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曝校友二代录取丑闻,全美顶级学府神秘录取

2019-11-09 16:14栏目:外语留学
TAG:

  原标题:歧视亚裔风波未平 哈佛大学又曝校友二代录取丑闻

备受亚裔社区关注的哈佛招生程序涉歧视争议继续扩大,除了调查报告显示哈佛持续给亚裔学生较低个人评分外。一名哥大教授在社评中指出,靠着家族关系入学的哈佛校友子女(legacy applicant),获得极大取录优势,更值得社会注视。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教授珍妮弗‧李(Jennifer Lee)星期五在《洛杉矶时报》发表评论文章,指哈佛将“申请人的父母是否该校旧生”列为其中一个招生指标。文章称,2010年至2015年,哈佛传承生(legacy applicant)入学率达到34%,非传承生入学率只是6%。父母中间有一位是哈佛校友的话,学生获录取的机率是非传承生的6倍。两位家长都是哈佛毕业的话,申请人更加有优势。文章又称,“优待校友子女”机制明显对白人有利,2010至2015年间获取录的白人学生中,逾五分之一是校友子女,比例多于亚裔、非裔及拉美裔的总和。珍妮弗‧李认为,哈佛优待校友子女的倾向,较歧视亚裔生更明显,偏偏得不到应有关注,期望哈佛摒弃现行做法,提升不同阶层学生的入学机会,营造多元的学习环境。令人不感意外的是,传承生申请人通常是白人。2010年至2015年获哈佛录取的白人学生,超过五分之一是传承生,比率超过其他族裔的传承生总和。而获得录取的非裔学生中,仅有4.38%是传承生、亚裔只有6.6%,拉美裔只有7%。珍妮弗‧李表示,随着哈佛今年的录取率降至历史新低的 4.59%,对校友子女的特别优待,将所有非白人的申请者至于非常不利的局面。珍妮弗‧李还支持,原告“学生公平入学”(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组织提交两份专家报告,都清楚纪录了传承生制度影响多大,但案件只着重在哈佛招生涉及歧视亚裔学生这一方面,没有对传承生制度发起挑战。该篇社论表示,应该让哈佛放弃优先录取传承生,不仅可以增加亚裔美国学生入学机会,来自不同阶层背景的学生入学机会也会增加,特别是希望成为家庭中、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上进孩子。

哈佛大学因基于种族“配额”录取学生,限制亚裔学生人数,以高标准“非法歧视”打压亚裔申请人,被“公平录取学生”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起诉,于本周一(10月15日)在波士顿联邦法庭开始审判。这座全球顶级学府的神秘录取程序开始受到法律检视,据悉,该案件审理预计需要三周时间,无论结果如何,官司最终都可能打到联邦最高法院。  据外媒报道,哈佛大学媒体关系负责人戴恩(Rachael Dane)近日接受采访时代表该校再度否认指控,指公平招生学生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提供有误的数据分析、刻意误读的陈述,以要求高校在招生中去除种族考虑。  根据戴恩提供的哈佛声明,伯克利加州大学经济学家及教授卡特(David Card)对该校六年的招生数据进行全面分析得出,没有证据显示哈佛歧视亚裔。1_1GZ2G13_1.jpg  哈佛大学一景。(图源:路透社)  这场由“学生要求公平录取”组织发起的诉讼已经耗时4年,得到了近百个亚裔组织和联邦司法部的支持,被视为亚裔维权的重要行动。即使哈佛大学败诉,它也可能提出上诉,甚至把官司一直打到联邦最高法院。无论结果如何,这都会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案件。  如何才能进入哈佛?  这个人人都想知道,也是哈佛一直极力严守的秘密,如今,就快守不住了……  据红星新闻报道,该案件开审前的法庭文件就已迫使哈佛披露大量历史数据,其中包括:哈佛如何给申请人打分,如何考量申请人的种族因素,以及哈佛对运动员、教职员工子女、捐赠人相关申请人的极度倾斜等。  而这些录取因素中最具争议的就是对幽默感、勇气、领导力等“个人特质”的评分——学业和课外表现分数都高于任何种族的亚裔,在“个人特质”这一项上,却得到了最低分。  据NPR报道,今年8月,美国司法部对此案表示支持,称哈佛的录取程序“可能存在种族歧视”。  哈佛大学神秘四步走录取程序被曝光  哈佛使用的录取方式是一种被称为“整体分析法”的模式,这个模式不只考虑申请人的学业表现和考试分数,还会考虑其参与的活动、经历以及个人特质等。这套“整体分析法”的具体步骤如下:  第一步:招生官  由申请者所在地理区位的一到两名招生官阅读申请材料,从1-4分进行以下五组评分。  1. 学术表现:包括学分、考试分数、国家级竞赛获奖等  2. 课外表现:包括俱乐部、社区服务、家庭贡献等  3. 运动员:运动表现评估  4. 个人:个人性格及特质  5. 整体评价:综合其他评价,可考虑申请者种族  其中,其他评价包括来自老师、咨询老师、校友面试官的推荐信,申请者选择的专业及职业方向,以及申请人的社会经济地位及其家庭背景。  这一步骤有4个录取率“严重倾斜”的特殊类别:只要父母有一方是哈佛校友,其子女录取率高达33.6%,被拒率为5.9%。哈佛教职员工子女录取率为46.7%,被拒率为6.6%;捐款人子女等利益群体录取率为42.2%,被拒率6.1%。而运动员录取率最高,高达86%,拒绝率6%。  对照哈佛大学今年42749名申请者仅4.6%的录取率,这些类别的“倾斜”力度可谓惊人。原告称,如果排除这些倾斜,亚裔申请者录取率可提高50%。  第二步:小组委员会  招生官在小组委员会中讨论申请者的强项和弱点,并决定哪些人能被推荐录取。  第三步:招生委员会  申请者资料被转到一个由40人组成的招生委员会,由委员会投票表决申请者是应该被录取、拒绝还是进入等候名单。  第四步:招生院长  招生院长将决定是否裁掉部分符合入学的申请者,以保证班级人数设置。如果太多申请者都符合入学标准,则要求委员会精选其推荐名单。  原告称,据哈佛录取数据显示,亚裔学生的学业和课外表现都高于任何种族,但“个人特质”却得到最低分,而白人在该项得分明显高出亚裔。  对此,哈佛解释称,亚裔的个人特质低分是根据申请人的推荐信、文书和面试等打出的,且该项评分并未考虑种族因素。  种族因素是否应纳入招生考量?  哈佛“公平录取”案备受全球高等教育界关注,人们既想一窥哈佛的神秘录取程序,也想知道此案的判决在未来将如何影响美国其他名校的招生操作。  美国顶级学府中多达60%的学校在录取程序中都将种族加入考量范围。这些学校称,本案的判决将威胁他们选择学生的自治权。如果被迫将种族排除出录取考量,很多学校的学生构成将产生极大变化。  哈佛在法庭文件中称,一旦消除“平权法案”对弱势群体的“照顾”,受惠最大的将是白人学生,白人学生的占比将从现在的40%增至48%,亚裔将从24%增至27%,而非裔将从14%降到6%,西裔也将从14%降至9%。此前也有类似关于“平权法案”的诉讼,但都是针对“照顾”非裔等少数族裔,损害了白人权益。  而加州早在20年前就曾禁止其公立大学在招生过程中把种族作为考量因素。自那时起,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本科学生增加了8800人,但非裔学生反而少了275人。而在学业成绩作为最重要入学标准的私立学校加州理工大学,其本科学生中亚裔占了43%。  据悉,此案将持续三个星期,此案也将决定出,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将种族纳入考量的学校录取程序是否违反联邦民权法。此案很可能进一步上升到最高法院。  据了解,教育司法部门最近对耶鲁大学也展开了类似调查。  哈佛大学歧视案  2014年  “公平录取学生”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起诉哈佛,控告其违反了1964年人权法案,要求哈佛公开该校的招生纪录数据。  2015年  亚裔教育联盟AACE向教育部和司法部对哈佛提起申诉,指控哈佛在录取过程中限制亚裔学生的录取数量,涉嫌歧视。  2017年  美国司法部宣布,对哈佛等美国多所名校在招生过程中涉嫌歧视亚裔学生进行调查。哈佛大学也按照司法部要求提供材料。  2018年6月  SFFA提交新材料,证明亚裔学生被可以打很低的分数,并被描述成“standard strong”。  哈佛大学辩驳,原告的统计分析看不到哈佛录取工作中涉及的许多无形因素。  2018年7月底  代表156个亚裔团体的“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联合美国亚裔法律基金会(AALF)向波士顿联邦法院提交一份“法院之友意见陈述书”(Amicus Brief),声援公平招生学生组织。  同时,司法部的调查仍在继续,保留酌情参与诉讼的可能性。  2018年8月底  司法部就SFFA指控哈佛歧视亚裔一事发表声明,支持亚裔学生,哈佛大学招生过程明显让亚裔美国人处于不利地位。哈佛大学回应,对司法部介入案件“深感失望”,政府在重复“误导性的空洞辩词”。  另外35个亚裔组织提交了陈述书支持哈佛,指公平招生学生组织不当的将多元化的亚裔族群归入单一“亚裔”类别,实际上加深了“模范亚裔”迷思,取消族裔招生因素会让白人申请者受益,而非亚裔。  追求平等 亚裔维权需要集体发声  今年7月,特朗普政府撤销了奥巴马执政时期发布的高校入学平权指导意见,亚裔社区发出了一片叫好声。  一些亚裔团体称,作为人数最少、政治影响力最弱的族群之一,亚裔社区希望通过司法途径,争取让高校公平对待亚裔申请者,使亚裔孩子享有追求美国梦的平等权利。  此外,近年来亚裔社团发出抗议呼声,“学生要求公平录取”组织控诉哈佛大学歧视亚裔申请人的诉讼案获得进展,也不断唤起亚裔群体的维权意识和对自身地位的深层思考。  一些亚裔人士指出,亚裔学子遭遇不公平对待,根本原因在于亚裔在美国社会中的话语权较弱、政治参与度不高。要想让主流社会听到自己的声音,亚裔需要团结整个族群的力量。  另外,也有人认为,进一步改善对子女的教育方式,扭转主流社会对亚裔群体的刻板印象,也是亚裔争取平权的一条出路。

  “歧视亚裔”风波未平,哈佛大学又被卷入“校友二代”录取丑闻——法庭文件显示:哈佛校友子女近年在该学府的录取中独占鳌头,而这些被媒体冠以“传承生”之名的幸运儿大都来自美国白种精英家庭。

图片 1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美国马萨诸塞州,哈佛大学举行毕业典礼。

  美国《侨报》24日报道,因涉嫌在录取工作中歧视亚裔,哈佛大学前不久被提倡高校公平录取原则的非营利机构“公平入学”告上法庭,提交了关于学生录取工作的文件和数据。权益人士分析发现一个更令人担忧的趋势——哈佛大学明显更偏向本校校友子女。《洛杉矶时报》称:2010年至2015年,哈佛“传承生”录取比例高达34%,而“非传”录取率仅为6%。换句话说,只要父母中有一人毕业于哈佛,子女的胜算比其他人就高5倍多;如果父母为双校友,子女申请优势更为突出。

  媒体注意到,哈佛录取的“传承生”申请者多为白种人:2010年至2015年,超过20%的白种人“传承生”顺利就读哈佛,比美国非裔(4.8%)、亚裔(6.6%)和拉美裔(7%)的总和还多。随着哈佛大学本年度录取率降至4.59%的历史新低,这种“优待”将对所有非白人精英阶层的申请人构成不利。《洛杉矶时报》呼吁“公平入学”组织调整一下切入角度——控告该校优待“校友二代”,或比告其“歧视亚裔”更具说服力。该报称,如能转变该校的录取偏好,受益的将是所有来自不同族群和社会阶层的申请人。

  事实上,美国高等学府对权贵家庭子女的优先录取相当普遍:不少学校在录取工作中都会为精英阶层的子女“预留”部分名额,并通过降低入学考试重要性、抬高素质和社会关系等门槛,将成绩优秀的移民和工人阶层子女拒之门外。这种趋势长期受到美国各界的强烈指责:由于私立高校很大程度上要仰仗校友提供的资金维持运营,对“传承生”的优待无异于间接出售入学名额;而且,这种优待可能在高等教育界形成某种落后的“种姓体系”。

  责任编辑:ry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又曝校友二代录取丑闻,全美顶级学府神秘录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