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数中小学生父母会一边玩手机一边和孩子讲

2019-09-20 09:20栏目:外语留学
TAG:

  责任编辑:闫国杏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通过日本国立青少年教育振兴机构的调查获悉,日本约6成的中小学生和家人在一起时也会玩手机。         回答“经常”一边玩手机一边和父母说话的中小学生超过2成。而实施了同样调查的美国、中国和韩国仅为1成左右。        另一方面,4个国家中父母一边玩手机一边和孩子说话的比例均达到4~5成。可见沉迷于手机的不只是孩子。 正在玩手机的日本小学生(资料图)        4个国家均是上网时间越长的孩子玩手机的比例越高。回答“和家人在一起很开心”的孩子则有着不会长时间使用手机等的倾向。

中国家庭坐在一起各自玩手机的比例最低

改善亲子沟通状况, 父母要做出更多努力

  据日本《读卖新闻》7月25日报道,关于“你与家人在一起时,是否存在各自看各自手机的状况”一问,58%的日本小学生选择“经常会这样”及“偶尔会这样”,而中学生中该比例也达到65%,均居中美日韩4国之首。其中尤为显著的是,排在第二位的美国的比例也只有24%和26%,比日本低一倍有余。

本研究主要采用问卷调查法,调查对象为小学五年级、六年级和初一、初二在校学生,4170名中国中小学生、2017名美国中小学生、2272名日本中小学生和1936名韩国中小学生完成了调查问卷。其中,中国在北京市、江苏省南京市、四川省成都市、湖南省常德市、辽宁省辽阳市、陕西省宝鸡市6个城市进行了问卷调查。

不久前,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新航道家庭教育研究院、新家庭教育研究院联合美国、日本、韩国的研究机构,开展了网络时代亲子关系的比较研究。10月27日,在中国教育学会主办的2018家庭教育学术年会(苏州)上,课题组正式发布了《中美日韩“网络时代亲子关系的对比研究报告”》。以下是报告的部分内容。

  调查显示日本6成中小学生与家人一起时经常各玩各的手机

最近半年,55.8%的中国学生在学习方面与父母发生过冲突,是中国学生与父母发生冲突的最多的方面。中国中小学生与父母发生冲突较为集中的方面还有:生活习惯、家务事、上网、对事物的想法或看法。美国中小学生与父母发生冲突比较集中的前五方面分别是:家务事、学习、生活习惯、穿着打扮、花钱方面;日本中小学生与父母发生冲突比较集中的前五方面分别是:学习方面、生活习惯、家务事、花钱方面(怎样花钱、买什么等)和交朋友方面(交什么样的朋友、与朋友做什么等);韩国中小学生与父母发生冲突比较集中的前五方面分别是:学习方面、生活习惯、上网方面、隐私方面和家务事。

中国中小学生和父母交流频率最低,

  [环球网报道 实习记者 杨子晴]日本国立青少年教育振兴机构于2017年9月至11月对中国、日本、美国、韩国4国约1万名中小学生进行调查。结果显示,日本6成中小学生与家人在一起时经常各玩各的手机,该比例在4个国家中排名最高。

如果父母花太多时间玩手机,孩子的社交、情感和会话技能等方面的发展均可能受到影响。父母与孩子交谈是了解孩子上述各方面发展状况的重要机会,但如果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只沉湎于手机,那么成年人将失去了解孩子、与孩子沟通的机会。不仅如此,父母对孩子的积极关注少,也会使孩子通过各种消极方式来吸引父母的注意力,如哭闹、不上学、假装生病、偷东西等。如果孩子长期生活在被父母忽略的环境中,孩子也会放弃与父母的交流。

亲子交流具有日常性,交流频率对亲子关系有着重要意义。随着认知能力的发展,步入青春期的孩子更多地以言语交流的方式与父母互动。本次调查发现,92.2%的中国中小学生平时经常或有时和父母聊天,在四个国家中比例最低,其他三国分别比中国高4-6个百分点。具体来说,平时经常和父母聊天的中国学生只有57.7%,不到六成,其他三国分别比中国高21-24个百分点。7.8%的中国中小学生平时和父母不太聊天或不聊天,比其他三国高3-6个百分点。

  此外,关于“试图与父母交谈时,是否存在父母称‘没时间’‘现在很忙’的情况”,44%的日本小学生和37%的日本中学生表示,自己会偶尔或比较经常地遇到这种情况。该比例也是4个国家中最高的。

比较发现,日本和中国学生经常使用网络的比例更高,分别为22.3%与21.9%。有时使用社交网络与父母聊天的比例,中国最高,其次是韩国,而日美学生有时使用比例不高,均为一成多。合计计算,中国学生有63.8%用社交网络与父母聊天,韩国学生有57.8%用社交网络与父母聊天,在四国中位居第一二位。

最为集中的方面

父母与子女面对面的交流,父母的语气、手势、微笑、注视等,对孩子的认知、情感、语言的发展均有很重要的促进作用,这也是父母与子女有效的互动时间。但是,智能手机的出现,在给父母与子女沟通带来便利的同时,有时也成为父母与子女良好沟通的障碍。例如,有些父母虽然与孩子坐在一起,却沉湎于手机游戏或者社交聊天等,结果反而使孩子缺少了与父母沟通的机会。

在我国,上网日益成为引发亲子冲突的重要原因之一。有些父母不能客观看待网络,潜意识里认为只要孩子上网就是在玩游戏。调查显示,57.5%的中国中小学生曾在上网查资料时被父母误解为玩游戏,比其他三国高8-23个百分点。这说明父母对网络存在思维定势,认为网络就是玩具不是工具,也表现一些父母对孩子缺乏足够的信任,因而引发矛盾冲突。

中国学生与父母发生冲突最多

在中国,尽管越来越多的年轻父母家庭教育观念明显改善,意识到表扬有利于帮助孩子树立自信心,但受到传统文化、社会竞争等因素影响,还是有一部分家长习惯以批评否定的方式来激励孩子。调查显示,84.8%的中国中小学生表示“父母有时表扬我”,与日本(85.0%)和韩国(84.5%)相差不多,比美国(79.0%)高5.8个百分点;88.1%的中国中小学生表示“父母有时批评我”,仅比日本(90.1%)低2.0个百分点,比韩国(77.7%)和美国(66.1%)分别高10.4和22.0个百分点。

金沙网址 ,中国学生愿意在社交网络向父母公开个人状态的比例最高

1994年,中国正式接入国际互联网, “80后”适值青春期,如今,他们成长为放不下手机的一代年轻父母,往往忽视了手机使用对亲子关系的负面影响。调查显示,57.8%的中国中小学生表示在亲子交流时,父母经常很专注地听,在四国中比例最低,比其他三国低0.5-24个百分点。8%的中国父母经常一边玩手机一边和孩子讲话,40.4%的中国父母有时一边玩手机一边和孩子讲话,合计有近半数中国中小学生父母有一边玩手机一边和孩子讲话的情形。

父母的表情、肢体语言和话语回应是亲子交流中重要的构成部分,表现父母与子女的对话是否真诚平等,直接影响亲子交流的效果。

这项研究由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新航道家庭教育研究院、新家庭教育研究院、美国BuzzHunter公司、日本国立青少年教育振兴机构和韩国青少年政策研究院等四个国家的多个青少年研究机构联合进行。研究主要采用问卷调查法,对四个国家用同样的问卷同步实施调查,调查对象为小学五年级、六年级和初一、初二年级阶段在校学生,分别有4170名中国中小学生、2017名美国中小学生、2272名日本中小学生和1936名韩国中小学生完成了调查问卷。其中,中国在北京市、江苏省南京市、四川省成都市、湖南省常德市、辽宁省辽阳市、陕西省宝鸡市等6个城市进行了问卷调查。

数据可见,57.8%的中国学生表示和父母讲话时,他们经常很专注地听,在四国中比例最低,韩国、美国和日本依次为81.7%、63.1%和58.3%,分别比中国高23.9、5.3和0.5个百分点;34.9%中国学生父母有时很专注地听,在四国中比例最高,日本、美国和韩国依次为34.7%、27.8%和15.5%,分别比中国低0.2、7.1和19.4个百分点。韩国学生的父母与孩子交流时最专注,其次是美国,再其次是中国和日本。

从调查结果来看,中国中小学生家庭的亲子交流状况不太理想。日常生活中出现亲子沟通不畅,主要原因还在于父母忽略或敷衍孩子、把批评指责视为交流、不了解孩子的需求等。因此,改善亲子沟通状况, 父母要做出更多努力。首先,父母要有平等真诚的态度,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孩子。其次,父母要提高交流的能力,尤其是学会倾听,孩子有烦闷等情绪时,先抚慰孩子的情绪再进行沟通,让孩子感到父母的理解,避免一开口就说教或指责。

此外,休闲活动可以促进亲子互动并提高家庭生活品质,营造温馨和睦的家庭氛围。对于日常性的亲子活动来说,内容和频率都有比较重要的意义。数据显示,经常和父母一起做家务、一起运动和一起读书的中国学生最多。经常和父母一起出去买东西、游玩、一起看电视和一起上网(查资料、玩游戏、看视频等)的中国学生最少。72.1%的中国学生经常与父母一起过生日,在四国中比例最低,日本、美国和韩国依次为88.5%、87.1%和83.1%,分别比中国高16.4、15.0和11.0个百分点。

中小学生期待什么样的亲子关系?调查显示,83.8%的中国孩子希望和父母的关系像朋友一样。但与此同时,仅40.4%的中国中小学生希望子女和父母各自可以做喜欢的事,互不干涉,比其他三国低21-32个百分点。中国中小学生既希望与父母关系平等但又不希望彼此独立,反映了中国孩子较强的依赖性。

1 中国父母最关注孩子学习

是否喜欢与父母交流从一个侧面反映亲子的心理亲密度。调查显示,82.7%的中国中小学生很喜欢或比较喜欢与父母聊天,其中41.1%很喜欢,41.6%比较喜欢。仅比韩国(82.1%)高0.6个百分点,低于日本(88.4%)和美国(87.3%)。

少数父母经常一边玩手机一边和孩子交流,中国有8.0%,美国最多,为13.3%。但四国都有三四成父母有时一边玩手机一边和孩子交流,中国比例最高,为40.4%,日本、美国和韩国选择率依次为38.7%、38.5%和36.4%,分别比中国低1.7、1.9和4.0个百分点,也就是说,48.4%的中国父母有和孩子一边说话一边玩手机的情形,接近半数。

关于不喜欢与父母交流的原因,四国中小学生排在首位的各不相同,中国是父母不理解我(43.5%),美国是父母不让我提出不同意见(41.5%),日本是没想说的(33.2%),韩国是父母老说学习的事(37.4%)。被四个国家中小学生共同排进前五位的理由有两个:父母总说自己是对的和父母老批评我。还有超过两成中国中小学生不喜欢与父母聊天的原因是父母不相信我,选择率为22.9%,在四国中最高。

(作者:中美日韩网络时代亲子关系比较研究课题组 执笔人:孙宏艳、张旭东)

亲子关系对于中小学生社会化有着重要作用,亲子关系的质量有赖于父母与孩子的交流、互动以及相互认同。《中美日韩网络时代亲子关系的对比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中国中小学生和父母交流频率最低,交流首要话题是学习。听孩子倾述烦恼的中国父母最少。近半数中国中小学生父母有一边玩手机一边和孩子讲话的情形。57.5%中国中小学生曾在上网查资料时被父母误解为玩游戏。

在这方面中国父母尤其敏感。数据显示,父母误会孩子的比例,中国为57.5%,美国为39.7%,日本为34.4%,韩国为49.6%。可见,中国父母比其他三国高8~23个百分点;而经常产生这类误会的比例,中国父母也是最高的,比其他三国高5~7个百分点。

中国中小学生与父母平时主要交流的话题排第六位到第九位的是社会上的事(14.9%)、花钱方面的(7.4%)、其他(3.6%)和自己的容貌打扮(2.8%),相比之下,中国父母更关注孩子的花销,最不关注孩子的容貌打扮。

湖北襄阳亲子儿童剧表演现场,孩子们聚精会神看着儿童剧,身边的父母一手抱孩子、一手看手机。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青春期孩子的独立意识增强,开始争取个人问题的管理权力,学习、生活等日常事务成为亲子矛盾的主要来源。调查显示,92.9%的中国中小学生与父母在一起感到很快乐或比较快乐,比美国低1.9个百分点,比日本和韩国分别高 1.6和3.6个百分点。不过,中国中小学生与父母发生过冲突的最多(82.1%),冲突主要发生在学习(55.8%)、生活习惯(43.8%)、家务事(25.6)、上网(25.2%)和对事物的想法或看法(21.1%)等方面。在学习方面与父母发生冲突的中国学生比其他三国多11—20个百分点。此外,观点分歧也是中国家庭亲子冲突较多的方面,穿着打扮、交友、隐私方面则分别是美国、日本、韩国家庭亲子冲突较多的方面。

2 中国学生不抵触父母线下线上即时关注、随时沟通

首要话题是学习

由此可见,中国中小学生对父母或监护人从线下到线上的即时关注、随时沟通并不是很抵触。两代人在朋友圈、个人空间的沟通,同样具有双刃剑效应,既能拉近两代人的距离,也有可能成为两代人沟通的藩篱,成年人应把握好适用原则,在生活中不要忽略与子女的当面沟通。

调查还发现,71.5%的中国中小学生表示“父母听我诉说烦恼”,比其他三国低15-19个百分点。80.6%的中国中小学生认为“父母理解我”,比其他三国低6-12个百分点。经常和父母一起做家务、一起运动和一起读书的中国中小学生最多,经常和父母一起出去买东西、游玩、看电视和一起上网(查资料、玩游戏、看视频等)的中国中小学生最少。72.1%的中国中小学生经常与父母一起过生日,在四国中比例最低。91.3%的中国中小学生希望一家人尽可能一起吃饭、聊天、外出。

青春期孩子的独立意识增强,开始争取个人问题的管理权力,于是学习、生活等日常事务成为亲子矛盾的主要来源。学习方面的亲子冲突在中国、日本和韩国三个国家中小学生的选择中均居于首位,在美国中小学生中也位居第二位,可见学习问题是影响中小学生亲子关系的主要因素。

其实,上网也可以成为促进亲子关系的互动方式。不过,调查发现,中国仅一成(10.5%)中小学生经常和父母一起上网查资料、玩游戏、看视频等,比其他三国低0.2-11个百分点。

中国父母把孩子上网查资料当作玩游戏的比例最高

学习是中国家庭亲子冲突

有些父母或其他监护人等成年人不能客观看待网络,潜意识里认为只要孩子上网就是在玩游戏,因此将网络使用污名化。这说明父母对网络存在思维定式,认为网络就是玩具不是工具。例如,有时孩子使用网络只是在查一些学习资料,但是会被父母误会为玩游戏,从而引起亲子矛盾。

此外,父母也应该为孩子提供体验独立的机会,放手让孩子安排自己的学习生活,有所监督但不要直接管束,把犯错误的权利还给孩子,尊重孩子的选择,鼓励孩子为自己的选择结果负责。

当孩子想和父母说话时,5.2%的中国父母经常以没时间、现在很忙来回应,日本、美国和韩国也分别有6.5%、6.5%和2.1%的父母经常这样找借口搪塞孩子的交流要求。有时这样做的父母比较多,日本有33.5%,其次是中国,有29.1%,美国和韩国分别有22.2%和20.2%。

交流内容体现父母对子女的关注点。调查显示,中国学生与父母平时主要交流的话题排前五位的是学习方面的(71.8%)、学校的事(69.6%)、自己的兴趣爱好(35.4%)、朋友的事(31.7%)和自己的将来(31.6%),美国中小学生依次是学校的事(58.4%)、自己的兴趣爱好(42.5%)、朋友的事(40.1%)、学习方面的(38.1%)和自己的将来(27.7%),日本中小学生依次是学校的事(76.7%)、朋友的事(52.3%)、学习方面的(42.3%)、自己的兴趣爱好(34.7%)和社会上的事(27.1%),韩国中小学生依次是学校的事(83.6%)、学习方面的(53.4%)、朋友的事(48.1%)、自己的兴趣爱好(44.0%)和社会上的事(26.4%)。 唯有中国中小学生与父母交流的首要话题是学习,而其他三个国家都是学校的事。相比中国和美国,日本和韩国的父母更多地与子女交流社会上的事。

近半数中国父母和孩子边说话边玩手机

进入青春期的孩子对自主权的要求增大,父母们面对孩子的成长变化要主动进行调整,给予更多情绪上的认同、精神上的理解和情感上的支持、引导,以长远的眼光来看待孩子的成长,建立亲密亲子关系、营造良好家庭文化氛围,为孩子的终身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数据显示,家人坐在一起却各自玩手机的比例超过一成,有时这样的比例接近四成,合计有近半数学生反映遇到这样的情况。四国比较发现,日本家庭经常出现这种情况的比例最高,中国家庭出现这种情况的比例最低,美国、韩国居中。

亲子冲突是亲子关系的一个重要维度,指子女与父母之间的对抗或对立,冲突根源是互不认同。调查显示,中国学生与父母发生冲突最多。最近半年,17.9%的中国学生和父母没有什么冲突,选择率在四国中最低,日本、韩国和美国依次为28.0%、25.0%和24.4%,分别比中国高10.1、7.1和6.5个百分点。

随着认知能力的发展,步入青春期的孩子更多地以言语交流的方式与父母互动。亲子交流具有日常性,交流频率对亲子关系有重要意义。数据显示,平时经常和父母交流的中国学生只有57.7%,而日本、美国、韩国依次为81.7%、81.0%和79.0%,都比中国高二十多个百分点。可见,中国学生与父母交流频率不足。数据同时显示,唯有中国学生与父母交流的首要话题是学习,而其他三个国家是学校的事。

中国学生与父母平时主要交流的话题排前五位的是学习方面的、学校的事、自己的兴趣爱好、朋友的事和自己的将来。美日韩中小学生与父母平时主要交流的话题排前五位的与中国相同,但顺序不同,美国排前五位的依次是学校的事、自己的兴趣爱好、朋友的事、学习方面的和自己的将来,学习方面的事在中国排第一位,在美国排第四位,中国的父母显然比美国父母重视学习方面的事。日本依次是学校的事、朋友的事、学习方面的、自己的兴趣爱好和社会上的事,韩国依次是学校的事、学习方面的、朋友的事、自己的兴趣爱好和社会上的事。相比中国和美国,日本和韩国的父母更多地与子女交流社会上的事。

样本介绍

网络时代你和孩子关系紧张吗

社交网络更便于父母与子女进行沟通。数据显示,两成多学生经常用社交网络与父母沟通,有时用社交网络与父母沟通的比例为三成多,合计超过半数学生使用网络与父母聊天。

本次调查发现,有72.0%的日本学生没有在社交网络发布过个人状态,其次是韩国学生、美国学生,而中国学生没发布的比例为34.9%,在四国中比例最低。这说明中国中小学生使用社交网络发布个人状态比较普遍,比例已经超过六成,其次是韩国学生,使用个人空间也超过了半数,而日本学生则很少发布个人状态,仅有不足三成中小学生使用社交网络的个人空间。

数据显示,四个国家中小学生不喜欢与父母交流的原因中,居于“榜首”的各不相同:中国是父母不理解我,美国是父母不让我提出不同意见,日本是没想说的,韩国是父母老说学习的事;被四个国家中小学生共同排进前五位的理由有两个:父母总说自己是对的和父母老批评我。还有超过两成中国学生不喜欢与父母聊天的原因是父母不相信我,选择率为22.9%,在四国中最高。可见,中国学生更希望得到父母精神情感上的支持,而美国中小学生更强调自己的话语权;尽管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不同国家的亲子交流细节有所不同,但孩子们渴望平等交流的诉求是相同的。

数据可见,美国学生从来不使用社交网络与父母聊天的比例最高,接近半数,其次是日本,均比中国高30多个百分点。

微信朋友圈、QQ空间是父母了解孩子的另外一扇窗口,也是父母与子女沟通的新渠道。随着网络的发展与智能手机的普及,很多中小学生也开始使用微信、QQ等社交软件,并把自己的心情、状态发布在朋友圈或个人空间中。这为父母与子女的互动增加了机会,同时也使一些中小学生感到个人领地被侵犯。因此,有的人愿意向父母公开自己的个人空间或朋友圈,也有的孩子设置了分组或“拉黑”了父母,不希望父母“随时在线”并“特别关注”。

金沙网址 1

唯有中国学生与父母交流的首要话题是学习

调查还显示,在社交网络发布过个人状态的学生中,向父母公开的比例为52.9%,这说明总体来看四国中小学生中有超过半数学生愿意对父母公开个人状态与空间。四国比较发现,中国学生中有68.3%、美国学生有51.5%、日本学生有38.2%、韩国学生有32.5%把社交网络发布的状态对父母公开。可见,中国学生在社交网络向父母或监护人公开个人状态的比例最高,接近七成,而韩国学生公开个人状态的比例最低,仅三成多。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父母与子女交流话题更集中于学习方面或学校的事,而青春期的孩子开始全面地进行自我探索,内心世界日益丰富敏感,父母过多关注学习、忽略孩子多元化的交流需求,会降低交流质量、造成亲子双方心理距离的拉大。

近年来,随着计算机和互联网在家庭中的迅速普及,传统的亲子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网络时代的亲子关系正处于解构和重塑的转型阶段。不久前,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新航道家庭教育研究院、新家庭教育研究院联合美国、日本、韩国的研究机构,开展了网络时代亲子关系的比较研究。27日,在中国教育学会主办的2018家庭教育学术年会上,课题组正式发布了《中美日韩网络时代亲子关系的对比研究报告》。在此,我们结合报告,约请专家共同探讨网络时代的亲子关系该如何构建。

3 中国父母专注与孩子交流的比例最低

编者按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址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近半数中小学生父母会一边玩手机一边和孩子讲