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资已放慢,澳大利亚忽然发现

2019-11-21 10:32栏目:外语留学
TAG:

  美媒称,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下滑了11%,降至103亿美元,这是中国严格控制境外投资的结果。

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在2018年下降了36%,从2017年的130亿澳元(1澳元约合4.81元人民币)降至82亿澳元。

中国侨网5月2日电 据澳大利亚《星岛日报》报道,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已达到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幅度,在去年达到154亿澳元,比2015年增长12%。

  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6月12日报道,此番下滑使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回到2015年和2012年的水平。

“从中国和外国投资中获得经济利益,对澳大利亚的繁荣至关重要。”

由悉尼大学和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联合提供的一份新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期间,中国与澳大利亚企业之间签署的投资交易达到创纪录的103宗。

  报道称,跌幅最大的是石油和天然气投资(下滑84%)、可再生能源投资(下滑64%)、商业地产投资(下滑22%)、食品和农业企业投资(下跌8%)。

在全球不确定的时期,澳大利亚的政治家、官员、商界领袖和教育机构都必须认真地与中国同行合作。

但这份名《揭示中国在澳大利亚投资》(Demystifying Chinese Investment in Australia)的年度报告警告,澳大利亚存在着错失中国未来投资繁荣机会的风险,因为中国投资者正转向更多投资于美国和欧洲。

  根据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和悉尼大学的分析,随着中国对海外投资踩刹车,中国2017年在澳大利亚的投资下滑11%,降至103亿美元。

澳大利亚对话杂志网站4月8日发表悉尼大学中国商业和管理学教授汉斯·亨德里施克的文章称,研究显示,中国的投资符合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但2018年中国对澳大利亚投资却减少了36%。现在澳大利亚必须回过头来思考经济利益,澳各界都必须认真地与中国同行合作。参考消息网编译文章如下:

报告共同作者之一,悉尼大学商学院的杭智科(Hans Hendrischke)教授说,来自中国的投资已放慢。

  报道称,毕马威和悉尼大学最新的《揭秘中国在澳大利亚投资》报告显示,去年的交易量与此前的12个月持平,但平均交易规模下降,规模低于1亿澳元(1澳元约合4.87元人民币——本网注)的交易占76%。

图片 1

他说:“澳大利亚已证明自己是中国资本青睐的投资目标,但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国对澳投资相比美国和欧洲而言,已经放慢。”

  报道指出,中国私营企业的投资增长,但国有企业的投资总额自2014年以来首次出现下滑。

根据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和悉尼大学商学院的研究报告,中国的投资符合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有利于全球一体化和澳大利亚产业竞争力。然而研究数据显示,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在2018年下降了36%,从2017年的130亿澳元(1澳元约合4.81元人民币)降至82亿澳元。

新报告的要点是:

  报道称,在澳大利亚,中国资金流向矿业、商业地产和医疗保健领域。

虽然中国投资者仍然普遍认为澳大利亚比其他大多数国家更安全、更有吸引力,2018年未必就是一个转折点,但这种下降趋势依然值得反思。

中国对澳投资的重点已转向较低层的住宅--投资者寻求内城区高层雅柏文以外的物业。

  报告的作者之一、毕马威澳大利亚公司亚洲和国际市场主管道格·弗格森说:“在很多方面,2017年对中国在澳大利亚直接投资而言是重要的考验之年。”

近年来,有关中国投资的讨论一直被政治和安全担忧主导。这些担忧需要用经济繁荣的国家利益作为代价。中国的投资创造了就业机会,增加了出口机会,加深了澳大利亚与最重要贸易伙伴的关系。可以说,澳大利亚现在必须回过头来思考经济利益,进行更平衡的全国性对话。

对矿产投资减少,对可再生能源和农业的投资兴趣重燃,对牛奶业,肉类生产加工业和海产业的投资需求上升。

  弗格森说:“中国政府为解决对投机、非理性全球投资和大规模资本外流的担忧而实施的规定影响了澳大利亚,而澳大利亚最近修改了对外国向战略基础设施资产投资的规定,这也影响了结果。”

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和悉尼大学商学院的研究数据涵盖了通过并购、合资企业和新项目进行的直接投资,但不包括证券投资,如购买股票和债券,也不包括住宅销售。

中资对全澳各省的投资均呈上升之势,其中在2016年有一半投资是对纽省。

  他说:“中国高管告诉我们,澳大利亚仍然是比其他许多国家更安全、更有吸引力的投资对象,但只有35%的调查对象表示他们的投资受到了欢迎,这低于2014年52%的比例。”

报告显示,中国在澳大利亚矿业、农业综合企业和服务业的投资下降超过90%,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下降48%,商业地产投资下降了31%。唯一投资没有下降的是医疗保健行业,中国在该行业的投资增长了一倍多,达到34亿澳元。医疗保健成为最大的投资领域,吸引了中国投资的41.7%,而商业地产则降到了第二位。

中国增加对“非理性投资”的监控,以减少资金外流,如更严格审批对房地产、酒店、电影和娱乐业、以及体育俱乐部。

实习编辑:孙元雪 责任编辑:王颖

澳大利亚政府、企业和专业顾问需要考虑:澳大利亚需要哪些类型的中国投资和投资者。

目前澳大利亚获得中国在全球的投资金额高居第二,仅次于美国,自2007年以来达到900亿美元。

图片 2

杭智科教授说,商业地产、基础设施项目、医疗护理业,吸引最多的中国投资。

在医疗保健行业方面,中国对相关企业的投资既为创新提供了资本,也有利于这些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以中国私募股权公司鼎晖斥资19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苏尔特克斯公司的为例。苏尔特克斯是一家澳大利亚医疗器械公司,治疗肝癌,收购使之能够进入中国。

他1日告诉ABC电台的早餐节目:“澳大利亚向中国消费者提供优质食品货物,因此澳大利亚是中国新经济新方向的一部份。”

在矿业方面,锂是中国投资增值的又一个例子。天齐锂业在珀斯的一家加工厂投资了7亿澳元。该厂将提供约200个就业岗位,生产4.8万吨用于出口的电池级氢氧化锂。

报告发现,中国在2016年对澳的逾三分之一直接投资,是商业地产领域,虽然数字比2015年时轻幅下滑。

在粮食和农业领域,也存在建设增值设施的空间,例如区域屠宰场。

中国投资商把重点由大办公楼,转向住宅开发建设,寻找内城区高层住宅楼以外的中密度雅柏文或绿地开发工程。

可以说,从中国和外国投资中获得经济利益,对澳大利亚的繁荣至关重要。

住宅开发地皮,占中国对澳房地产投资的一半稍多。

在全球不确定的时期,澳大利亚的政治家、官员、商界领袖和教育机构都必须认真地与中国同行合作,以消除社会的担忧,强化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友好和积极主动的伙伴的声誉。

过去两年期间中国投资者买入的酒店资产达到17亿澳元,预计在2017年还将购买更多。

对澳大利亚的基础设施投资劲增28%,达到43.4亿澳元,其中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买入Asconao运输公司和墨尔本港的部分股权。

中资对医疗护理业的投资亦持续上升9%。其中中国资源控股公司(China Resources Holdings)投资3.84亿澳元,入投放射疗和肿瘤治疗,以及心血管疾病治疗服务供货商Genesis Care公司。

近几年来,中国对澳矿产业投资下降,但对能源业和农业的投资均报上升。

在2016年期间中资企业对澳农业进行创纪的12项投资,金额达到12亿澳元,为2015年的三倍。

从全澳各省来,纽省在2016年获中国对澳投资的一半,维省和南澳吸引到的中国投资分别排第二和第三,亦达到2015年的两倍多。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投资已放慢,澳大利亚忽然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