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多元文化部长反驳,澳政府将推公民测试改革

2019-11-29 15:36栏目:教育咨询
TAG:

弗利利用“白人大迁移”这个词语,来形容许多“盎格鲁(Anglo,即英语民族)家庭”正在搬离悉尼西部城区,因为当地陷入了移民的“巨大负担”。

随着悉尼、墨尔本等大城市移民人口持续增长,城市基础设施变得不堪重负。澳大利亚政府9日宣布,计划改革签证制度,鼓励新移民离开这些大城市,前往乡村及其他特定地区生活。《卫报》报道截图  据报道,当地时间10月9日,有“治理拥堵部长”之称的澳大利亚人口部长艾伦·塔奇(Alan Tudge)在一次讲话中表示,鼓励移民离开大城市的一个重要方法是,“将新移民的技能同澳大利亚乡村及特定地区的技能短缺问题相匹配”。  “我们可以在新移民的签证上加上条件,要求他们在特定地区停留至少几年,对特定签证附加地域性条款并不罕见。”他说。  塔奇希望通过将设定签证条件与对新移民的激励措施相结合,来纠正地域人口增长“不平衡”问题。  “正如我所指出的,过去,澳海外移民人口增长占了全国人口增长的60%,在墨尔本与悉尼等大城市,这一比例更达到75%。”塔奇说:“因此,让更多的新移民前往较小的州或地区,能够减轻大城市的巨大压力。”  艾伦·塔奇/图自《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报道,澳大利亚总人口今年已达到2500万,远远超出预期。在一些大城市,墨尔本最少年份人口增长了2.7%,悉尼增长2.1%,昆士兰州东南部增长2.3%。在经合组织(OECD)的大城市人口增长排行榜上,澳大利亚仅此与加拿大(专题)。  澳大利亚SBS电视台9日称,近90%的熟练技术工人与几乎所有的人道主义移民都被吸引至墨尔本与悉尼。  面对移民人口比例的不断攀升,澳大利亚前总理阿博特(Tony Abbott)与前内政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都曾唿吁大幅削减移民。澳现任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9日认为,有必要将澳大利亚的移民项目与基础设施情况紧密地结合起来,采取“有针对性”的方式,来减少问题城市的拥堵。  然而,澳政府这一计划能否有效缓解拥堵问题,澳媒认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澳媒称,计划并不能够完全解决大城市的拥堵问题,基础设施建设才是头等大事。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称,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仍然主要是州政府的责任,“尽管州政府对移民前往悉尼与墨尔本这样的城市表示欢迎,但他们多年来一直试图避免在改善道路与公共交通上花太多的钱。”  报道说,“新南威尔士州与维多利亚州政府已经开始了一场姗姗来迟的基建热潮,但即便如此,仍无法解决多年积压的问题。”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报道,按照澳政府的想法,澳政府试图采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混合策略,来将更多的移民转移至阿德莱德与霍巴特这样的小城市或其他较小的州。这里的人口问题与墨尔本、悉尼恰恰相反。  据报道,如果潜在移民同意在澳最大城市以外地区居住至少几年,那么他们的申请将能拿到更多的分数,而澳政府以此作为条件,则希望大多数人能在他们最初定居的社区扎根。  对此,《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认为,企业雇主们普遍对计划产生的效果持谨慎态度。  澳大利亚工业集团(Australian Industry Group)称,政府任何新的项目计划都应该更多地关注于支持雇主与就业,而不是强迫移民在特定地区生活。该集团首席执行官威洛克斯(Innes Willox)说:“当然,有一些难民社区在特定区域定居的鲜活例证,但他们是得到了当地社会服务机构与社区团体的大力支持的。我们将移民送到正在萎缩、失业率高企、气候挑战或其他问题严重的地区,只会适得其反。

政府数据显示,2017年1月至8月间,抵达澳大利亚的近25%的移民并不会说英语,或仅掌握了十分有限的英语能力。塔奇指出,该数据比2006年和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中报告的18%和19%都要高。

文章摘编如下:

据澳媒报道,澳大利亚多元文化事务部长塔奇(Alan Tudge)近日表示,悉尼移民带来的挑战被形容为“白人大迁移(white flight)”,这令人失望。

塔奇表示:“移民的融入一直是我们国家多元化取得成功的奥秘,但现在浮现出了一些新兴的、早期的预警信号,即我们的多元化不再像过去一样好了。”

然而,工党对联邦政府最新的移民政策却表示质疑。工党就业部长奥康纳表示,澳大利亚边远地区失业率非常高,如果更多的移民转移到失业率很高的地区,那么这将加剧失业问题。政府不应让本国失业率已经很高的地区的当地工人面临失业问题。同时,大量的背包客和国际学生占据了就业岗位。工党将成立独立机构,调查哪些行业是真正的存在劳动力短缺。

塔奇在澳媒撰文表示:“我们需要诚实面对这些问题,现在予以解决,以免它们成为更大的问题。我们应当以尊重的方式去讨论这些问题,还要注意,过去的成功,并不能保证将来进一步的成功。”

塔奇在演讲中警告称,许多移民变得十分孤立,居住在他们自己的“文化泡沫”里,同时限制了他们自己与更广阔社会的互动。身为前社会事务部长的他还表示,移民的“地理集中性”与糟糕的英语水平有关联。塔奇说:“如果我们要保障这个国家的社会凝聚力,如果我们要保障未来这个国家的多元文化,那么广大澳大利亚的人口需要掌握合理的英语能力。”

10月10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澳大利亚联邦人口部长塔奇(Alan Tudge)9日在墨尔本孟席斯研究中心宣布澳大利亚移民新政策,即至少45%的永久移民将被强制在澳大利亚边远地区生活5年,这将迫使他们前往像南澳等边远地区居住。政府还将考虑资助快速铁路项目,以解决人口增长带来的城市拥堵问题。对此,工党表示,联邦政府的新签证计划并不奏效,不能保护澳人就业不受海外临时工的影响。

塔奇认为,悉尼西部和澳大利亚其它地方面临的挑战并非“肤色”,而是“融合”。他指出,有调查显示,外国出生人口在地理上更集中,悉尼和墨尔本尤为显著。

联邦影子公民事务及多元化事务部长伯克(Tony Burke)也重申了对这一改革的反对意见,并形容改革“势利眼”和“引起分裂”。他说:“对英语能力达到会话水平的要求是完全合理的,并已经落实到位了。澳大利亚政府对公民入籍法案进行改革的首轮提议已经在全澳多个社区造成了不必要的不安情绪。”

塔奇表示,澳大利亚人口需要更好的分配,这样就不会面临像墨尔本、悉尼和昆州东南部那样的人口压力。一些较小的州和边远地区迫切地需要工人。“我和南澳州长谈过,他说他希望南澳每年可以增加2万人,移民将在那里开展工作,这将减轻了人口增长的压力。”

不过,悉尼西部费尔菲尔德市(Fairfield)市长卡蓬(Mark Carbone)为弗利辩解。他称,费市在短期内接收了超过7000名移民,确实引发了“问题”。

塔奇承认道,此前面向移民的一些语言培训项目已经被取消了,但政府仍然提供了慷慨的补给措施,义务帮助新抵达澳大利亚的移民提高英语能力。塔奇说:“同时,这也依赖于新移民在抵达后想要学习英语。”

同时,政府也在调查通往边远地区更快的铁路线路,以应对拥堵问题,包括从纽卡斯尔到悉尼,黄金海岸到布里斯班和谢珀顿(Shepparton)到墨尔本的铁路。

文章摘编如下:

据了解,一份针对新公民入籍改革立法法案的参议院委员会报告发现,新的英语能力测试难度太大,这将把能够对澳大利亚社会做出贡献的许多移民排除出去。对此,塔奇表示,英语能力测试并不需要移民达到“大学水平”,但需要展示出对英语的“适度理解力”。

塔奇在演讲中表示,澳大利亚海外移民现在占全澳人口增长的60%,总人口增长的75%主要集中在墨尔本、悉尼和昆州东南部的大城市,这种人口增长的无计划性导致基础设施严重短缺和人口分布不平衡,并进而导致首府城市拥堵问题。因此,签证新政策将迫使澳大利亚每年约19万名永久移民中的一大部分需在边远地区生活5年才能搬到像悉尼或墨尔本这样的城市。

2018年5月,新州工党领袖弗利(Luke Foley)声称,悉尼西部城区出现“白人大迁移”,遭到广泛批评,被迫道歉。

原标题:澳媒:澳政府将推公民测试改革 促移民融入社会

据悉,新签证将主要针对技术移民,这些人不受地理位置限制。(这一类人占移民总数的45%)同时,政策不会影响占移民总数25%的雇主资助签证和约30%的家庭团聚签证。联邦政府也将为新移民提供激励措施和条件。他说:“我们还没有详细说明其中的确切细节,但能够为人们前往乡村地区或一些较小州的激励措施是相对简单的事,包括已有的一些通过积分系统的激励措施,即为在较小的州或地区定居的移民提供额外的积分。”

他补充道:“一些澳大利亚的移民没有掌握完美的英语能力,但这不意味着他们没有努力工作,或帮助建设这个国家。”

在谈及惩罚措施时,塔奇表示,违反该政策的移民的入籍申请会受到影响,严重者会被取消签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政府将更加详细地做出说明。

当天晚间,塔奇在孟席斯研究中心(Menzies Research Centre)发表演讲时,暗示政府将重新推动一项公民测试改革。据悉,在这项改革2017年被工党和中立参议员否决。近期,澳大利亚政府将再次推出公民入籍改革的修改版本,并促使其通过议会。

当地时间3月7日,澳大利亚联邦公民事务部长塔奇(Alan Tudge)警告称,许多移民未能融入澳大利亚,并掌握熟练的英语能力,澳大利亚成功的多元化社会正处于危险之中。

文章摘编如下:

澳洲网刊发文章称,就在2017年全新的公民入籍改革被联邦参议院否决后,近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重新启动了这项面向移民设置更严英语能力测试,及检验澳大利亚价值观的改革计划。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教育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澳多元文化部长反驳,澳政府将推公民测试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