”组织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今天的哈佛大学与20世纪20年代、30年代对犹太人的申请人有着同样的歧视和陈规定型观念。”法庭文件称,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在2013年的一系列内部报告中指出了对亚裔申请人的偏见。但哈佛大学选择忽视了这一发现,并且从未公开发布过这些发现。【哈佛:歧视指控有误导性】哈佛在自己的法庭文件中,强烈反对SFFA的观点,并称这一内部调查报告是不完整的。哈佛律师表示,SFFA用来自哈佛ORI部分员工的文件,来支持亚裔申请者在招生过程中受到不公待遇的观点。但是这些文件中的分析并不是用来评估哈佛是否刻意歧视,也没有得到相关的结论。该律师指出,报告并没有考量哈佛招生评估的部分关键信息。在另一份全面观察审阅哈佛招生过程的调查中并没有显示对亚裔招生有任何负面影响。上周,哈佛大学即将卸任的校长弗斯特(Drew Faust)在电邮中表示,坚决维护哈佛的招生政策,并称SFFA组织所谓的招生歧视是“不准确的”。“这些指控有误导性,并将无任何背景的数据有选择性地呈现出来。”哈佛校长称,“他们的意图是质疑本科招生过程的完整性,并推进分歧性议程。”她表示,哈佛试图创建一个多元化的学生群体,招生中考虑多种因素,声称“哈佛的做法既合法又公平”。【或影响美国大学招生录取】此案争议的焦点在于,由于招生过程并不公开透明,哈佛大学是否存在以打造多元化学生群体的名义,对亚裔美国人进行歧视的现象。普林斯顿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亚裔学生的SAT成绩需要比白人高出140分,才会获得同样进入私立院校的机会。网站数据显示,哈佛大学2021届学生中有14.6%的非洲裔美国人,22.2%的亚裔美国人,11.6%的西语裔美国人,以及2.5%的美洲土著居民或太平洋岛民。此案最初于2014年递交法院,对哈佛大学的招生政策提出挑战。SFFA也因此获取了哈佛大学的招生记录。原告3月份给法庭致信称,文件“证据确凿,无需审判”,恳请法院就此一项文本作出倾向原告的判决。今年秋天,波士顿联邦法院可能会审理此案,美国司法部,法律专家和倡导团体正在密切关注这一案件,它可能会对大学招生录取产生广泛影响。过去,平权行动案件主要集中在白人学生是否在大学录取中因其族裔而处于不利地位。

芝加哥德保罗大学专责注册管理事务的副校长伯肯斯特德表示,哈佛并非唯一使用品格评分衡量申请人的大学,他表示,现在的学生“看起来一模一样”,因此校方希望不只以成绩为收生准则。

他说,大约17%的亚裔申请人获得较高的“个人评分”,比率低于20%的白人申请者、19%的非裔和18%拉丁裔申请人;若只看SAT/ACT和GPA高分的学生,亚裔与其他族裔的“个人评分”差异变得更大;学业和考试成绩杰出的亚裔申请人有二成获得较高的“个人评分”;但同类的非裔申请人的“个人评分”可高达亚裔的两倍之多。

哈佛内部调查:招生政策对亚裔有“负面影响”

图片 1

在哈佛方律师李威廉质询时,他批评Arcidiacono在研究报告中排除ALDC申请人的作法;对他过去保守论调学术研究、接受保守派组织经费、出庭费等信息起底。

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经济教授卡德质疑,运动员和校友子女在哈佛收生制下有优势,并以白人居多,但调查报告为凸显种族差异,未有注明这些因素。他表示,若撇除运动员和校友子女,亚裔申请人在过去6年间,有4年的录取比率比白人高。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两位经济学家同样分析哈佛大学招生资料,做出两个结论相反的报告。杜克大学经济学家Peter Arcidiacono 及加州伯克利大学经济学家卡德(David Card) 近期在波士顿联邦法庭中说明如何从各自统计模式中计算出“哈佛招生歧视亚裔”和“哈佛招生并无歧视”的不同结论。

“公平招收学生”主席布卢姆表示,调查清楚显示哈佛歧视亚裔,并称未来将公开更多证据,证明哈佛违反民权法。

图片 2

对此,哈佛发言人反驳称,过去10年亚裔取录率已增至29%,强调没歧视任何族群的申请者。

除了卡德外,哈佛方律师计划请刚退休的前校长弗丝特(Drew Faust)、常春藤名校首位非裔校长西蒙丝(Ruth Simmons)及四名学生出庭作证。

调查同时指出,假设亚裔申请者取录比率为25%,如果他是白人,且成绩不错,录取比率会升至36%,若为拉丁裔及非洲裔。比率则分别升至75%及95%。调查还指出,哈佛2013年曾进行内部调查,发现对亚裔申请人存在偏见,若只凭学业成绩和学术表现,哈佛的亚裔学生比率可达43%,但哈佛从未公开调查结果或采取行动。

法官包若芙(Allison Burroughs)询问,哈佛有多少ALDC亚裔学生,他们的录取率如何? Arcidiacono回复“亚裔在(ALDC)每个类别的录取率都很高”;法官曾追问,“你是说哈佛歧视亚裔 ,但只在某些地方歧视亚裔……如果你歧视一个团体,不期望他们全面歧视吗? ”

哈佛发言人考恩霍文表示,大学申请人数达4万人,每年学位只有1600个,强调无法单纯通过成绩和课外活动表现等因素招收学生。

他说,研究中可看到相同的模式:非裔得分最高,其次是拉丁裔、白人,然后是亚裔。

据悉,调查由杜克大学经济教授阿西迪亚科诺进行,研究自2014年起逾16万名申请入读哈佛的学生表现,调查结果显示,在学业表现中上的白人申请者中,最少22%在人格特质项目取得最高评分,而亚裔申请者则只有学业表现最好的10%,才有22%在人格特质上取得最高评分,比率较拉丁裔和非洲裔的学生更低。人格特质包括积极性格、魅力、勇气、友善等。

受聘于原告代表“学生入学公平”(SFFA)组织的Arcidiacono在庭上指出,哈佛大学以学业、课外活动、运动、个人评分(Personal Ratings)和总体评分(overall)评量申请人;该校在最后两项的评分上明显歧视亚裔。

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美国马萨诸塞州,哈佛大学举行毕业典礼。

由于Arcidiacono在研究模式中,排除所谓“ALDC”的学生群体,也就是不计算校方招募的运动员、校友子女、院长名单及哈佛教职员子女的申请记录而引起争议。他解释,排除这些占每年入学人数三成的群体,是防止对研究模式有“过度影响”(undue influence)。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教育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证据将陆续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