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居难获或学业结束,学生及毕业签证大幅上涨

2019-09-14 03:49栏目:外语留学
TAG:

  原标题:华媒:澳临时签证数激增10万 远超减少的永久移民

8月16日电 澳洲网刊文称,由澳大利亚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在澳持临时签证的人数在过去1年里增长了10.7万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海外留学生、毕业生及过渡签证持有者都在持续不断地推动澳大利亚的移民繁荣。这一不断增长的数字也远远超过了去年同期减少的2万名永久移民人数。

6月25日电 澳洲网近日刊文称,当地时间6月22日,澳大利亚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众多居民正在离开澳大利亚,数量已创下纪录。这些“逃离”澳大利亚的居民,不仅包含持临时签证的海外留学生和技术劳工,还有约1/3为移居海外的澳大利亚公民。尽管如此,澳大利亚人口数量仍保持强劲增长势头,2017年新增了38.8万人口,总人口数量达到2480万。

澳洲网近日刊文称,当地时间6月22日,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众多居民正在离开澳大利亚,数量已创下纪录。这些“逃离”澳大利亚的居民,不仅包含持临时签证的海外留学生和技术劳工,还有约1/3为移居海外的澳大利亚公民。尽管如此,澳大利亚人口数量仍保持强劲增长势头,2017年新增了38.8万人口,总人口数量达到2480万。

  澳洲网刊文称,由澳大利亚统计局(ABS)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在澳持临时签证的人数在过去1年里增长了10.7万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海外留学生、毕业生及过渡签证持有者都在持续不断地推动澳大利亚的移民繁荣。这一不断增长的数字也远远超过了去年同期减少的2万名永久移民人数。

文章摘编如下:

离境居民多或源于留学生

离境居民多或源于留学生

  文章摘编如下:

过渡签证去年激增4万份

澳媒报道,统计局数据显示,在2017年的最后3个月里,共有近8.5万人正式离开澳大利亚,这一数字比2016年同期增加了近9000人。

澳媒报道,统计局数据显示,在2017年的最后3个月里,共有近8.5万人正式离开澳大利亚,这一数字比2016年同期增加了近9000人。

  金沙网址,过渡签证去年激增4万份

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在澳大利亚持过渡签证的人数在过去1年里增长了近4万人,如今达到17.6万人。这在21世纪初担任移民部高层官员的里兹维(Abul Rizvi)看来,是“闻所未闻”的。他表示:“引入过渡签证是我们在处理签证时让一个人合法停留的一种方式——这是一种权宜之计,这是它应当被看待的方式。如果过渡签证数量不断上涨,这代表了我们的移民部未能足够快地处理签证。”

澳专家表示,不确定这一数字增长的原因。麦考瑞大学人口学家帕尔(Nick Parr)猜测,离境人数的增长可能是学年结束后,学生离境人数不断增长的体现。

澳专家表示,不确定这一数字增长的原因。麦考瑞大学人口学家帕尔(Nick Parr)猜测,离境人数的增长可能是学年结束后,学生离境人数不断增长的体现。

  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在澳大利亚持过渡签证的人数在过去1年里增长了近4万人,如今达到17.6万人。这在21世纪初担任移民部高层官员的里兹维(Abul Rizvi)看来,是“闻所未闻”的。他表示:“引入过渡签证是我们在处理签证时让一个人合法停留的一种方式——这是一种权宜之计,这是它应当被看待的方式。如果过渡签证数量不断上涨,这代表了我们的移民部未能足够快地处理签证。”

相比1年前的情况,今年6月,额外有1万名中国公民、7000名印度公民和4000名马来西亚公民在澳大利亚持有过渡签证。里兹维称:“当我管理这个项目时,过渡签证达到3万份便可被视为有问题的。2万已经是一个令人恐慌的数字。”

据悉,ABS将居民定义为在过去16个月内,已在澳停留12个月的人,因此,这一数据包含了许多持临时签证的海外留学生及技术劳工。

据悉,ABS将居民定义为在过去16个月内,已在澳停留12个月的人,因此,这一数据包含了许多持临时签证的海外留学生及技术劳工。

  相比1年前的情况,今年6月,额外有1万名中国公民、7000名印度公民和4000名马来西亚公民在澳大利亚持有过渡签证。里兹维称:“当我管理这个项目时,过渡签证达到3万份便可被视为有问题的。2万已经是一个令人恐慌的数字。”

对此,联邦多元文化事务部长塔奇(Alan Tudge)拒绝就过渡签证数目上涨作以评论,但表示,“自我们上台后几乎所有短期签证的增长都是由于海外留学生的增加。绝大多数短期签证持有者为新西兰人、海外留学生和游客”。

在所有离境居民里,大约有1/3为移居海外的澳大利亚公民;而有近半数的居民为临时签证持有者,包括海外留学生、海外背包客和结束停留期的457签证劳工。

在所有离境居民里,大约有1/3为移居海外的澳大利亚公民;而有近半数的居民为临时签证持有者,包括海外留学生、海外背包客和结束停留期的457签证劳工。

  对此,联邦多元文化事务部长塔奇(Alan Tudge)拒绝就过渡签证数目上涨作以评论,但表示,“自我们上台后几乎所有短期签证的增长都是由于海外留学生的增加。绝大多数短期签证持有者为新西兰人、海外留学生和游客”。

永久移民减少被轻易覆盖

ABS人口主管格拉布(Anthony Grubb)表示,这些“初步”数据显示出海外留学生离境数量呈现巨幅增长。

ABS人口主管格拉布(Anthony Grubb)表示,这些“初步”数据显示出海外留学生离境数量呈现巨幅增长。

  永久移民减少被轻易覆盖

今年7月,政府公布了去年永久移民人数下降2万余人的数据。而去年增长的10余万名临时签证持有者已经大大超过了永久移民的减少数量。联邦内政部长都顿此前表示,由于永久移民的下降,其党派已经为移民项目重新带来了“诚信度”。里兹维则认为,过渡签证数量的增长意味着部分移民正在利用延迟的好处,享受更多的在澳时光。“这体现出政府诚信度和效率的下降。”

联邦教育部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海外留学生入学人数,已经从5年前的约30万人,增长至2018年2月的约54万人。

联邦教育部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海外留学生入学人数,已经从5年前的约30万人,增长至2018年2月的约54万人。

  今年7月,政府公布了去年永久移民人数下降2万余人的数据。而去年增长的10余万名临时签证持有者已经大大超过了永久移民的减少数量。联邦内政部长都顿此前表示,由于永久移民的下降,其党派已经为移民项目重新带来了“诚信度”。里兹维则认为,过渡签证数量的增长意味着部分移民正在利用延迟的好处,享受更多的在澳时光。“这体现出政府诚信度和效率的下降。”

澳大利亚格兰杰(Granger Australia)公司的移民代理格兰杰(Jonathan Granger)也形容过渡签证的数量为“爆炸式”增长。他表示,这一增长出自两个主要原因——越来越多签证被拒案例被提交上诉以及签证处理时间的延长。

永居权难获“逼走”临时移民

永居权难获“逼走”临时移民

  澳大利亚格兰杰(Granger Australia)公司的移民代理格兰杰(Jonathan Granger)也形容过渡签证的数量为“爆炸式”增长。他表示,这一增长出自两个主要原因——越来越多签证被拒案例被提交上诉以及签证处理时间的延长。

学生及毕业签证大幅上涨

帕尔猜测,离境人数的增长也许还有其它原因。他分析道:“可能是雇主提名的标准更加严格,促使从457签证转为永久签证的数量减少。”

帕尔猜测,离境人数的增长也许还有其它原因。他分析道:“可能是雇主提名的标准更加严格,促使从457签证转为永久签证的数量减少。”

  学生及毕业签证大幅上涨

除过渡签证外,在澳大利亚完成至少两年学位学习的留学生还被提供了两年时长的毕业工作签证。这项签证的主要持有者,已在过去3年里由2.1万人激增至5.5万人。同时,海外留学生在学期内还被允许进行每周20小时的工作。

2018年4月,能够通往永居权的移民职业列表数量被削减,这是政府推出的广泛移民改革中的一部分。澳大利亚移民研究所全国副主席史蒂文斯(Leanne Stevens)表示,这些改革凭借“有限的透明度”被实施,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2018年4月,能够通往永居权的移民职业列表数量被削减,这是政府推出的广泛移民改革中的一部分。澳大利亚移民研究所(MIA)全国副主席史蒂文斯(Leanne Stevens)表示,这些改革凭借“有限的透明度”被实施,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除过渡签证外,在澳大利亚完成至少两年学位学习的留学生还被提供了两年时长的毕业工作签证。这项签证的主要持有者(除去伴侣或儿童),已在过去3年里由2.1万人激增至5.5万人。同时,海外留学生在学期内还被允许进行每周20小时的工作。

本周,由顾问公司“伦敦经济”(London Economics)发布的最新八校联盟报告,就突出了海外留学生为澳大利亚带来的经济贡献。

“来自与澳大利亚有同等生活条件国家的人们,回家有机会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也许这些人中的部分人,并不想要澳大利亚带给他们的居留权的不确定性。”她说。

“来自与澳大利亚有同等生活条件国家的人们,回家有机会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也许这些人中的部分人,并不想要澳大利亚带给他们的居留权的不确定性。”她说。

  本周,由顾问公司“伦敦经济”(London Economics)发布的最新八校联盟(Go8)报告,就突出了海外留学生为澳大利亚带来的经济贡献。

澳人口增幅依然强劲

澳人口增幅依然强劲

  实习编辑:朱子发 责任编辑:赵润琰

据悉,联邦政府计划削减2017至2018财年的永久移民配额,大约减少2万人。而2017年底离境人数的大幅增加,意味着澳大利亚的“海外净移民”全年数据,与2016年相比有所下降。

据悉,联邦政府计划削减2017至2018财年的永久移民配额,大约减少2万人。而2017年底离境人数的大幅增加,意味着澳大利亚的“海外净移民”全年数据,与2016年相比有所下降。

ABS数据还显示,尽管截至2017年底的海外净移民增速放缓,澳大利亚人口依然呈强劲增长势头。2017年一整年,赴澳定居的人数比离境人数多出了24万人,人口增长了38.8万人,总人口达2480万人。ABS指出,依照当前的推算,澳大利亚将于2018年8月初,迎来2500万人口。

ABS数据还显示,尽管截至2017年底的海外净移民增速放缓,澳大利亚人口依然呈强劲增长势头。2017年一整年,赴澳定居的人数比离境人数多出了24万人,人口增长了38.8万人,总人口达2480万人。ABS指出,依照当前的推算,澳大利亚将于2018年8月初,迎来2500万人口。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永居难获或学业结束,学生及毕业签证大幅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